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中国信息 >> 文章内容

华为剔除第一大美国供应商 新亚洲供应链初露端倪

[日期:2019-07-21]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1809次[字体: ]

 

华为剔除第一大美国供应商 新亚洲供应链初露端倪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就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专题)(Donald Trump)于二十国集团(G20)日本(专题)大阪峰会上宣称将放松对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华为(专题)的制裁,允许美国公司继续向华为供货,却至今仍未公布具体举措之际,华为第一大美国供应商伟创力(Flextronics,FLEX)成为中美贸易战、美国制裁华为的又一个牺牲品。据中国多家媒体报道证实,华为已经将伟创力“彻底从供应链体系中剔除”。

  不作不死

  伟创力公司是美国最大的电子专业代工(EMS)厂商,也是代工领域唯一能够进入世界前十的美资企业,1969年创办于美国硅谷,1987年进入中国。

  据公司官网介绍,至今在中国已经拥有1,000多万平方英尺的生产面积,“包括工业/产业园区,生产基地、研发和创新中心、办公室及区域支持中心等,遍布18个区域。

而据总部设在香港(专题)的行业分析公司Counterpoint发布的《2018年全球智能硬件代工制造(ODM/IDH/EMS)行业白皮书》披露,伟创力2018年在全球传统智能硬件代工市场占据4%的市场份额位居全球第八。伟创力的代工业务主要集中在手机领域,在智能手机EMS领域伟创力与富士康、和硕一同跻身世界前三,中国手机品牌小米和华为是伟创力最大客户,其最大生产基地则位于印度(专题)。

  2019年5月美国制裁华为后,作为美国公司的伟创力第一时间通知其全球代工厂马上停止生产华为所有的设备,已生产的产品不准发货,随后就有媒体爆出华为公司组织数十辆大货车前往位于中国珠海的伟创力代工厂运回物料。

  伟创力作为一家美国公司,遵循美国政府的制裁令停止为华为代工是很正常的事,华为公司在被制裁后第一时间也对美国供应商表示了谅解,并积极与美国供应商沟通。吊诡的是,伟创力虽被认为是一家美国公司,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其注册地却是新加坡。

  此前,同样注册于新加坡的美国公司博通,在收购美国芯片设计公司高通时,就被美国政府以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也就说,在美国政府眼里博通属于“外国公司”,伟创力恐怕也不会被美国政府例外。作为一家在美国之外注册的公司,在合作伙伴被美国制裁后,正常的操作也是首先评估自身是否在禁令范围内,并与各方积极沟通,然后再做出决定,而不是一股脑儿停产了之。就算是在美国注册的公司,如谷歌、微软等其在华为制裁事件中的表现可圈可点,而不是像伟创力一样“粗糙”。

  当然,如果伟创力仅仅是停止代工,华为只会与伟创力好合好散,然而伟创力接下来的作为就有些“作”了。据中国媒体披露,伟创力在停止为华为代工后,却拒绝归还所有权属于华为的设备和物料。

  “据业内人士称,EMS模式下物权是属于华为的,如果停止合作,华为理应拉回原本属于自己的投入设备和物料,合理合规,是再正常不过的商业行为。” 2019年5月29日,珠海斗门区政府官方微信“今日斗门”曾发文宣布,“伟创力珠海工业园华为手机生产业务已全面恢复”。但伟创力所谓的恢复生产只是做做样子,其间几经反复,还狮子大张口要求华为承诺各种保障条件,最终仍是全面停止生产。“在无法保障生产和业务持续之后”,华为将伟创力彻底从供应链体系中剔除。

  不可靠实体清单

  作为伟创力手机代工业务最重要的两大客户之一,失去华为订单无疑将使伟创力的手机代工业务伤筋动骨。据美国彭博新闻社报道,2018年伟创力跻身华为全球十大供应商之列,仅次于富士康、比亚迪、台积电、欧菲光、富智康位居第六,当年从华为获得的营收约为25亿美元,超越高通、博通、美光、英特尔、康宁等众多美国公司成为从华为获得收入最多的美国厂商,占伟创力2018年总营收的约10%。

  从华为2018年全球十大供应商名录来看,高居前两位的富士康、比亚迪都是华为的代工厂。从营收规模来看,伟创力从华为获得的营收约只有富士康的1/4、比亚迪的1/2,将伟创力剔除出供应链对于华为而言影响并不大,不仅富士康、比亚迪可以顶上,中国本土代工厂华勤、闻泰、龙旗、天珑等也可以顶上。

  2018年全球排名前十的传统智能硬件代工厂,除伟创力外中国大陆4家、台湾(专题)5家合占全球73%的市场份额。在智能手机ODM(即手机从设计到生产完全由代工厂完成)领域,中国企业更是包揽世界前三,占据全球50%的市场份额。世界手机市场除三星等少数品牌外,其中低端产品大多都是ODM的产物,最近就连三星也加入了ODM行列向中国ODM厂商下单了。

