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民主活动 >> 文章内容

2019年11月5日中共文革再起(腥风血雨的日子迫在眉睫)

[日期:2019-11-06]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407次[字体: ]

 2019年11月5日中共文革再起(腥风血雨的日子迫在眉睫

 

 中共“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因其时间长达十年之久,被人们称为“十年动乱”、“十年浩劫”,是一场于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期间由毛泽东与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发动和领导的政治运动

大陆作家秦牧曾这样评述文革:“这真是空前的一场浩劫,多少百万人颠连困顿,多少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儿童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以进行!”

 “多少百万人含恨以终”?文革中究竟死了多少人?各种研究数字与中共官方数字均表明文革中至少数百万人被迫害致死;而中共元老叶剑英曾在内部会议中透露,文革整了1亿人,死了2千万人;邓小平曾向外国记者承认,“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数字,永远都无法估算的数字。”

海外学者研究:文革中大约100万至773万人丧生

美国汉学界权威、哈佛大学的费正清教授在专著《中国:新历史》里估计超过100万人被迫害致死。

海外华裔学者、中国大陆当代史专家丁抒教授以史料分析推论的方法,得出文革非正常死亡人数大约在200万左右的结论。他的基本分析是:“1966年红色恐怖杀人10万”,“文革初期自杀者约20万人”,“武斗一年死人30万至50万”,“50万人以上死于清队”,“一打三反”和“清查五一六”也迫害致死20万左右。

加州大学尔湾分校苏扬教授穷十年之功,收集和使用了中共公开出版的1,520种县志中的文革死亡数字,加上可以找到的“内部档案”和回忆调查,推断出:文革中的中国农村至少有75万到150万人被迫害致死;同样数目的人被殴打致残;至少3,600万人经历不同程度的政治迫害。这一受害者数还不包括主要城市。苏扬在他的专著中承认:因为所有官方的县志都在不同程度上掩盖历史真相,他的计算结果仍很可能是大大低估了实际的死亡人数。

美国研究世界上大屠杀的权威、鲁密尔教授(r. J. Rummel)在著作《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国》中说,文革中丧生者的数目大约为773万人。

中共官方数字:文革中超过200万人非正常死亡

中共新华社高级记者、《炎黄春秋》前总编杨继绳原题为《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一文,刊载于2013年11月30日出版的第104期《记忆》。该文是他在北京大学斯坦福中心2013年10月25日举办的“写毛泽东时代”学术讨论会上的发言

杨继绳在文章称,叶剑英在中共十二届一中全会后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曾披露文革遭受迫害及死亡人数:(1)规模性武斗事件4,300多件,死亡123,700多人;(2)250万干部被批斗,302,700多名干部被非法关押,115,500多名干部非正常死亡;(3)城市有4,810,000各界人士被打成历史反革命、现行反革命、阶级异己分子、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反动学术权威,非正常死亡683,000多人;(4)农村有520多万地主、富农(包括部分上中农)家属被迫害,有120万地主、富农及家属非正常死亡;(5)有1亿1,300多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政治打击,557,000多人失踪。

而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合编的《建国以来历次政治运动事实》载:1984年5月,中央经过两年零七个月的全面调查、核实,重新统计的“文革”有关数字是:2,144万余人受到审查、冲击;1亿2,500万人受到牵连、影响;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8万人非正常死亡;13.5万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武斗中死亡23.7万,703万余人伤残;7万多个家庭被毁。

这两组官方数据并不一致,但都承认文革中超过200万人非正常死亡。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教授、文革研究专家宋永毅质疑,在官方公布和透露的统计数字里,一直存在着自相矛盾的现象。例如广西省1992年《当代中国的广西》一书中承认:文革非正常死亡大约8万3千人。但是一份保密文件《广西文革大事记,一九六八》的记载,仅韦国清指挥广西军区在1968年革委会成立前后,就杀了“四二二造反派”至少10万人。又如,有关内蒙古的死亡人数,1980年公开的“内人党”案的致死人数为12,222人。2004年出版的《内蒙古自治区史》中透露:十年文革“共有2万7千9百余人被迫害致死”。死亡人数相差不止一倍。再如云南省,1982年官方披露1万7千人被迫害致死。但是2005年《云南文革大事纪实》中透露:这一数字是2万3千人。

