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民主活动 >> 文章内容

2019年8月13日 撑香港争自由

[日期:2019-08-13]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1815次[字体: ]

 2019年8月13日 撑香港争自由

 

非暴力不合作行动的力量

 仅供参考

武装斗争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成功,则依赖于人们关注政府的压迫和暴政,赢得广大民众的支持。

 

二十世纪以来,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是弱势群体自我保护,行之有效的抗争最佳方式和内容,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直接向滥用权力的当权者提出挑战,推动社会改革,结束独裁统治,社会付出代价最小的和平演变方式。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一般运用竞选和游说等主流政治博弈途径之外的策略,例如罢工、抵制、大游行、争取言论空间、拒绝缴税、销毁代表政府当局的象征(广告、宣传牌、政府牌等)、拒绝服从官方各种命令( 如市场、税收、秩序等 )、以及建立提升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合法性和合理性等。

非暴力不合作主要不受外力(主要是政府)制约、自己决定自己想干的事,并付之行动,所谓(自由意志)支配。这些行动包括衣食住行到金融、房屋、税收、交通、市场、宗教、旅游、艺术、环保、人权活动、政治活动等各个层面:如迁居,购物,饮食,选择交通工具,健身,比赛,上学,教育,选课,求职,就业,退休,退伍,上访,看病,住院,出国,访友,恋爱,结婚,聚会,罢工,集会,罢市,土地,码头,车站,商店,举办展览,学术研究,发明创造,社会调查,示威,游行,贸易,等等。

只要事事都不跟政府配合,不给政府创造任何利益,处处消极怠工,制造事端,让政府事事举步维艰,全面停摆无法正常运行,只有这样暴政不攻自破。

独裁政府为了控制国家,它们使用各种手段威胁和镇压反抗百姓,建成一个恐怖国家,独裁者领导一切,独裁者管控什么,什么都会最糟糕;管控得愈紧,就愈越糟糕。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针对独裁政府党、政、军、特、警等人员进行的工作方式;

瓦解独裁政府都要遵循一个模式:走进去,掺沙子,就是策反。策反工作,要本着安全与选择对象慎重原则。 

 

第一步,物色对象。优先对象包括:亲属、同学、同事、朋友等熟人。中国是一个人情大于王法的国度,由于有一份情在,就算知情者不愿意干,也不好出卖非暴力不合作者。在这些人员中,重点对象又包括:平常透露有民主追求的;对政府贪污腐败明显不满的;遭受不公平待遇的;被上访的;社会不公受害者、退伍老兵、金融受害者、货运受害者、上山下乡受害者、下岗者、失业者、农民失去土地者的等等。对于陌生人,最好先由熟人引见。

 
第二步,先寄民主宣传品,观察反应。也可不寄宣传品而单刀直入。每人自己掌握尺寸。

 
第三步,面谈。先了解参与者的兴趣和决心。有可能,继续进行。

 
第四步,摊牌。这里有几种步骤和方法仅供参考。

 
1
、晓之以义。以国家和民族大义打动参与者。

 
2
、诉之以理。对形势的精辟分析,使其了解暴政垮台的必然性和民主必胜的大趋势,让参与者理性地作出判断和选择。

 
3
、动之以情。以亲戚、同学、同事、朋友之情打动参与者。

 
4
、诱之以利。给参与者名誉、地位、经济等好处,尤其对握有军权的关键人物,应许诺成功后大幅提升。
5
、胁之以迫。最后的手段是威胁,迫其就范。语言的威胁,武力的威胁,都是威胁。如果你手中握有参与者的把柄,用威胁之法可能有效。注意:胁之以迫,是最后手段,能不用就不用。一旦用了,几乎放弃了回旋的余地。成功与否,就这一次性。


根据以往的经验,有一点请大家放心,做说服、策反时,即使不成功,也不会有太大风险。参与者工作对象是不敢向上级报告的。中共本来就是一个怀疑心强的政权,参与者一旦报告,等于增加上级对参与者的怀疑,参与者的前途也就更没戏了。


古今中外,有过无数精彩的策反故事。有时,一个关键人物、尤其掌控政府权力者们的反水,可起扭转乾坤之效。我们希望,新一代的非暴力不合作人士,用人类的智慧,创造新的契机。

 

