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民主传播 >> 文章内容

2018年11月20日 唤醒正义力量——郭文贵爆料

[日期:2018-11-20]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1107次[字体: ]

2018年11月20日 唤醒正义力量——郭文贵爆料

 

郭文贵(1967年2月2日),山东聊城莘县人,是流亡海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人,也是一位艺术品藏家、社会活动家。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郭文贵

生平

出生地与时间[编辑

]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流传着的一张身份证上,上面写郭文贵是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人,出生于1967年2月2日。此外,他还有香港身份以及多个英文名,其中一个香港身份名字是郭浩云,甚至有关公司的简历称郭浩云生于1968年10月5日。又有一说指在其2017年5月11日视频爆料中,他表示2017年48岁(虚岁),生日是2月2日,(1967年)[2]

另一消息来源指出郭文贵是山东省莘县古城镇西曹营村人,郭姓为西曹营村三大姓之一,郭文贵在家中排行第七,郭文贵之父年轻时赴吉林省磐石县红旗岭镇赵家沟谋生[3],1970年代后期携妻儿回到家乡。当时郭文贵已十多岁。约1980年代初,郭文贵进入古城中学读初中。毕业后未考上高中。此后,郭文贵带着古城镇的一姑娘,赴河南省郑州市定居[4]

早年[编辑

]

郭文贵早年生存轨迹辗转于山东老家及其从事情报工作的右派父亲下放的中国东北两边,并在两地都受过教育。郭与未婚妻岳庆芝于1989年双双成为黑龙江林药联营公司驻郑州业务处职员。郭称其于六四事件被捕,出狱后前往国外云游,归国后希望以经商维持生计。90年代上半叶开始踏足房地产产业,至1997年其所实际控制的河南裕达投资有限公司于郑州市中原中路开发完成裕达国贸大厦,此楼保持郑州市内最高楼房记录达15年。2002年,郭文贵北上京城,进军北京房地产市场。

郭文贵声称曾多次被关押。第一次是在1989年,作为死刑犯被戴上手铐脚链,在狱中受虐待八个月[5]

商业生涯[编辑

]

郑州创业[编辑

]

工商资料中的履历表显示,郭文贵1990年任黑龙江林药公司驻郑州业务处工作人员。1992年成为河南大老板家具厂董事长,该厂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核工业部郑州干休所下属的集体企业。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河南大老板家具厂成立于1993年4月17日,是集体所有制企业,注册资本530万元人民币,法人代表为郭文贵。一份履历表显示,1990年6月起,岳庆芝在黑龙江林药公司驻郑州业务处上班,此后随郭文贵创办河南大老板家具厂,1993年10月参与创办郑州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后来变更为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称“裕达置业”)[4]

1993年9月,郭文贵的河南大老板家具厂与香港爱莲有限公司(以下称“香港爱莲”)合资成立裕达置业,初始注册资本1500万元人民币,公司的董事长为香港爱莲代表夏平,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为郭文贵,双方各出资一半。裕达置业“首期开发郑州市东明路以北姚寨村以西的18000平方米的土地”,项目主要是中低档商住楼。但1996年9月,河南大老板公司退出,中国大陆股东变更为郑州伟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称“郑州伟仁”),注册资本升到2.46亿元人民币,香港爱莲与郑州伟仁各出资一半。公司主要开发项目变成为裕达国贸大厦。郑州伟仁于1997年3月24日成立,为“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860万元人民币,两位股东是郭文贵、张慧,其中郭文贵是法定代表人。裕达国贸大厦原来是郑州市政府小区拆迁改造工程,后来建成“中原第一高楼。但郭文贵在2017年视频中爆料,他的亲弟弟被迫害致死,至今未能伸冤。而在25岁时,他自己曾被公安关押18个月。1999年前后,郭文贵一度到美国躲避,这是他第一次逃往海外[2][6][7]。1998年6月,裕达置业获得裕达国贸中心A座《房屋所有权证》。1999年6月,裕达国贸大厦整体投入使用[4]

1998年10月,郭文贵在中国大陆的公司与香港爱莲同时将所持的裕达置业股份转让给香港商人郭浩云(即郭文贵),裕达置业变更为香港独资企业。1999年11月,香港兆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兆泽投资”)收购裕达置业100%股份,郭浩云长期任该公司总经理[4]