文革中的非正常死亡到底是多少人?宋永毅认为,恐怕要等中共机密档案公开后才有定论。

叶剑英内部讲话:文革死了2千万人

2014年9月24日,大陆《新京报》发表署名为“西坡”的文章《美国枪支泛滥等于40个文革?——跟孔庆东谈数据》,质疑北大教授孔庆东将文革中“被迫害致死”和美国枪支泛滥致死的人数作比较。文章表示,文革的危害性,不仅仅体现在受害者人数上,其对文明的践踏、对整个国家的发展的阻碍,都是深刻而长远的。何况,单独从数字上看,也是足够惊人的。

文章称,“1978年12月13日叶剑英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中说:文革中,包括受牵连的在内,受害的有上亿人,占全国人口的九分之一。相信再怎么玩数字游戏的人,看到这个数字都会感到触目惊心。”

山东大学副教授董宝训与山东党史副主任丁龙嘉合著的《沉冤昭雪——平反冤假错案》一书1997年由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书中引用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叶剑英在1978年12月13日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中央经过两年零七个月的全面调查,文化大革命死了2,000万人,受政治迫害人数超过1亿人,占全国人口的九分之一,浪费了8,000亿人民币。”

诡异的是,叶剑英1978年12月13日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并没有被中共中央文献收录,但却出现在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出版的《叶剑英选集》里。公开出版的讲话里,叶剑英讲道:“文化大革命给我们一条最重要的教训就是,这场运动的领导班子 ──中央文革,……他们利用篡夺来的权力,大搞法西斯专政,上整干部,下整群众,制造大量冤案、错案、假案,把许多老同志打倒,把大批干部和群众打成“走资派”、“反革命”,进行残酷迫害。包括受牵连的在内,受害的有上亿人,占全国人口的九分之一。这个教训是极其惨痛的。”

公开出版的讲话里,没有出现“文化大革命死了2000万人”等具体数字。

2008年12月19日,由叶剑英女儿叶向真口述,叶办主任王守江、叶剑英军事秘书王文理回忆,盛平整理成的《叶剑英中央工作会议讲话起草记》发表在《财经》杂志总第227期上。该文提出此次36天的中央工作会议是叶剑英向中共中央建议的,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预备会议。

按叶向真的说法,叶剑英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稿,是叶剑英口述,叶向真的女婿刘诗昆参加,叶剑英亲笔最后修改定稿。

据叶向真讲,这篇讲话后来又作了许多删节和修改。讲话中有多处涉及华国锋与习仲勋的表述被全部删除。如“在这次会议上,华国锋同志作为我们党的主席、党的领袖,当着全体与会同志的面,公开作自我批评,讲得那样坦率、那样诚恳,使我们非常感动。在这方面,华主席给我们做出了榜样”等文字被删去。

叶剑英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被删除,以及未被中共中央文献收录,说明叶剑英讲话中涉及不少敏感信息;这也表明,叶剑英关于“文化大革命死了2000万人”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邓小平:“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数字”

据《邓小平文选》记载,1980年8月21至23日,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两次接受世界著名的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采访。法拉奇曾经采访过全世界卸任、在任国家元首200多人。

法拉奇采访时第一句话问:“天安门广场的毛泽东画相,是否让它继续挂下去?”第二句话问:“你们中国人总说,文化大革命是四人帮搞的,但在说四人帮时,伸出的是五个手指。”

法拉奇接着继续问邓小平:“文化大革命究竟死了多少人?”

邓小平回答说:“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数字,永远都无法估算的数字。”

邓小平还举了一个经典冤案: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被康生当面指定为叛徒、国民党特务。下令公安部长谢富治把赵健民当场抓起来,投入大牢。仅赵健民的一案就共牵连了138万多人,打死了1万7千多人,6万多人被打残。仅昆明地区就打死了1,493人,打残了9,661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