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党员论坛 >> 文章内容

苏诚忠:集权办大事

[日期:2018-10-20]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3427次[字体: ]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中美博弈的终极时间表》署名,花猫哥哥。它的大意是: “中国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集中力量在一个点上突破。从改开到现在不过40年,中国从无到有,几乎从发达国家手里拿下所有的产业。我们是一套组合拳去竞争;包括税收、金融、产业政策、财政补贴、教育资源配置。超越西方国家的企业只是时间问题。”

整篇文章其实就说了一句话,集权办大事。这是近年来,中共最爱听的一个马屁;好比当年江青听到武则天。实际上是为了中共大搞封建独裁鸣锣开道。但它证明了中共当年建立自由民主社会的初心是个天大的谎言

这类吹鼓手有一个共同点特点,那就是,一定要别人把科技与人文分开,绝对不能让两者集中在一个人的脑子里。可是二者怎么分得开呢?西方国家的理工科博士叫PHD,因为,到了这个层级的学者已经不是简单思考技术问题,而是通盘思考整个宇宙。如果强制用文、理、工、医来划分,那么各科博士生永远只是技术员。也正是这个思路,使得中国的大学,不断技校化。阅读一下《爱因斯坦文集》就会发现,他在人文方面思考的时间,远远胜过他在物理上的思考。比起电脑来,人脑的强项就是将人文与科技进行统一的处理。中共集权,只能对人文科学指手划脚,因为中国两千年来的历史,随便篡改。但对理工科、医科以及金融就没辙,你敢胡来,它就要你的好瞧。因此,所谓集权,就只能在宣传口集权,而最拿手的好戏就是堵别人的嘴。

 

堵住文化学者的嘴,大搞硬科学,即所谓的集中力量在一个点上突破。这是一种营养不良的思维方式,就是它,使中共办了很多惊天大坏事。大跃进,饿死三千万人。文革,整了一亿人,整死两千万。知青运动,花了三百个亿买了四个不满意,知青不满意,家长不满意,农民不满意,国家不满意。计划生育,让中国断子绝孙。从这些历史看,每一件中共所做的大事,不但对经济造成重大破坏,而且,一次一次地突破人类的道德底线。结果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社会乱象。原因就是堵住了百姓的嘴,失去人民的监督,刚愎自用,一意孤行。

集权办大事发展下去,就是将权利集中到一个人的手里。中国人用了两千年的时间证明了,用一个人的知识来决定一切,是一个失败的国策。它逼迫独裁者必须知道一切,而且事必亲躬,封建主义统治发展到清朝已经登峰造极。皇子们接受历史上最严格的训练。六岁开始上学,每天学习十个小时,一年只有五天假期。而像雍正这样的皇帝,一天的批文有八千字之多。结果还是败给了西方的蕞尔小国。试想,接受全天候教育的皇子,学到了成年,接管一个没有工业的落后国家尚且如此,那么,一个只读过六年小学的混混,掌控一个后现代化的国家会怎样?

事实上,任何国家都懂得集权可以办大事的道理。民主国家的集权,是建立在宪法基础之上,由多年经验形成的各种法律来完成;也就是说,需要的时候集权,不需要的时候放权。倒是中共从来没弄明白什么是民主,自然也没弄明白什么是集权。它以为用枪杆子逼迫别人做事就是集权。其实,得不到人民的真心拥护,就得不到真正的权利。顶多得到一群没有思想的螺丝钉,机器人。谁都知道一鼓作气的典故;它的关键在于,再而衰,三而竭。中共经过近七十年的运动治国,不知道鼓了多少次气。如今的百姓,只对反共感兴趣,怎么集权?如果集权就能解决问题,那么,明朝皇帝,下道圣旨就能制止贪腐,何必对贪官污吏,剥皮楦草,城门示众?中共也是一样,要真能集中力量在一个点上突破那么,发一个红头文件,‘禁止贪腐’,贪官早就该消失了。这就说明,中共该集权的时候,集不了。不该集权的时候,用集权的口号祸害百姓倒是很在行。总结中共的历史;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它是集权造大孽。九十年代到如今是集权贪大钱。尤其,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贪官数量惊人。以至于,人均GDP在世界排名第70,但贪官的数量,贪污的金额双双创下世界纪录。根本的原因就是权力越是集中,贪官越容易下手。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