北京投资[编辑

]

1998年6月,郭文贵和演员朱时茂合资成立北京文茂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其中郭出资300万元,朱出资200万元。兆泽投资董事王锴(原中共河南省委常委、中共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之子,王有杰2007年因受贿被判死缓)任副总经理。1998年11月,该公司增加房地产开发经营业务,被纳入北京市城市建设综合开发行业管理[2][4]。2001年2月,朱时茂退出,郭文贵也将股份转让给他人。该公司后来更名为北京摩根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摩根投资”),最后更名为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盘古投资”)。2002年1月8日,郭文贵在北京成立了另一家公司北京政泉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称“政泉置业”),最后更名为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称“政泉控股”)。2002年9月,郭文贵控制的摩根投资、政泉置业分别获得北京市朝阳区大屯乡的两个地块,分别建设摩根中心、金泉广场[2]

2003年,因为受奥林匹克公园总体规划方案削减了摩根中心1万多平米建筑面积,以及与建筑承包商北京建工集团发生工程款纠纷,摩根中心工程停工。2004年,中国国土资源部下发关于《停止经营性土地使用权协议出让》的规定。2005年10月,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宣布收回摩根中心等7宗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2006年1月5日,摩根投资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关于解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通知》。2006年5月22日,摩根中心以“朝阳区大屯北顶村项目”之名重新进入土地市场招标,北京首创集团与广西阳光股份有限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以17.61亿元中标,并将摩根中心更名为“辉煌中心”。这次重新招标是北京市主管城建并主抓奥运工程建设的副市长刘志华的一名情妇借北京首创集团旗号巧取豪夺。但据说经与中国国家安全部部长助理马建合作,郭文贵直接向中央举报刘志华“权色交易”[2][6]。2006年6月9日,刘志华遭到中纪委双规”(见刘志华受贿案)。6月16日,北京首创置业董事长刘晓光被中纪委人员以“协助调查”名义带走。不久,北京奥运工程副总指挥金焱被“双规”。2006年9月5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决定将摩根中心地块再次收回,首创置业和阳光股份组成的投标联盟放弃该地块,该地块由摩根投资重新获得,此后该项目更名为盘古大观[2][6]。2005年前后,郭文贵第二次逃往海外,以躲避债务[7]

2005年,郭文贵在金泉广场项目上引入保利集团的子公司保利(北京)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称“北京保利”)。摩根投资于2007年5月10日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北京保利,要求回购其持有的政泉置业80%股权。此案最终和解,2008年5月,北京保利退出金泉广场项目[2]

2011年,与郭文贵反目的朋友曲龙举报称,政泉置业在收购首都机场股份公司持有的民族证券股权的过程中,郭文贵借助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的力量,致使巨额国有资产流失。2011年3月31日,曲龙在北京东四环的颂江南大酒楼窑洼湖店院内被抓,以“涉嫌非法持枪”带至承德市公安局。2011年4月1日,郭文贵办理了民族证券控股权的受让手续。2012年,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一审、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以职务侵占罪判处曲龙有期徒刑15年[2]

天津华泰[编辑

]

2008年,天津环渤海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天津环渤海”)发生内部纷争。2008年6月,天津环渤海董事局主席郑介甫向天津市公安局报案,以涉嫌挪用资金罪将天津环渤海董事兼天津华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天津华泰”)董事长赵云安抓获。郭文贵受赵云安家属委托“捞人”,介入此案,获得了天津环渤海下属的天津华泰的所有权。在此过程中利益受损的河南焦作商人谢建升举报郭文贵[2]。(2015年据郭文贵声明称,郑介甫携巨额非法资金逃往海外多年,曾16次遭到通缉达17年[8]。)

