网站首页 >> 人权知识 >> 文章内容

海外民运与 “藏独”“疆独”“满独” 合流

[日期:2010-04-19]   来源:cdp2006.org  作者:cdp2006.org   阅读:1879次[字体: ]
海外民运与 “藏独”“疆独”“满独” 合流
日期: 3/25/2010 7:26:09 AM 发表人: CDP2006

   海外民运与 “藏独”“疆独”“满独” 合流
http://bighan.net/bbs/read.php?tid=10171&page=e
2010-03-17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程刚  
“新疆的巴勒斯坦化”、“维吾尔人的民族自决权”、“当局高层内斗而自导自演的阴谋”、“对热比娅女士的污蔑诽谤”、“转移当局执政失败的矛盾焦点”…… 新疆“75”事件发生后,诸如此类的表述,充斥在海外民运组织和民运分子一次次急不可耐的表态中。事实上,为了能够继续依靠国际上的反华资助生存下去,海外民运已不惜和“藏独”、“疆独”、“满独”分裂势力同声共气。8月上旬,在日内瓦召开了一个谋划已久的“国际汉藏会议”,坐到一处的海外民运分子和达赖集团达成了一个所谓的“日内瓦共识”,此“共识”几乎等同于公开表明:“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看,西藏都应该从中国独立出去。”不久之后,这批人还要到“西藏流亡Z.F”所在地印度达兰萨拉召开一个海外民运大会。他们甚至在一份荒唐的“联邦宪法草案”中,为西藏、新疆与东北的未来设计了与中国Z.F“可以随时离婚”的关系。如此所作所为,就连曾经同情过民运的一名海外华人知识分子都撰文说:要是中国被分裂、肢解了,还谈什么中国的民主化!这些偏处海外、早已被边缘化的人物,已经到了为求生存公开背叛中华民族的地步。

(一)“75”事件以后为达赖、热比娅与川岛志明站台帮腔

    《北京之春》是海外民运分子办的一份杂志,在最近的八月号上,全文刊登了“世维会”主席热比娅7月6日在美国华盛顿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尽管这个关于“75”事件的发布会很快就被证实是海外“疆独”组织的一场谎言百出的政治秀,但《北京之春》的主编胡平并不在意,还亲自操笔为新疆的暴力犯罪者张目。他毫不顾及国际上大量的事实报道,埋头指责是当局对维吾尔族请愿者的镇压激起了维族人的以暴抗暴。而胡平“先镇后暴”的说法,唯一的依据不过是聚众游行在前、警察随之维持秩序、然后开始发生暴乱的时间顺序。


    事实上,到过现场的大多数记者都把事情了解并报道得清清楚楚。在有预谋的暴乱之前搞一个走过场的游行来吸引警力,再由此声称是Z.F镇压和平请愿激起了暴乱,并借暴乱中死难者的鲜血为自己谋取政治影响、多讨几文“政治美元”,这种伎俩未免过于简陋、残忍了。而这些平日里打着“推动中国民主化”旗号的人,竟无视暴徒荼毒同胞生命的基本事实,背离最起码的民族、国家利益,为分裂中国的政治力量帮腔。难怪一位年轻的海外华人在博客中愤怒地写道:“反对当局把他们反得脑残了,如果当局主张中国必须统一,他们就一定要说中国应该分裂,如果当局说应该让中国人吃饱饭,他们就一定要说不该让中国人吃饱饭!”


    在同一期的《北京之春》中,还有一篇吾尔开希的文章,题目是《WLMQ(迪化)鲜血下的思考》 “75”事件后,这个长期住在台湾的民运人物因其维吾尔族的身份,频频在海外媒体上发声,其态度在以下这段话中表白得再清楚不过了:维吾尔人在政治上受到中国共. 产. 党专制政权的压迫,而汉人,尤其是在新疆的汉人,支持甚至协助Z.F贯彻这些压迫和歧视性政策,助纣为虐,维吾尔人感受到的就绝不仅仅是专制的压迫了,而是对整个汉人殖民心态、殖民政策的反抗和仇恨。


    《环球时报》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新疆“75”事件后,不少海外民运分子立刻联系吾尔开希,怂恿他出面鼓动维吾尔族青年“以暴抗暴”,煽动“维族同胞”报复共. 产. 党干部,尤其是维吾尔族的当局干部。


    老牌民运分子魏京生则沿用其驾轻就熟的“当局阴谋论”路数,接连发表了《WLMQ(迪化)暴乱责任在谁?》、《谁是(新疆暴乱的)幕后黑手?》、《新疆“75”事件被忽略的两个问题》等文章,不但将责任全部归咎于中国Z.F,更莫须有地咬定是当局内斗中的一方故意“导演”了新疆事件,是“当局主动闹事”、“不可能是临时起意,必然是长期预谋的计划”。


    7月21日下午,在纽约法拉盛的反动组织“世界满族文教基金会”的一个会议室里,海外民运组织和“藏独”“疆独”“满独”势力索性公开站到了同一个反华舞台上。“世维会”、“北京之春”、“中国民主党”、“中国自由民主党”、“藏青会”、“满洲国临时Z.F”在这里联合主办了一个所谓的 “WLMQ(迪化)‘75’事件真相”新闻演讲会,主讲者是“世维会”主席热比娅,主持人则是《北京之春》发行人于大海。到场助阵的还有胡平和海外民运组织干将杨建利、刘东星等人。
                            

