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中国信息 >> 文章内容

台湾感叹麻烦大了:强硬成中国外交发言唯一风格

[日期:2011-02-10]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1060次[字体: ]
台湾感叹麻烦大了:强硬成中国外交发言唯一风格

2011/02/10 

 台湾中央社日前发表文章,题为《强硬 陆外交发言唯一风格》。作者为周慧盈。摘编如下:

  在严肃不容出错的中国外交部发言台,46岁的姜瑜是目前3位发言人中唯一女性,她去年底接受媒体访问时,形容自己“比男人更强硬”。这“强硬”二字,展现了中国的外交发言风格。

  每周二、四的下午,中国外交部某个角落,总会上演发言人与各国媒体记者之间的唇枪舌剑。这不是别的,而是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

  早已跃升政经大国的中国,在外交发言上风格强硬,尤其面对被视为敏感的主权问题,例如台湾、西藏问题,所有发言内容一定措词强烈、态度强悍。

  例如碰到美国对台湾的军售问题,发言人的制式答覆往往是:“美方向台湾出售先进武器装备严重违反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特别是《八一七》公报原则,损害中国安全利益和台海和平稳定,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如果是西藏问题,最常听到的说法是:“西藏问题完全是中国的内部事务,任何外国和国际组织均无权干涉。”

  事实上,自1976年首位外交部发言人钱其琛以来,无论政经实力如何,中国在敏感问题的发言从来都是寸步不让,只不过不同的发言人可能有不同应对方式。

  风格独特的李肇星,曾在1988到1990年间担任发言人。据大陆外交史书记载,他第一次登上外交部发言台就碰到了西藏问题。面对记者轮番的尖锐提问,李肇星用浓厚山东腔的普通话“迎击”了提问记者。

  据称,李肇星当时表示,“西藏事务是中国的内政,绝不允许任何外国干涉。西藏独立不行,半独立不行,变相独立也不行。所谓独立问题一概是不能讨论的。”

 1990年某次记者会上,一名西方记者问起中共前领导邓小平的健康状况。李肇星回答称:“他健康状况良好。”此时,另一名记者见状穷追不舍地问:“邓小平先生是在医院里还是在家里拥有良好的健康状况?”李肇星答:“我不知是你有这样的嗜好,还是贵国有这种习惯,在身体好的时候住在医院里,身体不好时反而待在家里。”

  一些例子则被视为具备诙谐与幽默特点,有记者向曾任发言人的沈国放提问:“你能否证实中国最近将在福建沿海举行军事演习?”沈国放答:“我不知道你所讲的情况。我不愿意冒刺探军事情报的风险。”

  沈国放这番答话获得的风评是“用开玩笑巧妙地回避了敏感的问题,记者也不感到难堪。”

  在说或不说、如何说的分寸之间,都是发言人的基本功,据大陆外交史书,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常用说法有10多个。

  常用说法包括:“这个问题我只能说这些”、“我没有什么新的东西要说的”、“我没有什么东西要补充”、“这不是外交部发言人要回答的问题,请你向有关方面询问”等。

  还有:“这个问题不属于我回答的范围,但我愿了解后通过(透过)发言人办公室向你做出回答。”“对这个问题,我们正在研究(或调查)中。”“对这个问题,我们还需要研究。”“我也是刚从报纸上得知此事,还需要核实。”

  外交语言代表了一国政策与立场,原本就不同一般政府单位的发言,政治体制特殊的中国外交官发言,往往与一般人的距离更远。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