全面推动百姓跟独裁流氓政府不合作运动,天天抱怨愤怒、维权不如立即行动。人人起来抗争:银行不存款,不购买股票,房屋,债券等,不给流氓政府创造任何利润,消极怠工,罢工,罢课,罢路,罢市,政府机器毁坏车辆停摆,损害政府所有宣传广告招牌,揭露政府官员贪赃枉法坑蒙拐骗官商勾结草菅人命的犯罪证据,独裁政府共同特点;就是视国民生命如草芥,勤劳诚实有罪,偷盗骗子无罪。独裁政府官员海外撒币洗钱数额巨大,贪官子女们全移民海外生活荒淫无度。国库盗光,资源枯竭,勤劳有罪,贪婪无罪,百姓们成了挨宰羔羊,行动起来,努力自救,口口相传,以一传十,唤醒民众,立即行动。

 

非暴力不合作行动的力量

 仅供参考

武装斗争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成功,则依赖于人们关注政府的压迫和暴政,赢得广大民众的支持。

二十世纪以来,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是弱势群体自我保护,行之有效的抗争最佳方式和内容,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直接向滥用权力的当权者提出挑战,推动社会改革,结束独裁统治,社会付出代价最小的和平演变方式。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一般运用竞选和游说等主流政治博弈途径之外的策略,例如罢工、抵制、大游行、争取言论空间、拒绝缴税、销毁代表政府当局的象征(广告、宣传牌、政府牌等)、拒绝服从官方各种命令如市场、税收、秩序等 )、以及建立提升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合法性和合理性等。

非暴力不合作主要不受外力(主要是政府)制约、自己决定自己想干的事,并付之行动,所谓(自由意志)支配。这些行动包括衣食住行到金融、房屋、税收、交通、市场、宗教、旅游、艺术、环保、人权活动、政治活动等各个层面:如迁居,购物,饮食,选择交通工具,健身,比赛,上学,教育,选课,求职,就业,退休,退伍,上访,看病,住院,出国,访友,恋爱,结婚,聚会,罢工,集会,罢市,土地,码头,车站,商店,举办展览,学术研究,发明创造,社会调查,示威,游行,贸易,等等。

只要事事都不跟政府配合,不给政府创造任何利益,处处消极怠工,制造事端,让政府事事举步维艰,全面停摆无法正常运行,只有这样暴政不攻自破。

独裁政府为了控制国家,它们使用各种手段威胁和镇压反抗百姓,建成一个恐怖国家,独裁者领导一切,独裁者管控什么,什么都会最糟糕;管控得愈紧,就愈越糟糕。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针对独裁政府党、政、军、特、警等人员进行的工作方式;

瓦解独裁政府都要遵循一个模式:走进去,掺沙子,就是策反。策反工作,要本着安全与选择对象慎重原则。 

第一步,物色对象。优先对象包括:亲属、同学、同事、朋友等熟人。中国是一个人情大于王法的国度,由于有一份情在,就算知情者不愿意干,也不好出卖非暴力不合作者。在这些人员中,重点对象又包括:平常透露有民主追求的;对政府贪污腐败明显不满的;遭受不公平待遇的;被上访的;社会不公受害者、退伍老兵、金融受害者、货运受害者、上山下乡受害者、下岗者、失业者、农民失去土地者的等等。对于陌生人,最好先由熟人引见。

 
第二步,先寄民主宣传品,观察反应。也可不寄宣传品而单刀直入。每人自己掌握尺寸。

 
第三步,面谈。先了解参与者的兴趣和决心。有可能,继续进行。

 
第四步,摊牌。这里有几种步骤和方法仅供参考。

 
1
、晓之以义。以国家和民族大义打动参与者。

2
、诉之以理。对形势的精辟分析,使其了解暴政垮台的必然性和民主必胜的大趋势,让参与者理性地作出判断和选择。

3
、动之以情。以亲戚、同学、同事、朋友之情打动参与者。

4
、诱之以利。给参与者名誉、地位、经济等好处,尤其对握有军权的关键人物,应许诺成功后大幅提升。
5
、胁之以迫。最后的手段是威胁,迫其就范。语言的威胁,武力的威胁,都是威胁。如果你手中握有参与者的把柄,用威胁之法可能有效。注意:胁之以迫,是最后手段,能不用就不用。一旦用了,几乎放弃了回旋的余地。成功与否,就这一次性。

 
根据以往的经验,有一点请大家放心,做说服、策反时,即使不成功,也不会有太大风险。参与者工作对象是不敢向上级报告的。中共本来就是一个怀疑心强的政权,参与者一旦报告,等于增加上级对参与者的怀疑,参与者的前途也就更没戏了。