(二)要在达兰萨拉开民运会议

    哪股势力在中国国内闹出事来,在国际上成为“政治美元”供养的热门,一干海外民运分子就会立即贴身过去——处在内斗不休、互不服气、门庭冷落中的他们需要并且已经习惯于这样去做。去年拉萨“314”事件之后,甚至有民运分子公开倡议,让十四世达赖喇嘛做海外民运的领袖。


    去年以来,海外突然冒出了几个“汉藏友好协会”,稍一了解就能发现,原来都是一些海外民运分子和达赖集团在各个地区的重要人物凑在一起的组织。今年3月9日,华盛顿的“汉藏友好协会”在美国国会大厦里开会宣告成立,挂着“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头衔的魏京生,又出任了这个协会的主席。魏京生支持达赖集团可谓不怕疲劳,连续作战,此前一天,他还主持了纽约“汉藏友好协会”成立会议,并在会上“慷慨陈词”:“汉藏两族人民要互相帮助。支持,直到共. 产. 党垮台的那一天。”


    今年8月7日到9日,由十四世达赖喇嘛和严家其领衔,达赖集团和海外民运势力一同在瑞士日内瓦召开了所谓的首届“国际汉藏会议”。走向合流的两拨人最后推出了一个他们称作“日内瓦共识”的文件作为“成果”。在这个共有4部分的“共识”中赫然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Z.F所宣称的‘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一部分’与历史事实不符”,“当代西藏问题的根源是中华人民共和国Z.F对西藏实施的专制统治和文化上的种族灭绝”,“藏人的民族自治权、政治选择权、宗教信仰的权利、言论自由的权利等基本人权都受到剥夺”、“建立由汉藏两族学者共同组成的西藏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以还原历史真相”……


    这样的文件几乎就是一个“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西藏都应该从中国独立出去”的公开宣言,难怪除了十四世达赖喇嘛,“西藏流亡Z.F”首席噶伦桑东等达赖集团的重要人物也都来到日内瓦参会。他们终于在海外民运分子中找到了几个汉族“认同者”,从此可以拿着这个文件到处声称:“不只是藏人,汉人中也有人主张西藏属于中国是不对的。”


    在海外民运分子中有所谓“宪政权威”之称的严家琪还在这个会上发言说,解决“西藏问题”有远期目标和近期目标,远期目标是西藏在联邦制下高度自治,近期目标是达赖喇嘛和所有流亡藏人自由返回西藏,达赖喇嘛不要再派代表和当局谈判了,北京没有理由阻止流亡海外的达赖喇嘛回去。


    近日,本报记者还得到消息,一个海外民运的会议不久将在“西藏流亡Z.F”所在地印度达兰萨拉召开。开会时间原本定在9月,但由于海外民运获得政治献金的能力已非常低,办会资金不能及时筹齐,会期可能要向后延。不管会什么时候开,十四世达赖喇嘛以及“西藏流亡Z.F”的头面人物都极可能受邀光顾这个会议。从中不难看出,民运和“藏独”的关系已经很深了。



(三) 拿肢解中国新疆、西藏与东北的所谓“联邦宪法草案”说事

    想冠冕堂皇地和“藏独”、“疆独”与“满独”裹在一起,一些民运“精英”也觉得需要“师出有名”。于是.在去年拉萨“314”事件和今年 WLMQ(迪化)“75”事件之后,都有一些民运干将把十多年前的一份“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建议性草案”拿出来重新圈点炒作。


    这份东西是1994年由“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组织海外民运中的宪政主张者起草的,严家琪是最主要的起草人,杨建利是当时的组织者之一。今年3 月,海外盯着“西藏问题”的时候,杨建利就翻出“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建议性草案”来说事。他的说法是,十几年前,宪政学者们就在这个“联邦宪法草案”中对西藏的未来作了设计——中国实现宪政民主联邦制25年后,西藏实行全民公投,决定西藏是留在中华联邦内还是独立出去,这就给汉人取得藏人的信任创制了一个必要的压力,就像婚姻一样,要结婚就得首先给人离婚的权利,要是坚持结婚后不能离婚,人家八成会认为你根本不打算对他好,信任就建立不起来,那也就难怪人家在婚姻面前打退堂鼓了。由此,杨建利解释这个所谓的“中华联邦宪法草案”对西藏的安排是,“把西藏的真正自治纳入带有邦联性质的联邦制的整体视野中考虑”。


    新疆“75”事件后,胡平也写了一篇《重读“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建议性草案”有感》,特别提到这个草案将新疆、西藏与东北等5个地区设为自治邦,跟中国的其他省不同,自治邦内居民的出入境管辖权属于自治邦。胡平同样浓墨重彩地重复了这份建议性草案中有关“中国实施联邦制25年后,西藏自治邦内居民以公投结果来决定是否留在中华联邦内”的内容。


    对于胡平、杨建利津津乐道的这份所谓“中华联邦宪法建议性草案”,一位海外华人学者在博客中将其直指为“内容相当于一个解散中国的草案”。作为推出这个草案的组织者之一,杨建利的“带有邦联性质的联邦制”可谓道出了其实质。那位学者对此做了破解:邦联是一个由不同主权国家组成的国家联邦而不是一个真正的主权独立国家,像现在的欧盟就是很多政治学者眼中的邦联。也就是说,在严家琪、杨建利、胡平等人的设计中,西藏、新疆与东北等5个地区不过是和中国带有邦联关系的自治邦,实际上是拥有独立主权的,所以,西藏和中国才能如杨建利所比喻像“婚姻关系”一样,西藏可以有单方面“离婚”脱离中国的权利。按照那位华人学者的说法,这就是要“肢解中国”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