2012年8月,谢建升以合同诈骗向焦作市公安局报案,并获公安部的批示。犯罪嫌疑人赵云安被抓捕归案,郑介甫被监视居住,郭文贵第三次逃往海外。后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从中努力,赵云安被取保候审。2012年7月,焦作市公安局再度接到国家安全部来函,称赵云安为国家特勤人员,责令焦作市公安局撤销此案。此后谢建升多次上访,而且在2014年3月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河南省时向巡视组反映。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向谢建升道歉,2014年6月此案重新启动。赵云安再度被抓获。2014年9月30日,谢建升案的专案组组长、焦作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绍政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谢建升因涉嫌行贿王绍政而遭通缉,逃往加拿大[2]。(2015年据郭文贵声明称,谢建升是谢亚龙的侄子,逃往海外多年,此前在中国国内犯有杀人、聚众赌博、行贿焦作公安等多项罪行[8]。)

方正争斗[编辑

]

2013年5月,郭文贵因为注资民族证券缺少资金,便通过北大方正集团旗下的方正东亚信托融资80亿元人民币。2013年10月,方正东亚信托向上海银行转让了这笔49亿元人民币、为期两年的债权。此后郭文贵与北大方正集团CEO李友决裂。为了争夺方正证券的控制权,2014年下半年,避居海外的郭文贵遥控政泉控股举报北大方正集团,北大方正集团也举报政泉控股。2014年12月19日凌晨,李友逃离北大博雅国际酒店,2015年1月4日被带走调查,其间李友曾致信有关部门举报郭文贵、马建。马建最迟在2015年1月7日被带走调查,2015年1月16日中纪委通报称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被调查。此后,马建的弟弟马龙、前任秘书也被调查。2015年3月12日,出自方正系的原方正证券总裁何其聪当选方正证券董事长[2][6][9][10]

公开反击及论战[编辑

]

2015年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前副部长马建遭到“双规”。1月16日中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确认马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11]。同年3月,北京多家媒体报导称马建是因与商人郭文贵勾结而犯事,其中财新网更撰写了关于《权力猎手郭文贵》的特别报道[12],以“权力猎手”来形容郭文贵,成为了郭文贵走向网络社交媒体宣传释放中国领导人及企业家不法行为及所谓“权钱内幕”的导火索。

2015年3月29日,盘古大观实名认证微博发表声明:“近期以胡舒立领导的财新网等相关媒体大量出现抨击诽谤郭文贵先生及我司的谣言,对郭文贵先生本人及我司名誉造成严重损伤。胡舒立作为资深媒体人以权谋私恶意操纵虚假舆论,有悖于基本职业操守。郭文贵先生特此通过官方平台公开回应,并愿意首次面对媒体与胡舒立女士公开对话,还事实真相与大众[7]。”3月29日,政泉控股官方网站转载了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官网当日发布的郭文贵长篇回信《针对胡舒立无理采访郭文贵家祖坟的回应——强烈要求与胡舒立进行公开媒体对话》,称胡舒立操纵手下媒体进行与事实完全不符的报道,曝光胡舒立与李友有一私生子,声称胡舒立与李友非法自上市公司获取利益、非法利用国有资产谋取私利,并质疑胡舒立的政治背景,郭文贵还公开了个人联络方式,要求与胡舒立公开对话[8]。3月30日,财新传媒法律部发表严正声明,指责郭文贵“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事实,贬损财新传媒职业公信力,侮辱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女士的人格,败坏其名誉,手段及影响均极其恶劣。”声明还表示,财新传媒已向警方报案[13]

财新传媒2015年公布将至香港起诉富商郭文贵及曾采访郭文贵的《香港商报》与香港《苹果日报》等媒体,宣称郭文贵透过媒体传播“虚构事实”,败坏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的人格,使财新传媒公信力受损[14]

纠纷与争议[编辑

]

2017年1月26日和3月8日,郭文贵先后两次接受海外中文媒体明镜集团的电视直播专访,声称为了“保命,保钱,报仇”,高调披露多位中共权贵和相关知名媒体人的特殊身份背景和涉嫌贪腐丑闻,尺度颇大,甚至涉及中共政治局现任和前任常委级别人物及其家属,也披露了他和北大方正集团前任总裁李友之间的商业利益争执[15][16]。同时他还在海外开始通过运用社交媒体推特脸书进行报平安直播,不定期披露内幕信息。