 
古今中外,有过无数精彩的策反故事。有时,一个关键人物、尤其掌控政府权力者们的反水,可起扭转乾坤之效。我们希望,新一代的非暴力不合作人士,用人类的智慧,创造新的契机。

全面推动百姓跟独裁流氓政府不合作运动,天天抱怨愤怒、维权不如立即行动。人人起来抗争:银行不存款,不购买股票,房屋,债券等,不给流氓政府创造任何利润,消极怠工,罢工,罢课,罢路,罢市,政府机器毁坏车辆停摆,损害政府所有宣传广告招牌,揭露政府官员贪赃枉法坑蒙拐骗官商勾结草菅人命的犯罪证据,独裁政府共同特点;就是视国民生命如草芥,勤劳诚实有罪,偷盗骗子无罪。独裁政府官员海外撒币洗钱数额巨大,贪官子女们全移民海外生活荒淫无度。国库盗光,资源枯竭,勤劳有罪,贪婪无罪,百姓们成了挨宰羔羊,行动起来,努力自救,口口相传,以一传十,唤醒民众,立即行动。

 实现社会变革的非暴力途径


非暴力抗争方式源远流长,其代表人物包括印度的莫汉达斯•甘地和美国的马丁•路德•金。过去三十年中,非暴力运动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在世界各地广泛兴起,抗议民众采用信息传播、抵制、静坐、示威游行等手段,促进了意义深远的社会变革。

(美国国务院电子期刊第14卷第3期,2009年3月)


本期目录: 
前言........................................................................2 
非暴力行动的力量...................................................4 
美国历史上的非暴力思想.........................................8 
社区组织者做什么?..............................................11 
网络竞选:调动志愿者和选民................................16 
有效利用抗议的威力...............................................20 
战争会消失吗?.......................................................24 
囚犯的困境和其他机会.............................................28 
旺加里•马塔伊:和平之树.........................................32 
希林•伊巴迪:信仰自由.............................................34 
乔迪•威廉姆斯:地雷与网络.......................................36 
杰弗里•卡纳达:儿童传送带...................................................38 
弗朗辛•普罗斯:文字与作家的捍卫者.....................................40 
凯瑟琳•千和德里克•埃勒曼:与人口贩运作斗争的大学生.......42 
参考资料....................................................................44

前言

莫汉达斯•甘地(Mohandas Gandhi)和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及其追随者不甘屈从压迫和接受二等公民的地位,他们积极通过切实可行和非暴力的途径来为人民争取自由。


过去30年来,世界各地促进人权和抗议专制政权的非暴力“人民力量”运动风起云涌。抗议民众采用信息传播、抵制、示威游行及其他手段,显示了非暴力行动比武装暴动更能够促进社会变革。

 
有关非暴力的英美传统理念可追溯到几个世纪前,其影响遍及美国大大小小的社区及更广泛的地区。今天,美国的社区组织者帮助公民面对地方民选政府伸张自己的权力。在世界各地,人们发起多种多样的非暴力行动,包括保护地方森林、帮助村民免受地雷伤害、为儿童提供受教育的机会。

 
基于互联网的社交网络的兴起为公民推动变革提供了更加强有力的手段,奥巴马总统(Barack Obama)2008年的竞选活动就是一个例证。

 
互联网咨询顾问克莱•舍基(Clay Shirky)在收录于本期的文章中写道:“每当你提高某一团体的内部交流能力,你便改变了他们能够共同成就的事业。”

 
一个大家都熟悉的例子是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Bogota)的年轻人发起的“我们不要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No Mas FARC)的脸谱网组织。他们在网上筹备抗议恐怖组织“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示威游行活动,动员起世界各地190个城市的1200万人走上街头。2008年12月,这个团体的负责人在纽约与来自15个国家的其他青年组织会晤,成立了青年运动联盟(Alliance of Youth Movements),致力于运用互联网技术展开反暴力活动。

 
近来的科学研究揭示,这些运动植根于人类的心灵深处。相反,战争不一定是人的本性使然。博弈论(game theory)指出,虽然和睦相处也并非人的本性,但在某些条件下,人能够学会合作,从而使每个人都受益。

 
本期杂志的撰稿人共同阐明了一个道理:推动积极的变革无须走武装暴动的道路。他们一致认为,非暴力活动的方式值得尝试。

--编者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 |电子期刊 2009 年 03 月 4


非暴力行动的力量

作者:斯蒂芬•叔内斯(Stephen Zunes)

