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党员论坛 >> 文章内容

张翎燊:两会上的“低级红”与“高级黑”

[日期:2019-05-17]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张翎燊   阅读:1596次[字体: ]

 

两会上的“低级红”与“高级黑”

“低级红”、“高级黑”原本是网络术语,前者指的是故意以极端的方式吹捧好达到恶心人的目的,后者指的是运用语言技巧对事物明褒暗贬。近年来因在政治领域的广泛使用而逐渐被公众所熟知。2019年2月27日,中共政府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度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到“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份文件针对的是即将到来的中共“两会。

事实上,自习近平上台以来,网络上的“低级红”和“高级黑”忽然在音乐、文字、动画、电子游戏等多种形式的包装下呈井喷似地增长,且目标大多对准习近平。而习近平即便明知“低级红”和“高级黑”针对的是自己也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咽,因为贸然抓人会引起更多人注意,进而造成“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效果。按照习的想法,在两会前夕的中央文件中提及“低级红”和“高级黑”可以震慑反习势力,好安安心心地开完今年的“两会”。

却不想,今年的两会却成了令人啼笑皆非的“段子大会”。

一、“低级红”打响反习第一炮

2019年3月3日,“全国政协会议”刚刚开幕,中国内地的微信圈上就开始广泛流传一首红歌《习总书记的恩情永不忘》。之所以能广泛流传,是因为这首歌来头不小:歌曲由云南双柏县委书记李长平作词,由并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普德明作曲,并由著名歌唱家李浩仟演唱。纵观近几年的中国乐坛,试问哪首歌能有这样豪华的阵容?

歌曲的旋律参考了《毛主席的恩情永不忘》,以极致谄媚、夸张的语言吹捧习近平时代一系列的政治谎言(五位一体、四个意识、中国梦等),表面上是在歌颂习近平,却总是给人恶心反胃的感觉。没过几天,这首倒人胃口的歌曲就被以“可能存在涉嫌不当使用国家机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名义或形象的表述内容”的理由强行删除,只留给全国人民无尽的笑料。

删了又有什么用呢?以前的《习大大爱着彭麻麻》、《东方又红》、《包子铺》等所谓“颂习红歌”不还在网上吗?删得完吗?

二、人大代表集体“高级黑”

中共“两会”是当前中国最重要的政治活动之一,所以每年“两会”期间都会有大批的国际媒体前来中国采访。这不,今年美国之音的记者就早早地在人民大会堂外扛起摄像机等着“人大代表”进场。

首先接受采访的“人大代表”姜卫东在被问及“有没有考虑过习主席接班人的问题”时回答“这个全国人民都在考虑。”结合中共宪法“国家主席不受任期限制”的规定不难看出姜卫东在暗示“全国人民都想让习近平下台”。

然后是“人大代表”温暖,他在回答记者有关“学习强国”APP的时候说“每天我利用上班的时间来收听收看”,间接指出“学习强国”APP已经干扰到他正常的工作生活。

“人大代表”张嘉极更是胆子大,记者问他:“您觉得联合国公民政治权利公约对于中国公民是不是重要的?”他回答:“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概念,不好意思。”在中国,就连人大代表都不知晓联合国规定的公民基本政治权利,可见中国人根本没有政治权利。

单是美国之音一家媒体就遇上了好几个“高级黑”,那么CNN呢?BBC呢?中国本土的各大电视台呢?不难想象,要对习近平进行“高级黑”的“人大代表”有多少。

三、当“低级统”遇上“高级黑”

要说2019年中共“两会”最恶心人的,莫过于“全国政协委员”凌友诗的一番演讲了。为了反习,这次习近平的政敌也算是做足了功课,不远千里请来一个在香港生活的台湾女人,许以经济利益和“全国政协委员”的高位,要她在今年的政协会议上做“期待两岸统一”的报告。

于是乎,在2019年的所谓“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上演了中国政治史上最令人作呕的一幕:全国十几亿人的电视荧幕前,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涂上厚厚的脂粉,穿上颜色娇嫩的服装,先是顶着一张夸张的笑脸自称“台湾女孩”,后又吊着嗓子,以高八度的、文革式的声调肉麻地吹捧中共虚伪的“一国两制”和两岸政策,短短十分钟内竟然获得了十三次掌声,让人恍惚间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专制的朝鲜。

在我看来,朝鲜固然是集共产邪教以恶之大成者,是世界上最专制的国家,但即便是朝鲜也从未将一个老太婆打扮成小姑娘,吊着嗓子在政治会议上作什么报告。相比之下,论起恶心,凌友诗在政协会议上的言行举止明显更胜一筹。

过于浮夸、造作的举动非但没能起到统战的效果,反而让全球华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对这个扭曲人性的共产帝国敬而远之。这不就是《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度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中提及的“高级黑”吗?果不其然,现在这段演讲在网上骂声一片,几百条评论中竟然找不到一条干净的。

俗话说:“无利不起早。” 凌友诗女士之所以甘于被反习势力利用,在全世界面前不顾廉耻地出演“东施效颦”的丑剧,背后肯定有巨大的利益。她不是凯子,相反,她是一个聪明的投机者,从头到尾算计得很清楚:眼下所谓“全国政协委员”的高位不说,还有正商勾结带来的巨大的经济利益。更重要的是,如果有一天中共夺取台湾,她就成了中共眼中的“民族英雄”;反之如果将来台湾成功独立,她也可以跑回高雄老家说自己当初在政协会议上演讲是为了丑化、抹黑中共,摇身一变成了“反共义士”。如此两头押宝,稳赚不赔的本事,当真不是人人都能学来的!


习近平本想借《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度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敲打反习势力,却不想被反将一军,在“两会”期间不间断地上被政敌“低级红”、“高级黑”。习的政敌就是要通过这次“两会”明明白白地告诉习近平:小样儿,我就是要搞臭你,你能拿我怎么办?

其实办法也不是没有。“低级红”、“高级黑”之所以近几年在网络上蔚然成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习当局非法钳制言论自由,不给老百姓说话的权利。既然正常的言论通道被堵死了,有些话又必须要说,这些话就只能通过“暗”的方式传达,于是,“低级红”、“高级黑”成了许多人不公开的共识。但“低级红”、“高级黑”都是要费一番脑子的,如果什么话都能直接说,谁又想费尽心思搞什么“低级红”、“高级黑”?只要习近平当局敢开放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低级红”、“高级黑”即使还有,也会淹没于全国人民的各种直截了当的言论中。

可是习近平敢吗?

他不敢,不光是他不敢,换了党内其他人也不敢,因为一旦解除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限制,共产党以前无数的卖国求荣、残害同胞的罪行就会被揭露,接着就是被人民清算。即使是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习近平宁愿让位给自己的政敌,也不愿与人民分享政权,因为在他眼中,中国人除了太子党都是屁民、奴隶,甚至是可以随意宰杀的牲畜,不配有自由,更不配有什么政治权利。这是习近平的本性,也是共产党的本性。

        张翎燊
05/17/2019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