财新传媒在篇名为《权力猎手郭文贵》报道中,宣称揭开政泉老板郭文贵的政商关系,并指控其涉入2015年1月16日落马的中国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及国安系统,被BBC认为是胡舒立团队继《谁的鲁能》之后的重大调查报导。财新传媒2015年公布将至香港起诉郭文贵及曾采访郭文贵的《香港商报》与《苹果日报》等媒体,宣称郭文贵透过媒体传播“虚构事实”,败坏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的人格,使财新传媒公信力受损[17]

2017年4月19日,中国外交部证实,已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对郭文贵向成员国发出“红色通报”的消息[18][19]

2017年4月19日,郭文贵接受美国之音直播采访,继续指称中国高层内斗,并声称为了让其国内被抓的家人和公司员工恢复自由,他曾接受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的命令,去收集和调查海南航空的近年来资金进出情况[20]。当天直播预计进行3小时,但播出到约80分钟时便突然中断,引发中方施压美国之音的猜测[21]。但是美国之音台长阿曼达贝内特[22]在国会调查中拒绝承认是受中方指令,宣称是自主行为。4月2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郭文贵所称内容时,表示“中方不相信已发出红色通缉令的犯罪嫌疑人郭文贵所言”,并在法新社记者追问采访中断问题时回应“VOA自己都没问的问题你那么感兴趣啊[23]?”

针对郭文贵公布的潘石屹是“白手套”,以及宣称潘石屹的妻子张欣与美国前驻华大使骆家辉有染,潘石屹在个人博客公开回应称纯属子虚乌有,反指郭文贵在国内权势通天,“谁都知道郭文贵是国家安全系统的人,可以随便的去窃听,可以随便的去抓人。谁都知道郭文贵背后的‘老领导’势力很大,在中国比天还大,谁敢得罪这样的人呢”。他还呼吁所有被郭文贵点名指责的人站出来公开维权[24]。2017年6月2日,潘石屹在个人社交平台宣布,自己已向美国纽约州最高法院提交诉状,正式起诉郭文贵[25]

2017年6月13日,中国多家企业状告郭文贵,并委托纽约最大华资律师事务所董克文律师事务所代理,后者透露中国住建部副部长黄艳也将赶赴纽约起诉郭文贵。但是郭文贵声称一直没有收到董克文署名的律师信[26]。7月20日,董克文向法院递交的诉状,郭文贵被控两项诽谤和一项故意伤害造成情感困扰的罪名。控告书附带郭文贵5月11日报平安视频的中文实录和英文翻译,诽谤内容包括黄艳和北京市前副市长刘志华的不正当关系、跟大地产商关系密切,随便送房;黄艳控制的财富不低于几千亿等。董克文表示黄艳否认郭文贵的全部指控,要求郭文贵停止诽谤、删除5月11日视频、向黄艳公开道歉,并要求法院下令郭文贵作出1000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但他又表示,黄艳只要求郭文贵象征性地赔偿1美元:“因为我认为这种案子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不应该到美国来。郭文贵说了假话,如果他道歉一下也就算了[27]。”郭文贵的律师扎什·席勒认为,这些诉讼是为了对郭文贵施压,让他停止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声疾呼[28]

2017年6月30日,郭文贵在报平安视频中揭露范冰冰许晴在内的众多女明星和王岐山有染,王岐山还录制了有18张光碟之多的性爱影片,郭文贵也看了一部分[29]。7月3日,郭文贵在推特上发布模糊图片,疑似女子脖颈和锁骨处[30]。7月6日,范冰冰利用私人微博帐号回应郭文贵的指称:“我就站在阳光下等着你,等你从黑暗里走出来与我对峙!我从不缺少面对黑暗的勇气!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亦然!”然而,这条微博只能点赞转发,不能评论[31]。到了7月13日,范冰冰宣布正式委托美国律师在美起诉郭文贵,要求郭文贵和相关平台立即停止发布不实信息,停止恶意转载、扩散传播,并向范冰冰承担一切法律责任[32]。许晴也在7月7日发表声明作澄清,宣布委托律师起诉郭文贵,追究法律责任[33]

郭文贵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中,指控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指他有家人是非上市公司海航集团的股东之一,而且王的家人在美国加州一早拥有价值五百多万美元的豪宅;郭称后者经多个华文媒体查证有其事。及后,郭更指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已对王立案调查。王岐山至今没作出辩解。郭文贵在陆陆续续的爆料多次提到他的大后台老领导,美国之音报道称有网友认为这位老领导是指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34]

