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民主活动 >> 文章内容

2019年12月17日中国大劫难(中共国将万劫不复无人幸免)

[日期:2019-12-17]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13896次[字体: ]

 2019年12月17日中国大劫难(中共国里面所有生灵涂炭万劫不复无人幸免)

历史的悲剧总是在中国土地上不断重演,就像一个魔咒永远打不破,最坏的命运转折总是给予苦难深重中华民族,二十一世纪今天,历史悲剧必将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再一次重演,中共这群坏事做绝恶事做尽红色孽畜,吃里扒外祸国害民。现在的中国山川破碎空气污染,天灾人祸络绎不绝,道德崩溃人性殆尽,整个中共国歪风邪气猖獗,正气凋零。赌徒式中共国里面如同大粪坑,进出都是充满恶臭和瘟疫,中共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出现邪恶和灾难。中共是人类文明最大威胁和陷阱,中共不灭世界必将走向黑暗时代。

 

 

 

 千古浩劫 —— 五十年后谈文革

  解滨

上个世纪,我们这个小小的星球上发生了三场惨绝人寰的大浩劫。 第一场,死了3500万人。第二场,死了7000万人。 第三场,死了2000万人。  这三场大浩劫分别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文革。

对! 文革是上个世纪人类的三大浩劫之一。 虽然其死亡人数没有另外两场浩劫那么多,但其对人类文明的破坏丝毫不亚于另外两场大浩劫。  二次大战结束后,战犯被国际法庭审判,被摧毁的城市很快被修复,人们心灵的创伤慢慢被医治,法西斯主义被世人所唾弃,成百上千个纪念碑被竖立起来以悼念不幸受难的人们以及记住那场悲剧。 而文革不但杀了那么多人,而且对于人类的摧残不仅是肉体和心理的,更严重的是对历史遗迹的毁灭,对人类文明的亵渎,对中国人民思想的毒害,以及对中国文化的灭绝。 这些,有的已经永远无法恢复,有的需要上百年甚至几百年才能恢复。

文革结束后,至今没有任何一座文革纪念碑被竖立起来以悼念千百万冤魂,文革中摧残生灵杀人害命的侩子手和恶魔们全部逃脱制裁,文革思想至今还在官媒上以及官方娱乐场合被公然颂扬,老百姓的思想中文革的阴魂还远远没有散去……

一晃50个春秋过去了。

今天,2016516日,是文革50年的日子。

50年前的今天,19665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北京通过了毛泽东主持起草的指导“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即五一六通知。 这个通知开始了中国近代史上长达十年的那场浩劫,也就是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两千万人被迫害致死,一亿人受难,国民经济崩溃,教育大倒退,军队不练兵,政府不办公,老百姓缺吃少穿,青年学生被流放到农村当农民,亿万人民只能读一个人的书、听一个人的话、照一个人的指示办事,……。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既无战争又无巨大天灾还无外敌侵略的情况下的空前浩劫。

50年后的今天,那曾经遭受那场浩劫蹂躏的人民似乎忘记了那一切。 今天,没有一家官方的报纸提及“文革”二字,电视台依旧歌舞升平,歌功颂德,似乎文革从来就不存在似的。 最最悲催的是,甚至那些在文革中遭遇过劫难,挨过整,被批斗过的一些高龄幸存者似乎也不发声了。 那些文革中被整死的人们的家属似乎也忘记了他们惨死的亲人。  这一笔历史,正在中国史书上悄悄地被抹掉……。