武装斗争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非暴力"人民权力"运动的成功则依赖于促使人们关注官方的压迫,赢得广大民众的支持。
斯蒂芬•叔内斯是旧金山大学(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政治学教授,曾主编《非暴力社会运动》一书(Nonviolent Social Movements, Blackwell, 1999),并担任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on Nonviolent Conflict)学术顾问委员会主任。

二十世纪以来,非暴力运动一直是政治生活中的一项内容,它向滥用权力的当权者提出挑战,推动社会改革,要求结束殖民统治,反抗军国主义和歧视行为。

印度的莫汉达斯•甘地(Mohandas Gandhi)和美国的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都是天才的战略思想家和伟大的道德领袖,他们或许是非暴力运动最著名的领袖。他们不仅致力于将非暴力行动当作展开斗争的最有效途径,而且把非暴力作为个人道德理念坚守不移。在很多方面,甘地和马丁•路德•金坚持非暴力原则的做法具有开创性,因为绝大多数非暴力运动及其领导人并非绥靖主义者,而是主张把非暴力行动当作推动其事业的最佳战略武器。

确实,近几十年主要呈非暴力形式的斗争不仅推动了巨大的政治和社会改革,促进了人权事业,而且导致了专制政权倒台,并促使一些国家的领导人从根本上改变了政府的运作方式。其结果是,非暴力反抗运动从与宗教或道德原则相关的权宜之计逐渐演化成深思熟虑的、甚至是制度化的斗争方法。

的确,过去30年里涌现出以非暴力方式反对独裁统治的高潮。在这段时期,主要呈非暴力形式的"人民权力"运动对促进近60个国家的民主变革发挥了作用,促使很多国家推行实质性的改革。在其他一些国家,虽然非暴力反抗运动最终遭到镇压,但对专制统治者造成了强有力的冲击。

这些非暴力活动是有组织的、广受人民支持的反抗活动,出于策略或迫于形势,其领导人和参加者竭力避免武装斗争。

与传统的政治运动不同,非暴力运动一般运用竞选和游说等主流政治博弈途径之外的策略,例如罢工、抵制、大游行、争取言论空间、拒绝缴税、销毁代表政府当局的象征(如官方颁发的身份证等)、拒绝服从官方命令(如宵禁令)、以及建立提升运动政治合法性的团体和社会组织等。

非暴力抗争方式为什么奏效

很多年来,有一种假设认为,独裁政权只有通过人民的武装斗争或外国军队的干预才会被推翻。但是,人们逐步认识到,事实上非暴力行动可能比暴力行动更加强有力。最近的一份学术研究对上个世纪323起争取自治和摆脱独裁统治的重要抗争行动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主要的非暴力运动的成功率达53%,而同期内主要以暴力进行反抗的运动成功率只有26%。(请参见Maria J. Stephan和Eric Chenoweth所著:“Why Civil Resistance Works: The Logic of Nonviolent Conflict.”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 33, no. 1, Summer 2008.)


抗争运动放弃武装斗争而走非暴力道路有多种原因。其一是人们日益认识到反叛战争的代价不断增加。近年来,科学技术为现政权镇压武装叛乱提供了越来越大的优势,使之能够较有效地击溃反叛武装,或至少使之失去对抗的力量。即便在武装革命运动取得胜利的时候,也造成大部份人口流离失所,农场和村庄被摧毁,城市和国家的基础设施受到严重破坏,经济崩溃,环境大范围地遭到严重破坏。最终结果是,人们日益认识到,武装暴动的益处与付出的代价相比也许太不值得。

另一个主张非暴力的原因是,通过武装斗争推翻独裁统治后,新政权往往不能建立保障社会及经济发展和促进人权的多元、民主和独立的政治体制。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包括:反动势力、自然灾害、外国干涉、贸易制裁、以及取胜的人民运动所无法控制的其他原因。

另外,把武装斗争当作夺取权力的手段往往激化问题,同时带来其自身的麻烦。其一,武装斗争往往陶冶秘密精英先驱者的情怀,轻视民主和多元化,不够宽容。情况往往是,本来可以在非军事化的机制中和平解决的分歧没有得到解决,从而导致派系间的流血斗争。一些国家通过武装革命运动推翻殖民者或地方独裁者后不久即发生军事政变或者内战,另一些国家则变得过份依赖外国提供其维持政权所需的武器。