郭文贵本人多次表示无意发动改朝换代和革命,重申他追求的“郭七条”,“四反三不反,反对以黑治国,以警治国,以贪反贪,以黑反贪;不反国家,不反民族,不反习主席”。他还说不会与民运和法轮功为伍,不会成立组织,也不参与政治[35]。然而,多位民运人士表示郭文贵只会把境外民运搞得乌烟瘴气,纷纷质疑爆料真实性,决心与郭文贵划清界线[36]

2017年10月2日,Facebook公司的女性发言人宣布撤销郭文贵的一个个专页(不包含其个人脸书页面),暂时限制郭文贵在专页上发布信息。她表示封禁原因是这些页面未取得同意披露他人“个人信息”,违反社区有关规定[37]

2018年4月23日,重庆市公安局召开案情通报会,宣布郭文贵伪造国家公文的案件正式告破,案情指犯罪嫌疑人陈志煜和陈志恒双胞胎兄弟于2017年5月开始协助郭文贵伪造文件,每月薪金4000美元。两人于今年2月18日分别在广东和湖南落网,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38][39]。重庆市公安局公布的陈氏兄弟与郭文贵的录音对话,经与原版录音对比,被证实为剪接拼造而成。

4月19日,郭文贵接受美国之音直播采访,是为了让其国内被抓的家人和公司员工恢复自由,他曾接受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的命令,去收集和调查海南航空近年来资金进出情况[40]。同日,博讯网发布已入狱的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的供词,声称郭文贵为国家安全做出过贡献,并多次向马建行贿。后者利用行政权力,干涉和帮助郭文贵的经济活动,并获得中国大陆和香港房产的回报[41]

5月29日,郭文贵在YouTube上直播,爆料王岐山控制中国数十万亿金融资源,拥有国外多间房产和私生女等个人和家庭隐私[42]

6月9日,中国政府对郭文贵的盘古氏公司“骗贷骗汇案”进行一审公开开庭审理[43]。这起倍受关注的案子于6月16日由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宣判,以骗取贷款罪判处被告单位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罚金人民币2.45亿元;以骗取贷款罪、骗购外汇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公司副总经理吕涛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以骗取贷款罪、骗购外汇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公司财务总监解洪淋执行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以骗取贷款罪判处被告人、公司财务总监杨英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判决书称,上述三人"受郭文贵指使,以虚假的合同、伪造财务报表、伪造印章等欺骗手段骗取银行贷款,数额巨大"。但强调三人"在单位犯罪中,受郭文贵指使实施骗取贷款犯罪行为,应认定为直接责任人员,处于从属地位,系从犯"[44]

6月16日,郭文贵接受明镜新闻网第三次的网络直播专访,时长四个多小时。郭文贵回答了采访记者陈小平的多个问题,内容涉及对盘古氏公司“骗贷骗汇案”审判结果的评论、对九家中国企业赴纽约联合起诉事件的评论、网络直播爆料的动机和中长期目标、对历任国家领导人家族的了解、与国内“新”“老”领导的交流和博弈、全球新闻发“不”会的计划和安排、爆料的信息来源和收集方式等。访谈中最为引人注目的爆料内容是披露王岐山多个亲属的美国公民身份和房产资产、海航集团的金融网络与关联公司、海航主要负责人身份和疑似贪污贷款所涉及的银行账号和交易记录。郭文贵在访谈中称,相关人士所涉及的资产总值高达20万亿元[45]

7月9日,中国官媒新华社刊发题为《郭文贵海航“爆料”真相调查》的文章,写道“郭文贵所谓的“爆料”,实际上是其通过收买民航系统员工,非法收集获取航空公司内部客户资料信息后,进行“深度加工”、歪曲解读,以达到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目的[46]。”之后新华社于2017年7月14日再次发表题为《郭文贵"爆料信源"调查:所谓"爆料"来自高层系谎言》的文章,认为“郭文贵展示的所谓公司股权结构图,不过是无业人员陈向军等人为骗取郭文贵钱财,通过“天眼查”(该系统是服务于个人的企业工商数据查询系统)查询到的公开信息,经篡改而成[47]。”

