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中国信息 >> 文章内容

夏小强:武汉肺炎的惊天内幕正在浮现?

[日期:2020-01-29]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222次[字体: ]

夏小强:武汉肺炎的惊天内幕正在浮现?  

1月25日,武汉一家医院。

1月28日,在美国卫生部门当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表示,美国继续提出派遣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官员前往中国帮助应对武汉肺炎疫情,但被中共政府再次拒绝。

 

在重大的天灾发生后,中共拒绝国际援助是一种常态,在历史上有过多次。但是,这一次拒绝拥有世界顶级专业技术的美国团队进入中国,和以往的原因理由都不相同,很大可能,是中共要掩盖这次武汉肺炎病毒来源的真相。 

多种迹象显示,造成这次武汉肺炎的惊人内幕正在浮现。

一篇论文透出病毒来源

 

 2020年1月21日,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郝沛研究员、军事医学研究院国家应急防控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钟武研究员和中科院分子植物卓越中心合成生物学重点实验室李轩研究员合作,在《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s》(《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在线发表了题为“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的论文

论文分析阐述了引起近期武汉地区肺炎疫情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的进化来源,及与导致2002年广东“非典”疫情的SARS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的遗传进化关系,并通过对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spike-蛋白的结构模拟计算,揭示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spike-与人ACE2蛋白作用并介导传染人的分子作用通路。

该成果评估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人间传染力,为尽快确认传染源和传播途径、制定高效的防控策略提供了科学理论依据。这篇论文最重要的结论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虽然换掉了4个关键蛋白,但是与人ACE2的亲和力还是很强。研究人员在吃惊之余,又仔细地比较了SARS的S-蛋白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S-蛋白结构,结果发现,虽然替换了4个关键氨基酸,但是结构并没有发生变化,二者RBD结构域的3D结构几乎相同。

难怪新型肺炎病毒和SARS那么像。

这个研究说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应该是通过S-蛋白与人ACE2相互作用,来感染人的呼吸道上皮细胞。而且,这个结果也暗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具有很强的对人感染能力。

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换掉了4个关键蛋白!这是与SARS的最大不同! 

病毒的变异只有两种渠道,第一,自然变异;第二,人工干预。如果是自然变异,这种病毒精确换掉4个蛋白至少要经历1万次以上变异才能实现。机遇极小。假如不是自然变异,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人工干预基因改变!那么作者会是谁呢?

这篇论文从专业角度得出的结论就是: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人工干预基因改变的可能性很大。

财新网的一篇文章 

武汉肺炎爆发扩散之后,中共官方控制引导舆论,把造成肺炎病毒的来源引向海鲜市场。但是,1月28日,中共官媒财新网发表一篇题为“首例患者被曝未涉海鲜市场 新冠病毒或有多个疫源地”的文章。

文章引述英国权威医疗学术刊物《柳叶刀》的文章内容,根据《柳叶刀》披露的情况,金银潭医院收治的首个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发病日期为2019年12月1日,从文章披露的内容看,其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家人也未出现发热和呼吸道症状;至12月10日,才另有3人发病,其中两人也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在金银潭医院收治的前41名患者中,仅有27名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文章释放的信息,等于推翻了此前官方媒体的舆论导向。

财新网的这篇文章,其实是一个重磅信号,有着强烈的暗示效果:面对疫情快速的扩散和造成的巨大灾难性后果,任何政权的领导人都难以承担,如果这种灾难真是政敌人为制造的话,那么,最终抛出灾难制造者,就成为激烈政治内斗中最后的一个可能的选项。从这个角度来看,财新网的这篇文章,或许就是当局的一种试探性的准备和铺垫。

另外一篇新闻,也透露出了这个信息。

武汉病毒P4实验室

这几天来,一篇题为“中法武汉病毒实验室P4合作项目为何引发巨大争议?”的文章,出现在中国大陆的门户网站上。

这篇文章转述了法国网站的一篇报导,向外界透露了法国帮助中国在武汉建设P4病毒实验室的来龙去脉。

这篇文章刊登了《法国-中国之间的危险关系》一书中有关中法合作建设P4病毒实验室的内容。该项目是按照法国梅里埃在里昂的P4实验室“盒中盒”的模板帮助中国建设的。被中国媒体称为是“一带一路”的典范。今天武汉P4实验室是中国突发急性传染病防控科学研究基地,也是烈性病原的保藏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烈性传染病参考实验室。

法国是全球病毒研究领域的领先国家,1999年,法国就在里昂设立了全欧洲规模最大的病毒研究中心,2003年,中国科学院就向法国政府提出协助中国开设同类病毒研究中心的要求。

2005年中国官方选择武汉当地设计所IPPR(中元国际工程有限公司)负责工程,而根据法国安全部门的调查,IPPR设计所与中国军队下属部门有密切关联,这些部门早已是美国中央情报部门的监督目标。由于上述安全担忧以及协议具体落实部门的一再延迟,再加上2008年法中之间的外交危机,这才导致武汉P4病毒中心到2017年才正式投入运作。时任法国总理卡泽纳夫出席了实验室的启动仪式。

此实验室可从事三类病毒研究,包括埃博拉、刚果-克里米亚出血热以及尼帕病毒的研究,此实验室原计划于2020年获得世卫组织的认证,从而被纳入世卫组织的合作实验室,投入全面使用,现中方依据法方提供的资料,兴建了多个类似实验室,而且某些实验室非常可疑。

 

这家P4实验室位于距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约20英里处,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主任高福曾对外界表示,这个华南海鲜市场就是这场武汉肺炎病毒的发源地。

这篇文章可以出现在中国大陆的门户网站,显示出官方正在把病毒来源,指向武汉P4病毒实验室。

病毒来源于生化武器实验

《华盛顿时报》于1月24日报导,研究过中共生物战的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肖汉姆(Dany Shoham)披露,武汉的P4实验室也与中共军方有关,并可能参与了中共的生物武器计划,中共的抗SARS疫苗就是在那里生产的。肖汉姆说:“这意味着SARS病毒将在那里保存和繁殖”,但是他认为SARS病毒与武汉肺炎病毒并不完全相同。

根据以上多种信息,我们或许可以做出推测或者判断:此次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是在武汉P4实验室人工改变病毒基因而产生,可能是中共军方研制生化武器的一种。

那么,此病毒从实验室传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实验人员操作不当或者没有做好防护工作不慎泄露。

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中共高层在激烈内斗中失势的一方,用超限战方式,人为地释放出病毒,制造瘟疫来对付政敌,同时也制造翻盘的机会。这种判断虽然颇有些阴谋论的味道,但是,中共的邪恶已经超出人类的任何想像,或许真实的情况,要超出阴谋论的推断百倍千倍。

据坊间传闻,中共早在12月底,已经非常清楚疫情失控,但是武汉市政府在封城前“4天”,也就是1月20号,还在全国发放“20万张”包括黄鹤楼在内30个武汉景点的免费门票!而武汉居民反馈说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操作,这种反常的行为,颇有刻意扩散病毒的嫌疑。

随着事态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真相将会出现。人们将会发现,随着这次巨大灾难的降临,越来越多的那些原本相信“党和政府”的中国民众开始认识到:中共政权才是造成巨大灾难的元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