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民主活动 >> 文章内容

国内外异议人士齐聚曼谷,共商新形势下民运对策(图)

[日期:2010-11-10]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1456次[字体: ]
国内外异议人士齐聚曼谷,共商新形势下民运对策

(曾节明曼谷报道)十一月九日晚,旅泰民运异议人士与来自国内及海外异议人士共聚于标有“释放刘晓波”和“零八宪章”的横幅前,研讨当前的形势和民运的对策。
研讨会由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主席林大军主持。
林大军在会上说:刘晓波比诺贝尔奖更重要,民运阵营应该大力促成刘晓波的释放。但有人提出不同意见,问:除了刘晓波以外,还在坐牢的民运异议人士全国上百个,只提释放刘晓波是否妥当?意义是否充足?中国社会民主党丹麦代表张国亭立即附议,称此问问得好。对此,澳大利亚民运人士张军说:刘晓波是一个象征,如果能促成刘晓波的释放,象征着一个进步;但释放刘晓波,应当作为一个开端一个和起点来争取,而不应只争取刘晓波个人的释放。

林大军在会上说:“我们在庆祝刘晓波获奖的同时,不要忘了魏京生先生的贡献;魏京生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题名,为刘晓波的获奖做了铺垫;魏京生先生提出的“第五个现代化”口号,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但会上有人不同意,说:刘晓波获奖之后,魏京生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满怀嫉妒地人身攻击刘晓波,丧失了一个政治家起码的风度,作为一个民运老前辈,这样的表现令人大跌眼镜,对他自己的政治前途也很不利,单凭魏先生的这种表现,他就没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刘晓波虽然有很多缺点,但他毕竟提出了《零八宪章》这一纲领,魏京生先生至今没能提出任何纲领,因此魏京生对民运的贡献也比不上刘晓波...
对此,旅居荷兰的民阵成员王国兴说,刘晓波获奖后,魏京生第一时间接受采访的表现的确很不妥当,但是稍候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作了纠正。魏京生先生看问题还是很有眼光的,从刘晓波获奖后的很多情况看来,中共内部的确有一股势力和刘晓波唱双簧,不然,就不能解释为什么刘晓波获奖后,当局派人护送刘霞到锦州监狱探监,处于软禁中的刘霞,仍然能够继续上网...当然,这种“双簧”角色,不一定是刘晓波本人的意愿,而且,这种“双簧”,也是一种值得鼓励的开明姿态。
旅泰民运人士申曦认为:中共内部近期时常出现对立声音和做法,表明中共不是铁板一块,以温家宝为首的开明力量暗中支持刘晓波,是完全有可能的,这倒不是为了保专制而演的“双簧”,而是统治集团内部的严重分歧,在持续增长的民主化压力下,这种分歧一定导致中共高层分裂、专制瓦解。我们不能把中共的矛盾表现和开明姿态都当作“双簧”,一概否定。

林大军在会上说:刘晓波的“没有敌人”论是一个大爱,是跟普世价值对上号的博爱思想,它也附和达赖喇嘛尊者的慈悲精神,“没有敌人”光芒四射。因为无神论的影响,达赖喇嘛这种没有仇恨的境界,许多中国人难以领悟,但是为了拯救中国,应该领悟这种精神。
对此,中国民主党山西党部负责人韩武和申曦表示赞同。韩武说:“我主张的民主革命,是政治体制的革命;我不赞成暴力革命,因为暴力革命容易导致新的专制。
申曦补充说:中国当今的人文道德环境已经非常虚弱,暴力革命很容易导致中国崩溃。而且中共的镇压机器成熟而完善,徐水良等人鼓动“全民起义”之类的暴动既没有成功的可能,对民众的生命也不负责任。当今,能够推翻中共统治的暴力革命唯有兵变,但以中共对解放军的严密控制程度,策动兵变并无现实可能。
对此,极力主张暴力革命的张国亭持保留意见。他认为:腐败和利益冲突,有激发解放军倒戈的可能。
王国兴说:应该尽量争取和平演变,但也不能放弃暴力革命的权利。暴力革命的问题,不是民运愿不愿意的问题,中共当局现在还在推行的专制暴政,正逼迫越来越多的民众暴力反抗,现在杀城管、杀拆迁队、杀计生队、杀警察的事越来越多,就说明了这一点。我们也应该声援民众武力抵抗暴政的权利,如果中共拒不悔改,那么策划武装起义也是不容放弃的选项,策动军队是一个捷径,现在虽然很难,但军队的工作也要做...
王国兴的意见得到多数人的赞同。
中国工党东南亚成员王嘉辉提出:海外民运必须和国内维权结合起来,才有力量。

有人在会上提出:民运反对的目标应该具体化,比如许多民运人士老是反中共这、灭中共那,但中共是一个有七千万党员的集体,你到底是反对谁?难道要把这七千万人一起反掉、灭掉?其实现在死死压住一切进步苗头、坚持专政和倒行逆施的,就是以胡锦涛为首的一股亲朝鲜顽固势力,民运的反对目标,为什么不能具体化为胡锦涛、令计划、李长春等具体施暴的统治者?没有具体,哪来的力量?胡锦涛其实比齐奥塞斯库坏得多,前共产罗马尼亚的游行民众,在街头集体公开喊出“打倒齐奥塞斯库”,今天中国的好些访民,比当年罗马尼亚人惨得多,他们自杀的勇气都有,却没有勇气喊出“打倒胡锦涛”,岂非咄咄怪事?更奇怪的是,今天身在海外的所有的民运人士,居然迄今没有一个敢于举起“打倒胡锦涛”的牌子,尽管胡锦涛上台八年来,作出政治学朝鲜古巴的指示,倒行逆施远甚于邓小平、江泽民,中国人权状况之恶劣,三十年来都没有过。民运人士都在怕什么呢?难道举出“打倒胡锦涛”的牌子,就不是和平理性?
这个意见受到多数与会者的肯定,众人承认多年来民运口号流于抽象化、空泛化是失策。张军先生认为:一些访民自杀的勇气都有,却没有勇气喊出“打倒胡锦涛”,这反映出中国人公民意识的严重缺乏,普及公民意识的工作应该加强,这项工作,最好结合国内的维权来做。

会上,流亡美国的中国社会民主党秘书长刘因全先生,公开宣布成立中国社会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刘因全并与林大军达成初步以致:新成立中国社会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乐意与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一道,组建中国民运政党联盟东南亚委员会。

九日当晚出席会议的人士一共二十人,有:林大军、刘因全、王国兴、张国亭、李日光(国际汉藏协会泰国分会主席)、梁山桥(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常委)、孙树才(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常委)、申曦(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常委、中国社会民主党成员)、王嘉辉(中国工党东南亚代表)、阿兰(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常委)、罗雄基(中国民主党成员)、李志友(中国民主党广西负责人)、韩武(中国民主党山西负责人)、谢伟(中国社会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成员)、温起锋(公民力量成员)、张夫子(旅泰民运人士)、王先生(国内民运人士),以及泰国反共爱国华商杭先生、陈先生,和关心中国民运的泰商某先生。

附:

会场全景


研讨和辩论,从左至右:张国亭、刘因全、林大军、王国兴


王嘉辉发表意见


王国兴在演讲


会后留念: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