然而历史不容抹杀,真相岂可隐瞒。 文革,是中国人永远无法回避的史册上的很黑的一页。 既无法撕掉,也不能改写。 无论需要多久的时间,我们都必须正视文革。

文革究竟是什么? 在很多文革后出生的年轻人的心目中,那是一场父辈经历过的很遥远的政治运动,跟自己毫无关系。 在一些毛粉的眼里,那是一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是防修反修的伟大实践,是清除党内“走资派”,防止中国共产党改变颜色,永葆党的战斗力的一场伟大的革命行动。 然而在那些“地富反坏右”以及他们的家属的感觉中,那是一场血淋淋的杀戮,那是地狱,那是魔鬼的吞噬。 甚至在很多中国共产党的干部眼里,文革也是一场空前的浩劫——成千上万的共产党干部被批斗、关押、毒打,甚至残害致死。 那些共产党干部也许做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例如内战中枪杀很多血肉同胞,斗地主,枪毙资本家,等等等等。 但按照中国共产党章程,那些都是党的好干部。  文革中,那些“党的好干部”居然和那些地主资本家以及他们的“狗崽子”关押在一起了,一同接受“大批判”和“改造”,一起被斗的死去过来,一起被吊打、坐“喷气式”、吐口水,甚至一起去“见马克思”。

“五一六”那一年,我一年级的教算术的女老师,姓赵,上吊自杀了。  她家庭是上海的大资本家,但她却一点也不像大资本家的大小姐。 她穿着朴素,说话轻声细语,对我们这些小学生和蔼可亲,从来不刁难、辱骂或责备我们。  我是在她死后从那铺天盖地的大字报上知道她的身世的。  我家大院里的一个邻居,档案科长,因为被查出有“历史问题”,上吊自杀,扔下年轻的妻子和一对可爱的儿女。 俺爹是“根正苗红”的共产党,“苦大仇深”的老贫农出身,13岁就加入了共军,居然也成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被没完没了地批斗,差点死掉。  俺爹一生中就见过一次“资本主义”,但那是在俺出国留学后的第四年来美国探亲。 文革那个时候俺爹甚至不知道资本主义是个啥样子,怎么去“走资本主义道路”?

那个时候,弄死个人就跟死个蚂蚁差不多寻常,根本没人当回事。 弄死100个人不过是让人们茶前饭后增加点谈资。 弄死1000人也不过是在当地的对立的两派小报上又增添一个头条新闻。 弄死10000个人就一定有机会升官,当上地区或省革委会主任。 安排弄死100 万人的,跻身政治局的概率几乎是100%

文革中究竟整死多少人?  这至今还是一个谜。  那年头没有人口普查,户籍登记也基本上瘫痪。 一个人要是死了,就连个死亡记录都没有,最多是把户口给注销了,其目的是不让家属今后继续领粮票。 即使有那么零星的记录,也没有谁会说那是批斗死的、迫害致死的、武斗打死的、被逼自杀的,等等等等。 就连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被迫害致死后,他的死亡火葬记录上也不过把死因写成“烈性传染病”。   有一个方法是可以大致地统计出文革中被整死的总人数的,这就是进行一次全国性的普查,根据那时的户籍以及那些幸存者还有文革过来的人们的口述,一个一个核实。 日本人对广岛长崎原子弹爆炸后被炸死的人员名单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整理出来的。  可是中国政府有这个勇气调查文革中被整死的总人数吗?

197812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叶剑英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说:“文革期间,全国整了1亿人,死了2000万人。”

叶剑英是中共老人,他在文革中虽然也挨整过,但在913事件后很快又被毛泽东重用。 他说的“2000万人”这个数字,应该是中共内部根据各地层层统计上报的数字所做出的相对靠谱的判估。 那个时候文革结束不久,各地的“老干部”才开始被“解放”,他们知道当地究竟有多少人在文革中被整死,老干部们向上汇报的数字应该不会有很大的水分。 但瞒报数字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这是因为1978年那个时候,“清理三种人”的工作还没有开始,各级政府中还有很多“造反派”或“工农兵”干部仍在掌权,他们有理由瞒报文革中被整死的人数,以逃避其罪责。    总的说来,叶剑英所说的“文革期间,全国整了1亿人,死了2000万人”应该不是夸张。

1958年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毛泽东说“秦始皇是个厚今薄古的专家”时,林彪听着不顺耳,插了一句话“秦始皇焚书坑儒”,不赞同毛泽东的说法。 毛泽东立马站了起来,当着数以千计的与会代表,发表了一番惊世骇俗的高论:

“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独裁者,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

毛泽东其实也瞒报了,他这一生“坑”的远不止“四万六千个儒”,而是几千万个“儒”! 单单一场文革,就“坑”了两千万!

