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党员论坛 >> 文章内容

吕耿松:朱虞夫狱中受到虐待,身体状况堪忧

[日期:2012-11-11]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2670次[字体: ]
吕耿松:朱虞夫狱中受到虐待,身体状况堪忧
11月11日上午,浙江民主党人朱虞夫的妻子、弟弟、妹妹及妹夫一行四人去浙江省第四监狱看望朱虞夫先生。据朱先生的妻子姜杭莉和妹妹朱小砚说,朱虞夫目前的身体非常虚弱,一阵风也能把他吹倒。他见家人时,无力行走,是扶着墙移步走过来的。   朱虞夫告诉姜杭莉和朱小砚,入狱两年多来(包括看守所和监狱),他一直受到非人道的对待。入狱时,检察官曾承诺将他作为老弱病残人员对待,把他安排在老弱病残监区。但被送到浙江第四监狱后,狱方却将他安排到劳动强度很大的车间。朱虞夫告诉妹妹,他现在受到狱方越来越厉害的虐待。他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和脑血管硬化等多种疾病,但狱方不仅不给他治疗,还想方设法摧残他。因脑血管硬化头特别怕冷,也不能受冷。但狱方不仅强迫他剃光头,而且不准他戴帽子。前几天,天气骤然变冷,朱虞夫为了头部不受冷,戴上监狱发的囚帽,却被狱警强行摘掉,说“别人没戴帽你就不能戴!”因头部血管受冷收缩,朱虞夫晕厥休克,经抢救才脱险,但身体已相当虚弱。监狱伙食很差,朱虞夫因身体虚弱,想自己出钱吃些“营养餐”。但狱警对他说“营养餐只有干活的人才能吃,你整天生病不干活,没有资格吃营养餐!”我在西郊监狱服刑时,每年十月份至次年的五月份可以自己出钱点荤菜,每周点一次,这就是所谓的营养餐。但我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不劳动的人不能点营养餐,因为各监区的正、副大组长都是不劳动的(正、副大组长一般都由前官员或老板、黑社会头目担任),他们不但可以点,而且点得比别人多。我想,监狱应该差不多,为什么第四监狱有这种规矩?朱虞夫告诉家人,监狱里所有的犯人都能吃到营养餐,唯独他不能!朱先生和他的家人认为,浙江省第四监狱这样摧残他的身体,是不想让他活着出监狱。朱虞夫家人通过可靠渠道了解到,该监狱经常有法轮功学员莫名其妙地死去,他们非常担心朱虞夫会步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后尘。他们希望国际特赦组织和美国议会及其他国际人权组织关注朱虞夫先生的处境和浙江省第四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的处境。
    
    除了身体方面受到虐待外,朱虞夫先生跟外界的联系也受到严格限制。按规定,浙江省每所监狱都有“亲情电话”,每个犯人每月可以与家人通一次电话,但朱虞夫入狱以来从未被允许与家人通过一次电话,而其他犯人都能享受打亲情电话的待遇。此外,朱虞夫写给他妹妹的信,他妹妹一封也没有收到过。此外,他还受到三个刑事犯的监视和管制。
    

 六十岁的朱虞夫先生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贡献了自己的大半生,他先后在浙江省第六监狱、第二监狱服过刑,但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虐待。据姜杭莉说,朱虞夫现在年纪大了,身体差了,但脾气却比以前好了,象戴帽子、点营养餐、打亲情电话等他都写申请(如果按以前的脾气他不会写),但监狱就是不批准。朱虞夫和家人认为,朱虞夫现在受到的非人道的待遇,来自上面的压力,因开始听时候还好,现在越来越严了。
    
    浙江省是中国政治犯最多的省份。朱虞夫先生前两次坐牢时,张德江、习近平先后在浙江主政,他们应该对浙江的政治犯有深刻的印象。十八大后,习近平、张德江将进入中国的最高领导层,希望他们对中国的政治犯网开一面,起码给予基本的人道待遇,因为象朱虞夫先生的政治犯,都是这个国家的有功之人。
    
    朱虞夫家人希望国内外媒体采访他们。姜杭莉的电话:13588450407;朱小砚的电话的电话:13858183082(朱小砚了解的情况比他嫂子更多)。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