  此前,2018年1月,伟创力曾宣布携手华为在中国长沙投资50亿人民币(专题)(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打造智能制造基地,一期工厂已于2018年7月投产,二期也于2019年4月交付。美国制裁华为后,长沙一期工厂停产,二期工厂投产无期,数十亿投资打了水漂。

  据中国媒体财新网最新爆料称,中国代工企业比亚迪已经接手伟创力长沙一期工厂,中国手机玻璃制造公司蓝思科技已经向当地政府表达了接手伟创力长沙二期工厂的意愿。由此可以见出如伟创力这样的代工厂对于现在的中国而言无足轻重,其在华为公司的市场份额很快就会被瓜分殆尽。

  当然,10%的营收对于伟创力而言固然重要,但并不会动摇其根本。但是,伟创力在停产华为事件中的作为,严重损害了企业的信誉,尤其是中国企业对伟创力的信任,而中国手机品牌在世界手机市场的份额日渐提升。更致命的是,作为反制美国贸易战的手段,中国政府即将推出“不可靠实体”清单,这是悬在伟创力头顶的一把利刃。一旦落下,伟创力不死也得脱层皮。

  华为的“新亚洲供应链”

  自2018年底孟晚舟事件以来,华为公司就在为将来可能出现的美国制裁做准备。而据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采访时披露,早在2003年华为试图将自身以100亿美元出售给美国摩托罗拉公司失败后,任正非就预见到华为十年后将和“美国在山头上遭遇”,因而才有了华为的“备胎计划”,从那时起华为就在为这一天准备。

  华为准备的结果与努力的方向,台湾互联网科技媒体DIGITIMES将其称之为“新亚洲供应链”。 在芯片领域,华为自身通过多年投入,打造了中国第一、世界前十的无晶圆厂半导体芯片设计公司华为海思,从手机处理器、基带、音频、蓝牙到安防、智能电视等领域华为海思都位居世界前列。

  在芯片制造领域,华为积极向台湾企业下单,如台积电、日月光、京元电子、稳懋等都获益匪浅,其中京元电子仅基站芯片用高阶测试机台就计划扩充170台。

  此外,据欧美媒体披露,华为还要求台积电在中国大陆投产先进制程芯片工厂。此前,2018年底台积电在中国南京的工厂投产,采用了14纳米工艺,而台积电台湾工厂已经量产7纳米工艺,中国大陆最先进的芯片代工厂中芯国际仍未量产14纳米工艺。2019年上半年,由于华为为应对美国制裁的囤货计划,以及美国苹果公司的订单削减,华为甚至一度超越苹果成为台积电第一大客户。

  在液晶面板领域,自从华为被韩国三星卡过脖子后,就开始分散采购以防止被供应商绑架,同时有意识地扶持中国国内供应商。2018年下半年,华为首次在旗舰手机上使用中国企业京东方生产的液晶屏幕,这是中国旗舰手机首次使用国产液晶屏幕,也算是开了先河。有华为珠玉在前,京东方成为苹果公司的液晶屏幕供应商也就不奇怪了。

  在存储芯片领域,除了美国美光、英特尔,主要玩家基本都是东亚企业,如韩国三星与海力士、日本东芝以及台湾的南亚科技、联电等,中国紫光旗下的长江存储以及合肥长鑫也正在准备量产。华为的特殊之处在于,通常只采购存储颗粒,然后使用自己的主控芯片封装,实际上华为的企业级固态硬盘早已上市多时,其读取性能业界领先。

  至于电池、精密结构件、后盖、中框等配件,基本都是中国大陆或者台湾企业的天下,如前文提到的蓝思科技就是手机玻璃后盖市场的佼佼者。华为最引以为豪的照相方面,日本索尼在全球手机图像传感器CMOS市场占据绝对优势,但韩国三星与中国豪威科技、格科微、思比科等仍有一席之地,当然目前仅在中低端产品使用。在手机摄像头模组领域,中国的欧非科技、舜宇市场份额位居行业前两位。

  当然,从目前来看,华为供应链要完全剔除美国很难。以美国国内金融、互联网等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的挤出效应,至今仍留在美国的实体经济企业无一不是真正的高科技企业,在各行业站在技术巅峰的企业,由高技术创造高利润,并且拥有数十年的技术积累,超越替代并非一夜之间可以完成。以华为P30手机为例,美国企业以百分之十几的零部件份额却占据了接近30%的成本就是明证。

  华为的“新亚洲供应链”尚需时日。不过,据消息人士爆料称,华为手机全球出货量继5月突破1亿台后,到7月中旬已经突破1.3亿台。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