中国历史上有比毛泽东更凶残的暴君吗?

世界历史上有比毛泽东更凶残的暴君吗

 

二战中死的人,多半是在战争中打死的军人和平民,被打死的绝大多数是敌对国的军民。  国家之间的战争,死亡人口大致都是这个情况

但中国文革不是国家之间的战争。 没人入侵中国。

文革中被整死的人们大多不是普通平民或军人,他们大多数符合以下类型:

——知识分子: 如大学教授、医生、教师、工程师、学者、专家,等等。 这一类人用今天的术语形容就是“知识精英”。

——文化名人:如作家、画家、艺术家、评论家,等等。这一类人用今天的术语形容就是“文化精英”。

——国家干部:如国家主席、省长、市长、党委书记、大学校长、工厂厂长、医院院长,等等等等。这一类人用今天的术语形容就是“党政精英”。

——工商人士: 如前资本家极其亲属、前投资人、前小业主、前房地产商,等等。这一类人用今天的术语形容就是“商业精英”。

——敢言人士:如张志新那样的公开批评共产党的有识之士,等等。这一类人用今天的术语形容就是“寻衅滋事者”。

——前农村富裕人士:如前地主、前富农,等等。 

——有“历史问题”的人物,如前国民党员、前三青团员、前国民政府职员、曾被被国民政府抓捕又释放的共产党员、中共前打入国民党内的“地下人员”等等。

按照古今中外的任何标准,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人们大都应该算是国家的精英、栋梁、思想库、良心、爱国者,等等。  换句话说,毛泽东发动文革,是专门用来消灭国家的精英、栋梁、思想库、良心、爱国者的。

历史上有过这种事情吗? 这不是千古一遇的浩劫又是什么?

秦始皇即便焚书坑儒,也没有那么瞎折腾,他登基以后致力于搞好国家建设。 他建立皇帝制,推行郡县制,实行土地私有,统一货币与度量衡,开凿五尺道,构建交通网,统一车轨,等等等等。 而文革则不光是杀人,而且是国民经济全面停顿,人人靠读毛主席的书过日子,靠跳“忠字舞”上班交差,靠手上的老茧上大学,靠“斗私批修”训练军队。  这还是个国家吗?!

所以,虽然文革中被整死的人数没有一次大战和二次大战中那么多,但仍然是上个世纪人类最大的浩劫之一。 因为和两次世界大战不同,文革是有选择地专杀国家的栋梁和精英!  这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浩劫!

 

说起历史,在漫长的中华历史中,外敌的入侵曾经数次把整个中国给占领,中华民族由外族统治。 例如元朝是成吉思汗的统治,清朝是满族人统治。 虽然这些“蛮夷”杀人无数,荡平了中华大好河山,但他们打下中华江山后却老老实实地开始学习中华文化,丰富中华文化,弘扬中华文化。 中华文化从未被毁灭。 我们知道,唐诗、宋词、元曲,这是中华古代诗词的三颗明珠。 在元朝,儒家文化的社会地位进一步提高。蒙古人敬孔子,元武宗加号孔子为“大成至圣文宣王”,使其美誉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孟子等历代名儒也获得了崇高的封号。 元朝在中国历史上首次专门设立“儒户”阶层,保护知识分子,“愿充生徒者,与免一身杂役”。元代的民众普及教育超过了前代,书院达到400余所,州县学校的数量最高时达到24400余所。

