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中国信息 >> 文章内容

2019中共死守防垮台 奈何人心不再

[日期:2019-01-25]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2896次[字体: ]

2019中共死守防垮台 奈何人心不再

 

 

进入2019年,在内外交困下,中共近期急喊防“颜色革命”,防“风险”。

进入2019年,在内外交困下,中共近期急喊防“颜色革命”,防“风险”。分析认为,中共丧失民心,近来的知识分子公开发声反抗只是第一波,中共垮台前的乱局将接连而至。

中共省部级研讨班 高层频提“风险

 

今年研讨班的专题是“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习所讲的风险范畴包括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党建等七大领域。

习近平讲话的主旨紧紧围绕“风险”和“忧患意识”,在新华社报导习讲话的3000多字新闻稿中,20多处提到“风险”二字。香港《明报》的评论称,在习近平眼中,2019年的日子确实不好过。

政法委强调“政权安全” 公安严防“颜色革命

1月18日,中共中央印发《中共政法工作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条例》指,政法委职能首要是统筹事关维护国家安全、特别是以政权安全、制度安全为核心的政治安全重要事项,第二是要统筹维稳事项。

1月17日,中共召开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公安部长赵克志讲话称,今年公安的重大政治任务,重点防范抵御“颜色革命”,“坚持把防范政治风险置于首位”。

 

在这种场合提到防范“颜色革命”,这还是近年来第一次。

1月15日至16日,中共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强调,特别要维护政权安全、制度安全。

分析:2019年中共防垮台

1月11日至13日,中共十九届中纪委三次全会在北京举行。习近平在首日的讲话中对中纪委提出6项任务,“惩治腐败”只排在第4位,对“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要求均排在“惩治腐败”之前。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这显示中共查经济腐败已经让位于查政治规矩。中共已经觉得政权不稳。从对政法系统、中纪委、省部级官员的要求来看,防垮台已经成为中共2019年各部门、各系统的工作重点。

去年12月25日至26日,政治局在北京召开“民主生活会”,在会上,对照是否维护“习核心”地位、贯彻“习思想”等要求,中共政治局委员逐个发言。

 

此举被认为是中共政治局高层必须“人人过关”。

分析:高层借秦岭事件警告官场

近期,陕西的秦岭违建别墅事件轰动一时。

今年1月9日,中共央视播出有关秦岭违建别墅整治始末的新闻专题片。该片披露了陕西官方对习近平先后六次的批示敷衍了事,并直接点名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当时的陕西省委书记是赵正永。

之后,赵正永于1月15日被宣布落马。

西安前市委书记魏民洲,陕西前副省长冯新柱,陕西省委前秘书长钱引安及西安市长上官吉庆、西安市前政协主席程群力等,因涉秦岭别墅案分别被调查或被降级。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此次官方动静搞得这么大,抓赵正永、央视等官媒点名、各路官员出镜讲话,其实是为了警告官场:在中共垮台压力极大情况下,不允许中下层官员不听话、有二心。

中共再度收紧公众发声平台

在中共内外交困的情况下,其对言论的控制也越来越严厉。

自2017年6月开始生效的《网路安全法》,严格限制了网路通讯和社交网路,并限制民众使用可翻墙的虚拟私密网路工具VPN,让中共的网路审查和监督达到前所未有的严密。

今年1月9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与《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新规要求视频平台实行节目内容先审后播制度,连节目标题、简介,甚至弹幕、评论等即时互动性强的内容,也须先审后播。

北大教授郑也夫呼吁中共退出历史舞台

与中共如临大敌相对应的,是大陆知识分子近期不断公开发声炮轰中共。

 

今年1月,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呼吁中共退出历史舞台。

郑也夫这篇《政改难产之因》的文章表示,政改从未迈出一步,是因为执政党魁意识到,政改的每一项都是在削弱其政党,并直指当今的领导人应引领其党淡出历史舞台,结束专制符合广大人民的利益。

文章说,但当前有一项符合中国人民共同利益的事情,就是共产党“和平地”,即以避免暴力的、最少社会动荡的方式,淡出历史舞台。

作者直言,在中共执政的70年历史中,这个党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演化到今天,其权力的结构和生态决定了它已不能为中国社会输送优秀的各级领导者,它几乎完全丧失了自我纠错的机制。

郑也夫的文章引发舆论浪潮。

 

有大陆红二代兼历史学者表示, “郑先生的言论只是回归一个常识,说出大家想说但是不敢说的,就是谁干得好就干下去,干不好就淡出。郑先生比较客气,用了‘体面淡出’而不是退出,就是有个阶段,逐步地、体面地退出,而不是一步退下,留了很大的面子”。

历史关头 网传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感言

去年12月,在“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中共非但没有推出新的改革举措,反而公开声称“不能改的坚决不改”。这让那些原先仍对中共抱有一丝希望的学者,彻底绝望。

去年12月29日,大陆社交网络流传“中国百位公共知识分子发表‘改革开放’40年感言”文章,该文虽然很快就遭到中共当局的封杀,但在坊间流传。

这百余名公共知识分子的感言,虽然每个人仅仅一句话或数句话,但几乎每句话都击中中共的要害。

北京独立时评人蔡慎坤说:“改革不仅限于人人有饭吃,还要人人敢说话,不因说话而恐惧!改革还要让全民分享经济繁荣的成果,而不仅限于少数人掠夺敛财。

北京独立学者洪振快说:“ 还权于民才是真改革。”

山东律师伍雷说:“冤案,个别平反,却又批量生产。司法改革成效不彰,本该伸张正义,奈何常造冤屈!我们关注冤案平反,更关注防范冤案发生的机制建设。”

山东媒体人陈宝成说:“若言论、思想不自由,则改革开放毫无意义。”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说:“结束反市场化、反法治化的所谓 ‘改革’,建立真正的市场经济国家、真正的法治国家,为此,必须开展新一轮解放思想运动,开启‘新改革开放’。”

北师大教授张曙光说:“只有政治体制的改革才是真改革,只有思想文化的开放才是真开放。”

 

北大宪法学教授张千帆说:“中国社会一切问题的病灶,尤其是近年来的人权与法治倒退,根本上都是因为没有真正的选举。不闯选举关,没有真改革。”

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说:“中国的大转型是挡不住的!”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现在只是序曲,知识分子们开始公开发声反抗,接下去还会有官员等对中共公开炮轰。这个政党气数已尽,垮台前的乱局将接连而至,不少人都已看明白了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