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党员论坛 >> 文章内容

张翎燊:洗脑教育贻害千秋万代

[日期:2017-07-03]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张翎燊   阅读:133次[字体: ]

 洗脑教育贻害千秋万代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重视教育的国家。先圣孔子曰:有教无类。大意是每个人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数千年来,是教育在传承和发展中华文化,无论王朝兴衰,不论政权更迭,中国人不会灭亡,中国亦不会亡国。

然而,1949年中共篡国建政后,处于维护自己非法政权的目的,在国内利用政治权利强售其奸,大肆推行洗脑教育,教育从启迪民智及传承民族文化的载体堕落成中共维系统治的毒药。在中共看来,客观事实不重要,教材必须要迎合共产党,否者就是“历史虚无主义”;思想道德不重要,教师必须要忠于党中央,否则就是“反动学术权威”;学业成绩不重要,学生必须要加入少先队,否则就是“阶级异己分子”。胡萝卜加大棒,听话的给点好处,不听话的送进监狱,几十年下来,硬生生地逼中国人丢掉了民族精神,忘却了是非好坏,一心只想着对党表忠心捞些好处以苟活于世,更有甚者,明明家里受尽了迫害却对中共感恩戴德、大唱赞歌,张口政治闭口党章,碰到稍有不同观点的同胞动辄辱骂甚至殴打,实在让人怀疑是不是精神上出了问题。这种现象可以从现在网络上遍地开花的“小粉红”和“自干五”身上得到充分地诠释,试问这些人的父母在毛氏专权时代有几个挨过打受过饿?又有几个能真正被统治集团接纳?

洗脑教育之害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洗脑教育歪曲历史真相。中共要宣传自己“伟大,光荣,正确”,光靠那一套唬人的歪理邪说显然不够,必须要有现实层面的事例来证明自己的理论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可是一翻党史,猛然间发现自己干的净是些杀人越货,劫财害命的勾当,能把这些写进教材?当然不能!那怎么办,编呗!于是乎,抗日战争时期“一分抗日,两分应付,七分扩张”的中共成了“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分裂中国的三区叛乱成了“三区革命”,为人民争取民主与自由的八九学潮成了“反革命暴乱”。一个国家的历史除了记录历史本身供后人参考的作用外,还承担着传承民族文化的的作用,清朝学者龚自珍说:“欲要亡其国,必先亡其史,欲灭其族,必先灭其文化。”古人明知这一点,所以非常注重历史的传承,历朝历代都有主持修史的官员,这其中就有为《史记》遭受宫刑的司马迁,有只为一句“夏五月,崔杼谋杀国君光。”而被杀头的太史伯,可见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对历史真相的执着。反观中共如此歪曲历史,还对敢于说真相的人扣上“历史虚无主义”的帽子,企图割断正史的传承,不可谓不用心险恶。

其次,洗脑教育毁灭人性。儒家讲仁义礼智信,道家讲顺应自然,佛家讲慈悲,他们都部分承担着启迪、教育人类的社会功能,目的无不是引人向善。毛泽东却说:“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此话一针见血地道出共产党嗜血的本性,不错,这个党从建立的第一天起就在讲阶级,讲斗争,妄图在世界各地发动暴力革命“解放全世界”(实际上是毁灭全世界),自然视“善”为眼中钉,肉中刺。于是乎,以释儒道三教为代表的传统文化被说成是“封建主义”,对人的启迪、教育功能几近丧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中共在其教材、宣传中刻意灌输的敌我意识、阶级意识与斗争意识。敌我意识教人将世界看成绝对二元对立的两个部分:凡是亲共的就是“友”,是“革命同志”,凡是对共产党稍有抵触的就是“敌”,是“反华势力”,而亲情、友情、爱情等人类最真实、最美好的情感在这种绝对化的二元对立面前都可以被忽略。阶级意识则对内鼓吹歧视、挑动矛盾:所谓“无产阶级”出身高贵,有资格享受一切社会资源;而所谓“资产阶级”生来就有罪,活该被迫害,而法律、伦理、道德等现代人类社会最基本的规范在人的所谓“阶级性”面前统统无效;斗争意识以敌我意识与阶级意识为铺垫,对外输出革命,鼓吹“解放世界”;对内挑拨对立,煽动“阶级斗争”,强迫一代又一代人“为共产主义献身”。至此,中共洗脑教育对人性的毁灭已基本完成:一代又一代中国人一心只想着“消灭阶级敌人,输出共产革命”,为了所谓“解放全世界”漠视亲情、友情、爱情,无视法律、伦理、道德,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这样的教育,难道不是毁灭人性的吗?

最后,洗脑教育影响中国发展。六四事件之后,有人预言“中国的民主变革将会很快到来”,可眼见柏林墙塌了,苏联垮了,六四也过去快三十年了,中国却还是老样子:一党专政,马列独大,腐败严重,人心惶惶,以致于“中国人”的身份认同在海外的某些地方被当作是耻辱的印记。不少国人失望之余,甚至开始怀疑其自身的存在:莫非中华民族真的是劣等民族?非也!教育的好坏直接关联到国家的命运,关系到民族的兴衰。如果个个中国人都对中共的洗脑教育默不作声,任凭“党文化”的毒素在体内发酵而不去反抗,中国怎么可能走向民主和自由?我们又有什么理由要求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一视同仁地对待我们?

可别小看了中共的洗脑教育,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独立思考的意识和能力。要不然何以解释前面提到的数量庞大的“小粉红”和“自干五”?仅仅几十年,中华民族就几乎混淆了是非黑白,忘却了礼义廉耻,丧失了民族气节。长此以往,只怕是中华文明要走向衰落,广袤的神州大地上也不再有中国人,只剩下一群对主子毕恭毕敬的马列奴才。

起来!不愿做奴才的人民!

 

张翎燊

07/03/2017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