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国内信息 >> 文章内容

共產黨面臨的問題核心是合法性危機

[日期:2012-10-17]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8667次[字体: ]

榮劍:1:執政黨的合法性問題


理性地客觀地說,執政黨目前面臨的一系列重大問題,核心是合法性危機。何謂“合法性”?政治學者俞可平(也是中央編譯局副局長,編者註)有一個簡明扼要的解釋,我認為很恰當。他在《財經》雜誌(2012年6月11日)上撰文認為,合法性“指的是社會秩序和權威被自覺認可和服從的性質和狀態。它與法律規範沒有直接的關係,從法律的角度看是合法的東西,並不必然具有合法性。只有那些被一定範圍內的人們內心所體認的權威和秩序,才具有政治學中所說的合法性。”

政治學者、中央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


我的理解是,合法性來源於人民的自覺認可和服從,來源於人民的授權,來源於人民的支持。毛澤東早就說過:“我們的權力是誰給的,是人民給的。”現在執政黨也是反復強調,權為民所賦。這說明,在原則上、法理上,執政黨是完全承認它的執政合法性來源於人民的認可和同意。問題是,人民以何種方式予以認可和同意呢?

執政黨目前的執政地位,是通過暴力革命方式取得後自然延續下來的,中國共產黨從小到大,從弱到強,能夠徹底摧毀國民黨強大的軍事機器,推翻國民黨的專制統治,從根本上說,是因為它得到了人民的支持。在缺乏憲政民主的條件下,戰爭是解決政治合法性的特殊途徑。但是,從革命黨轉變為執政黨之後,政治的合法性就不能再繼續通過暴力的或戰爭的方式加以解決,而只有走憲政民主之路。

目前世界上的絕大數國家,都是通過憲政民主制度來解決執政的合法性問題,即使是那些最極端的原教旨主義國家,其世俗政權的合法性依然是來自於人民的自願抉擇。

中國的問題在於,從形式上看,執政黨並不缺少人民的授權,人民代表大會每年例行召開,名義上代表人民行使國家最高權力,而實際上,人民對於國家公權力的形成、運行、監督和處置並沒有實質性的授權委託關係,執政黨的合法性是依靠傳統的統治手段、意識形態和其他方式得以維繫。在這樣的制度安排下,執政黨的統治能否達到善治狀態,能否長治久安,能否符合人民的根本利益和意願,現在是否應該有結論了?


2、 權力失控問題

 

按照馬克思的理想,社會在生產出龐大的國家機器之後,最終是要把國家送入到歷史博物館,與青銅器和紡車陳列在一起。這個理想何時能夠實現,現在還無法預測,但馬克思一生都在強調的限制國家權力、控制國家權力的思想則有著巨大的現實意義。實際上,這也是啟蒙時代以來符合人類進步的共識,馬克思的思想敵人,從洛克到孟德斯鳩到密爾,他們都主張,要把國家公權力關進民主和法治的籠子裡,不能把它放出來,讓它為所欲為。

經過人類近二百年的政治實踐和不同的政治制度的比較,限制國家權力和控制國家權力的思想已經成為憲政民主制度的主要訴求。但是,這個訴求的現實性對於中國而言看來還為期遙遠,國家權力過大,過於集中,不斷越界侵入社會領域,干預民間生活,非法剝奪私有財產和私人利益,已是當前的主要制度弊端。

中國作為一個有著兩千多年帝國歷史的超大型國家,國家權力一直超常發展,國家權力觸角深入社會各個角落,國家和社會幾乎完全重疊。鄧小平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制定改革路線時,明確要求各級政府不要再去管那些“不該管、管不好、管不了”的事,這個話已經切入到國家和社會關係的核心,即國家權力是有邊界的,不能越權進入社會領域。

經過三十年改革開放,國家權力過大的問題非但沒有解決,反而是在經濟的高速增長中日趨膨脹,各級政府掌握著巨大權力和資源,熱衷於各種開發計劃,直接決定經濟發展和社會發展。由此帶來的後果是,不受約束的權力運行,不僅製造出一系列後患無窮的環境、生態和可持續發展問題,而且成為當前社會政治轉型的最大障礙。在社會日趨自主發展的時代,國家主義的制度安排還能走多遠?(《內幕》第8期)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