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党员论坛 >> 文章内容

武宜三:中国银行贪汚、盗窃和诈骗大观——写在招商银行上市之际

[日期:2019-04-12]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6208次[字体: ]

 

我在《从招商银行限制提款看中共金融崩溃的即将来临》(首发《大纪元》)中说:“我不是经济学家,但凭我的一点生活常识,却产生了一个有关经济学问题的恐惧和恐慌:香港这个小小水塘,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叫做”南水北调“的大水管狂抽;这个小小水塘用不了多久就要亁涸了;到时我们就成涸辙之鲫,就要相濡以沫或相濡以泪了。”

今天,招商银行也把大水管伸到香港,招股上市大抽其水了;樊百华先生在《张恩照卸职与“银行蛀虫”》中介绍过中国建设银行上市的花絮:“正在积极筹划上市的中国建设银行,被国家审计署查出私设小金库高达一亿多元人民币,违规经营严重,涉案金额更可能达至二十亿元左右。建行是中国四大商业银行之一,已经在上月申报了2005年在国内整体上市的计划,《经济观察报》报道称,这对建行是一件蒙羞的事。”一边忙抽水,一边疯狂漏水;这就是今天中国银行业的现状。

招商银行怎么样呢?招商银行名为民营,但仍为党权所控制。在震惊海内外的中航油事件中,招商银行涉及的金额为1,900万美元;业内人士表示“贷款分类的等级肯定要降低,也要增加拨备”。(《第一财经日报》)

已经破产的中国银行业

中国银行大案,几乎全是银行官员监守自盗和集体作案。其中包括中银香港总裁刘金宝、中国银行副行长赵安歌,以及上述建设银行董事长张恩照和其前任王雪冰,还有朱赤、丁燕生、胡楚寿、于大路等大员,可谓数不胜数。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2006年2月6日公布,所稽查的一千二百多家金融公司中,仅2005年被滥用的银行资金即高达九百五十二亿美元,比2004年增加了31%;涉及三百二十五名经理级管理人员在内的六千八百二十六名职员。

专家表示,从2000年以来,中国银行业的坏帐率每年以一千五百亿美元的速度增长,到2004年共有约八千亿美元左右的坏帐,而中国官方的数据只有一半。据此推算,2005年中国银行业被贪污滥用的资金可能达到二千亿美金。

四大银行1998年坏账50%,2000年为31%,2003年为25%,绝对值是三万亿人民币;1998年以来国家已四次对国有银行注资,总计达一千五百亿美元;2004年初向中国银行及中国商业银行就注资四百五十亿美元。“标准普尔公司”在2004年估计,中国要将坏账数量削减到全部贷款5%的国际水平,还要耗资五千亿美元。这个数字正好相当于中国当年国民生产总值的近一半。据统计,到2005年央行难以收回再贷款已高达一万八千亿元。

2005年四月国务院拨出一百五十亿美元给中国工商银行抵销不良贷款和提高资本金,以便上市圈钱。工商银行到二OO二年底的不良贷款就达人民币七千九百二十亿元。用西方的标准计算,中国银行体系早已经破产。

央行表示,在房地产开发性资金中,近55%来自银行信贷,这又是一颗定时炸弹。全国地方政府债务至少在一万亿元以上,占GDP的10%,这是威胁经济金融的再一颗定时炸弹。

据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04年底,不包括债转股,中国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共处置了六千七百五十点六亿元不良资产,总共回收现金一千三百七十亿元,占处置不良资产的20.29%.去年11月28日有海外媒体报道,花旗集团以五亿四千六百六十万人民币贱买了中国三百六十四亿不良贷款资产,收购价格仅为这些资产面值的1.5%.(《中国事务》)

因为无法抑止贪汚,注入之的资金很快又蒸发殆尽。从1999年到2000年,中共已从四大银行剥离了一万四千亿元的不良资产之后,几年来又累积了一万八千亿元新坏账。(武宜三:《妈,大哥回来了》)