清代皇帝们对中华文化更是推崇备至。 我们知道的《康熙字典》一直到今天还一版再版。 康熙钦定的《古今图书集成》更是浩瀚的中国古籍之集大成,该书正文10000卷,分装5020册。 康熙之后的雍正,是在中国历史上唯一向孔子下跪的皇帝。 雍正组织编纂了《二十一史》,下令校勘十三经。 至于乾隆,他组织编纂了《四库全书》。

即便杀人如麻的日本鬼子,对古老的中华文化也是敬仰有加。  日本人深受中国文化影响,深知儒家思想的精髓。 日军打到山东时,东京大学教授高田真治曾经上书日本军部:“山东作战,如破坏曲阜古迹,日本将负破坏世界文化遗迹的责任。”  日军侵略中国时,日本鬼子一面视中国人命如蝼蚁,却又强调保护中国重要的名胜古迹。 日军在完全占领山东之前,提前派先遣部队进驻“三孔”。193813日,曲阜沦陷。 日军进入曲阜后,派兵把守孔庙,组织军官和士兵进行参拜。直到19458月日军投降为止,曲阜“三孔”在日军占领时期没有受到任何破坏。

今天曲阜的孔庙、孔林、孔府,都是假的,都是文革后重新修建的赝品。 真的孔庙、孔林、孔府,早就在文革中被红卫兵捣毁。

公元19661110日,红卫兵谭厚兰一行二百多人到曲阜,与曲阜师范学院联合成立“讨孔联络站”。 行动前他们请示了“中央文革小组”的戚本禹,戚又请示陈伯达。1112日,陈批示“孔坟可以挖掉。” 谭厚兰一行便砸掉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查封孔府,扫荡了孔子及其后裔安息的孔林。

 下面是当时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讨孔战士”的实录:“由红卫兵和贫下中农组成的突击队,带着深仇大恨到了孔林。他们抡起钁头、挥舞铁杴,狠刨孔老二及其龟子龟孙们的坟墓。经过两天的紧张战斗,孔老二的坟墓被铲平,“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的大碑被砸得粉碎!孔老二的七十六代孙令贻的坟墓被掘开了……孔林解放了……在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耀下,获得新生了!”

1966112829日连续两天,十万人聚集曲阜召开“彻底捣毁孔家店大会”。 大会向伟大领袖毛主席发去致敬电,“汇报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敬爱的毛主席:我们造反了!我们造反了!孔老二的泥胎被我们拉了出来,”万世师表“的大匾被我们摘了下来。……孔老二的坟墓被我们铲平了,封建帝王歌功颂德的庙碑被我们砸碎了,孔庙中的泥胎偶像被我们捣毁了……”

孔府、孔庙、孔林,共计有一千多块石碑被砸断或推倒,六千多件文物被烧毁、毁坏,十万多册书籍被烧毁或被当做废纸处理,五千多株古松柏被伐,二千多座坟墓被掘。

 孔子遗迹在山东曲阜安息了两千四百多年,躲过了无数场灾难,碰到史无前例的毛泽东时代,竟毁于一旦。  世界文化遗迹中有一个被人工抹掉了。

那一年,正是轰轰烈烈、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第一年。

砸了孔家店,毛泽东还嫌不过瘾。 文革后期,林彪事件后,毛泽东又专门发动了一场“批林批孔”运动。不把“孔老二”彻底批倒批臭,毛泽东誓不罢休。

砸烂孔家店只是文革中破坏和灭绝中国文化的行动之一。  全国各地在“破四旧”中捣毁、焚烧、砸烂的古迹、古籍不计其数。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中国人头脑和心目中的中华文化和优良传统,中国人的美德和价值观被彻底摧毁,代之以流氓文化和斗争哲学。

忽必烈和皇太极以及皇军都不敢做,甚至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伟大领袖毛主席做到了!

今天的中国,还有中华文化吗?

不要看中国今天满大街的文化服装,不要看影院里演不完的古装戏,不要看大学里热门的“国学”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