7月17日,郭文贵第四次接受明镜新闻网采访,再次报料王岐山家族以及曾经下属腐败的证据链。节目中,除了披露了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及其儿子陈超、陈晓峰与亲信姚庆、王健等人的关系网,他还公开他们的姓名、出生年月、身份证号码及护照号码等个人信息、在海内外各大银行账户余额和直接或间接控股公司信息。他还进一步公布了王岐山家族在美多处房产的地址和房主。据他所说,上述资料一部分由自己的团队收集,一部分基于所建立“分享信息"、"信息置换”的关系源于美国政府[48]

7月24日,海航集团主动向员工发表公开信,披露公司股权结果详情。信中提到,目前海航集团由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Hainan Cihang Charity Foundation Inc.、12名自然人以及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间接拥有,其中海航集团持股50%以上,自然人持股47.5%,海南航空持股2.5%。其中,12位自然人中的陈峰、王健持股最多,分别为14.98%。按照约定,股东离世或离职前将向基金会捐出所有股份,最终海航集团将由慈善集团持有[49]。然而,郭文贵爆料的王岐山“私生子”贯君并没有出现在名单中,境外慈航基金会则持股达到了29.50%,超过境内慈航基金会持股比例22.75%。海航方面回应称,贯君之前是私人投资者,在海航没有职位,目前其所持股权已捐赠给慈航基金会。但是贯君的离奇失踪仍引起海外媒体的揣测。据报道目前3家和海航集团有资金往来银行决定暂停向海航发放贷款。[50]

7月26日,新华社发布长篇报道,举证目前在上海吉艾科技公司担任经理的姚庆,没有海外资产,击碎郭文贵的“谣言”。同时,报道指出郭文贵展示的多张股权关系图出自广东省湛江雷州市网民陈向军。据称,陈向军在同年3月份依照郭文贵公开的微信号与其取得联系,多次向郭文贵表示可以弄到他想要的资料。在采访中,陈指认关系图就出自自己的手,事后郭文贵也向他银行卡汇入5万元酬劳[51]。在当天的直播中,郭文贵坚称新华社所说的姚庆,并非王岐山家族的姚庆,要求王岐山出面澄清。他还向观众展示了贯君刘呈杰王岐山DNA检测报告,证明贯君是王岐山的私生子。至于刘呈杰的身份,他语带玄机地表示,刘呈杰的生父比王岐山更加重要,“我怕说了中国乱了……我这才真正明白我爆料以后,(为何)倾一国之力对付我郭文贵”[52]。然而他提供的资料尚未得到证实。

9月2日,《环球时报》发表报道指郭文贵爆料视频系一家大型企业的员工耿绍宽所制作的。据悉,耿绍宽最初受郭文贵征集其在网上发布的为造势活动标志设计的号召,向郭文贵发去自己的作品,得到赏识。郭文贵之后向耿绍宽发去视频素材,要求他制作视频。期间,耿绍宽曾察觉郭文贵提供的房产资料和公司股权关系图有破绽,但是他一直随着郭文贵的想法走,没有提出质疑。他的视频最终在7月17日的爆料中出现,但遭到官方媒体的反驳后,他深感愧疚,决心与郭文贵断绝联系,并在社交媒体上表达自己的愤怒和无助[53]。同日晚间,推特帐号“扫地僧”发布贯君、刘呈杰、孙瑶现身澄清郭文贵指他们是国家领导人子女的谣言的视频[54]

10月5日,郭文贵在华盛顿美国国家新闻俱乐部英语National Press Club (United States)召开记者会。会上,他散发一份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联合下达的向美国秘密派遣国安警察的绝密件,文件包含针对他、令完成程慕阳的“专项业务”[55]

2018年8月15日,香港司法当局公布文件显示,香港警方在对郭文贵涉嫌洗钱案的调查中,已经冻结了郭文贵家族的329亿港元资产,折42亿美元。由其女儿郭美持有的“安东发展有限公司”向香港高等法院递交司法复核,申请解冻其中部分款项,但被拒绝[56][57][58]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