另外,人们还日益认识到,武装反抗运动往往让那些没有明确立场的人感到担忧,致使他们转向政府寻求安全。在面临暴力反叛活动时,一个政府能够毫不费力地为其实行压迫找到借口,但是对非暴力反抗运动使用武力则通常使政府的反对派得到更多同情。有人指出,这一现象与合气道武术相似,即反对派利用政府的压制措施扩大影响,以达到运动的目的。

此外,非暴力反抗运动能够获得大多数人的支持,因此其参与者远远不限于游击队招募的那些身强力壮的男青年。非暴力反抗运动还鼓励建立替代机构,这样做可进一步突破压制,并构成新的独立和民主秩序的基础。

武装反抗运动由于导致压制手段合法化而经常产生适得其反的结果。许多专制政权对反对派诉诸暴力感到高兴,甚至使用密探煽动暴力,因为这样可以为其镇压行动提供借口。相反,对非暴力异议人士进行暴力压制往往促成非暴力斗争局面改观。政府对和平示威群众的袭击可能促使偶发性抗议活动转变为大规模反抗运动。

分化现政权的支持者非暴力反抗运动还往往在支持政府的力量中造成分歧。在如何有效对付反抗运动的问题上经常出现分歧,因为政府一般都知道如何镇压武装暴动,却很少能够妥善应对非暴力运动。对和平运动进行暴力镇压往往会改变普通百姓和精英人士对现政权之合法性的看法,这正是当权者对非暴力运动较少进行镇压的原因。此外,在现政权的一部分支持者看来,与进行武装斗争的反抗运动相比,政府与非暴力反抗运动达成妥协的后果不那么令人担忧。 
至于那些并非积极支持现政权的警察和军人,非暴力运动还增加了他们开小差和拒绝参与镇压的可能性,而武装反叛则会加强政府暴力工具的作用,使之视自身为公民社会的保护者。非暴力运动的道义力量对影响公众、政治精英和军队等关键性群体的看法至关重要,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不加质疑地支持以武力镇压暴力反叛。

非暴力反抗运动对现政权的支持者的分化功效不仅体现于削弱军队的镇压意愿,而且体现于促使整个国家乃至外国有关方面的态度发生转化,南非的反种族隔离斗争即为一例。和平示威的民众——包括白人、神职人员和其他"良好公民"——的电视镜头在世界各地播放,给予反种族隔离运动以合法性,并以武装斗争无法实现的方式动摇了南非种族主义政权的统治。随着非暴力反抗运动在南非升级,以经济制裁和其他国际社会团结一致的做法为形式的外部压力增加了维持种族隔离制度的代价。


由于全球相互依存程度的加深,对某一冲突的宣传在外地可能与在本地同样重要。例如,印度的甘地曾努力争取曼彻斯特和伦敦的英国公民的支持,美国南方的民权运动组织者把信息传送至全美各地,特别是针对肯尼迪总统领导下的政府。

苏东集团内的抗争活动通过电视广播将消息从一个国家传播到另一个国家,赋予地方示威活动以合法性,使之看起来不再是由谋求变革的异议人士组织的孤立事件。全球新闻媒体在1986年反抗马科斯的人民权力运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促使美国政府减少了对这位菲律宾独裁者的支持。在1980年代末期的首次“抗暴行动”(intifada)期间,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非暴力抗议示威的镇压引起了国际社会对巴勒斯坦人反外国军事占领活动空前的同情。如巴勒斯坦籍美国学者拉希德•哈利迪(Rashid Khalidi)所指出,巴勒斯坦人"终于成功地将他们受害的现实呈现在世界舆论界面前"。 
作为非暴力反抗运动的一项着眼于未来的工作,建立非传统的组织结构为旨在实现根本性社会变革的努力提供了可行的道德依据。公民社会中的平行组织结构可能不断削弱现政权的控制力,如1989年事件前整个东欧的情形。

在菲律宾,费迪南•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在1986年丧失权力不是因为他的军队溃败和马拉卡南宫(Malacanang Palace)失陷,而是因为他的权威失去了足够的支持,马拉卡南宫因此成为唯一一个他能够有效控制的地盘。就在马科斯在就职典礼上宣誓连任时,反对派候选人、遭到暗杀的马科斯批评人士的遗孀科拉松•阿基诺(Corazon Aquino)象征性地宣誓就任人民总统。由于大多数菲律宾人认为马科斯在选举中有欺诈行为,因此绝大多数人表
示效忠阿基诺总统,而非马科斯总统。这种对一个权威及其合法性的效忠向另一个权威的转移是非暴力抗争获得胜利的一个关键因素。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