窃贼如蚁,坐搬山空

中国银行到处是漏洞,贪汚、盗窃和诈骗层出不穷,上世纪九十年代,中行广东开平分行四点八五亿美元轻易地被余振东、许超凡、许国俊等先后三任行长搬到美加去了。

2001年中国银行纽约分行被诈骗,周强、刘平夫妇伙同中行杨仲琦作案,使中行纽约分行在1992年到2000年的八年内损失了三千四百万美元。(2005年12月29日RFA)

2001年5月9日晚,中国银行温州市分行城南支行体育中心分理处被四名假冒押款员运走人民币六十三点四万元,各种外币折合人民币三十三点九万元,共计九十七点三万元。(东方网)

中国银行北京分行发现北京华运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非法套取贷款六点四亿余元,并将按揭得到的资金移至外地,发现于2002年9月的事情,到2005年4月才被披露。(2005年04月07日《中华工商时报网路版》)

2004年建设银行山西太原分行等五家银行计七十三起案件、涉案金额超过十亿元人民币。嫌犯包括银行行长和副行长、分行负责人、贷款部门主管以及一般工作人员。(中新社太原六月一日电)

2005年中行黑龙江河松街支行诈骗案涉金额超过10亿。(2005年02月05日《人民网》)

海南省彩票管理中心主任李家福在省工行开出不可撤销的信用证18单,骗款计5300多万美元,造成3.4亿多人民币无法收回。(2006年07月29日《海南日报》)

中国交通银行沈阳分行客户资金被诈骗,金额约2亿元人民币。(新华社上海2006年6月10日电)

中国合肥飞歌公司郑维奇骗取银行10亿元人民币,据举报材料称,飞歌分别欠合肥建设银行7000万元、农业银行2500万元、商业银行3000万元、工商银行3500万元、交通银行5000万元、江苏盐城银行11000万元、山东济宁银行2600万元、德商银行上海分行1250万美元。(《明报新闻网》2006年6月15日)

中国银行大连分行营业部员工翟昌平涉嫌挪用六百万美元银行资金用于赌球和挥霍。中国农业银行内蒙古包头分行与当地的几家金融机构挪用银行资金,骗取高额利息,涉案金额高达一亿二千万元。(林克:《中国国有银行还有救吗?》2005年10月12日《商业周刊》)

民生银行济南经十路支行业务部经理孙鹏,以高息为诱饵,骗取客户的大笔存款,数额高达亿元。(《法制日报》)上述仅萦萦大者。

朱鎔基失声痛哭:为中国银行送葬

今年五月二十八日,朱鎔基在上海衡山宾馆和上海各民主党派和专业人士谈中纪委、中央金融工委、监察部对金融系统调查报告的部分情况时说:近七、八年来,金融状况一直处于崩溃的危机,是给内部官僚侵吞掉,给内部官僚与外界勾结诈骗掉了。我连身边几名金融大将都管束不了,还有曾一起在上海工作过的同事,也都逃避过了我的判断、识别视线。说到这里,朱熔基失声痛哭:怎么向国家、向人民、向老一辈同志的嘱咐交待啊!

英雄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朱熔基披露:金融系统不良资产中有三分之一是被人为有意识犯罪侵吞、诈骗、造假、收贿、外流了,上海市是重灾区。有的领导干部负有渎职过失,有的领导干部涉及经济犯罪活动。原在上海、北京和香港担任金融界的“行长”、“总裁”、“董事长”,党组书记、工委书记的朱小华、王雪冰、段晓兴、刘金宝,相继败露落入法网;这些都是1993年朱鎔基当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时,提拔的十七个人中佼佼者。其中仅朱小华、王雪冰经手的坏账、不良资产,就达四百三十多笔,金额高达一千一百七十多亿元。(《经济学报》2006年8月24日)腐败的党、腐败的制度,叫被称作“经济沙皇”的朱鎔基也无所施其技,能不叫老朱英雄气短,泪倾如雨,绝望到了顶点。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