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全球动态 >> 文章内容

在当今美国,“社会主义”为什么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欢迎?

[日期:2019-03-20]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6813次[字体: ]

 

28岁的科特丝(Alexandria Ocasio-Cortez (简称AOC))当选国会议员并“爆红”,桑德斯(Bernard Sanders)再度出山要竞选2020的美国总统,在很大程度上表明北欧的社会主义在美国社会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欢迎。一些媒体发布的民调中竟然显示,57%的民主党选民认为北欧国家实行的社会主义(不是中国和苏联的社会主义,不是马克思共产主义过度阶段的社会主义)比美国现行的资本主义好,其中将近80%是年轻人。

由于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等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帜进行独裁统治的实践,让“社会主义”成为“邪恶”,“专制”和“经济崩溃”的代名词而臭名昭著,在要搞臭科特丝和桑德斯的宣传中,都给这两人带上了“白左”,“社会主义者”的帽子。川普在国情演说中也明确提出“在美国,我们对要在我们国家实行社会主义的主张充满警惕”。进而,“社会主义”将使美国步委内瑞拉破产的后尘的恐吓也充斥一些媒体。

事实上,科特丝和桑德斯提出的主要的“社会主义”主张,在美国并不是什么“新主张”。比如,他们提出的对收入1000万以上的家庭的个税提高到70%,远低于1950-1980年代美国实行的税率。平均计算,美国家庭收入超过40万美元在1950年代的税率是84%1960年代是91%1970年代是71%1980年代是70%。美国历史上收入40万以上家庭个税率最高的是91.4%,当时的总统是共和党的五星上将艾森豪威尔(1953 – 1961)。再如,“绿色新政”也基本上是抄袭罗斯福新政,只是添加了个环境保护的元素。

自从里根当政以来,尤其是金本位制的废除和随后大规模展开的“全球化”,资本主义重新改变了社会分配的格局。

历史上,资本主义公司的兴旺总是同公司员工和公司所在地的繁荣相伴随,早年福特公司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福特要让公司职工都能买汽车的工资,而伊士曼柯达公司相机的发明和扩展,带来了公司总部纽约罗彻斯特的繁荣。但全球化下的“外包”让资本主义公司的兴旺不再受限于本地的劳动力市场,而全球“自由贸易”也千倍,万倍地扩展了商品市场。当年可达相机用了将近10年才实现了20万的销售量,而苹果手机发明后,一个季度全球销售量就达到1000万部。资本主义公司的兴旺不再有“滴漏效应”,可以同公司所在国的人民与社区完全脱节。

2013年,法国的年轻经济学教授托马斯。皮凯蒂写了本红极一时的专著《21世纪资本论》,提出“资本资产回报高于工资收入导致了社会财富的占有不公平”。虽然他找到了问题,但却未能找出造成问题的根源。

自从金本位制废除之后,诸多世界主要经济体进入了“信用经济”,即凭空创造“信用”(发行货币)来刺激经济,在吃穿基本需求基本饱和的经济中,创造的信用最终进入了金融市场,这造成了两个后果:

资产市场(主要是股市和房地产市场)的急剧升值(资产市场通货膨胀) -  美国股市市值从1980年的1.1万亿美元暴涨到20192月底的28万亿美元,翻了26倍多;

金融资本的升值远高于GDP的增长。1975年以前的100多年中,美国股市市值的增长率完全和GDP的增长率同步(年均增长率3%左右),但1980年之后,股市市值年均增长率大约是GDP增长率(2.3%)的3倍多,结果同期股市的市值和GDP的比值,从38%暴涨到140%

卖产品得到的钱,卖股票得到的钱都是美元,都是对产品和服务的索要权。当金融市场创造的财富远远超过实际经济时,加上金融的排他性(排斥所有无钱的人),金融造富的再分配功能就成为最强有力的劫贫济富的手段。用白话说,当代日益扩大的贫富不公平是政府/中央银行凭空创造信用,与金融资本合谋造成的。这是对普世价值和社会公平的背叛,是对社会大众的掠夺。这样的资本主义还可以继续下去吗?

全球化和金融造富主宰世界几十年,造成了日益扩大的社会贫富差距和社会财富的高度集中。2018年美国家庭财富在10亿美元以上的有近2800,其中145人财富超过100亿美元,亚马孙创始人贝佐斯和微软创始人盖茨得益于股市献媚,创造了个人财富占有的世界历史记录:超过1000亿美元 – 2018年贝佐斯从股市增收207亿美元,盖茨增收95亿美元。现在美国财富不公平已经接近,超过1920年代经济大崩溃前夕的水平,成为美国社会和经济进步的最大威胁。

而随着社会财富向少数人集中,“财阀”问题再现,少数超级富豪们利用他们的巨额财富,影响,甚至控制媒体,操纵选举,进而操纵政治,结算世界。这是对民主政治的公然挑战。苏格拉底曾言“凡是根据财产价值而指派官吏的政治,是富豪政治”。富兰克林·罗斯福说:“依靠遗嘱、继承或馈赠从上一代人手中获得巨大财富,是和美利坚民族的理念和感情不相符的”。

在这样的现实下,把家庭收入1000万以上的税率从34%增加到70%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认为应恢复到艾森豪威尔时的水平,90%);实行全民医保(所有北欧,西欧国家都有全民医保);保护环境不覆蹈中国的后尘,应该是合情合理的诉求,如果这就是“社会主义”,难道人们不应该欢迎吗?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