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贪腐纪实 >> 文章内容

吳小暉力爭“趙家人”身份為哪般?

[日期:2017-05-08]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19次[字体: ]

 

吳小暉力爭“趙家人”身份為哪般?

2017-05-08 01:32 明鏡網 http://mingjingnews.com
安邦公司董事長吳小暉在北京參加中國發扎論壇會議(2017年3月18日)
安邦公司董事長吳小暉在北京參加中國發扎論壇會議(2017年3月18日)

編者按:這是何清漣為美國之音撰寫的評論文章。這篇特約評論不代表美國之音的觀點。轉載者請註明來自美國之音或者VOA 。

中國新一輪金融市場整頓,“趙家人”安邦赫然在冊。5月5日,中國保監會發布《保監會監管函(監管函〔2017〕14號)》,因安邦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一款產品規避監管規定,擾亂市場秩序,禁止該公司三個月內申報新產品。官方媒體一致聲稱,這是中央“針對資金脫實向虛與資產泡沫化而進行的金融反腐”。

安邦自衛戰的重點為何放在爭身份?

從2017年開年至今,共有18人被處罰“市場禁入”,李友、郭叢軍、馮小樹和鮮言等4人“終身禁入證券市場”。“人民日報中央廚房”發表評論稱,這些重罰的背後,是近年來不斷積累的金融亂像以及不可忽視的潛在風險。監管部門頻頻出招也許只是一個開始,可預見的是,金融反腐的輪廓將會愈發清晰。

相對其他公司受到的懲罰,安邦被禁三個月內申報新產品比較輕,但要害在監管函最後一句:“我會將視你公司整改落實情況,採取進一步監管措施”。這句話的伸縮區間甚大,能夠讓保監會不要“進一步採取監管措施”,安邦得找到護身法寶。對於吳小暉來說,最有力的護身法寶還是他那“趙家人”大佬外孫女婿身份。理解了這一點,就會理解最近安邦法律部為何聲言要“起訴財新傳媒及其旗下《財新周刊》、財新網等媒體多次對公司董事長吳小暉進行人身攻擊,捏造其'有過三次婚姻'的不實報導,炮製其'夫妻關係已確認中止'等謠言,……嚴重侵犯公司權益及吳小暉先生的名譽權。”

上述安邦公司法律部4月29日發布的聲明,是回應同日晚間財新網發布的《穿透安邦資本魔術》一文。回應分成兩部分,一部分為董事長吳小暉的婚姻私事,另一部分為安邦公司的公事。這回應給人的感覺比較怪誕,一是公私不分,安邦形式上並非吳小暉的私人企業,公司代替董事長起訴媒體對其婚姻的報導,應該是訴訟主體錯位;二是財新關於吳小暉婚姻報導是兩年多以前的事情,發表在《安邦大冒險》(財新《新世紀》 ,2015年2月2日);三、安邦法律部聲明不是對剛發布的的回應,而是對財新“一系列報導的抹黑與誤導輿論”的回應。總體上看,爭“趙家人”身份是安邦的訴訟核心。

這種奇特的法律部聲明說明,安邦遇到極大的壓力,身處危局。如果不借重鄧府外孫女婿這一“趙家人”核心成員身份,難以化解。

危局有多嚴重?

北京安邦保險集團大樓外面有人擦玻璃(2017年3月16日)
北京安邦保險集團大樓外面有人擦玻璃(2017年3月16日)

從2015年開始,安邦的媒體曝光率就很高,國內有《財經》、《南方周末》與《財新》,國外有《紐約時報》,不斷報導安邦的“資本大冒險”故事。這些故事的內容每年都增加一點新內容,主題就是一個:安邦12年之內資產擴大100倍的秘密,就是“利用銀行銷售大量不安全的理財保險基金來獲取資金”, 通俗一點解釋,就是安邦用高利率從民眾那裡吸納大量資金,用於境外的房地產投資。有時還玩虛假注資,比如2014年安邦為滿足監管要求一舉增資499億元。安邦的增資資金從何而來?郭婷冰利用公開的工商註冊資料、企業年報資料等寫成《穿透安邦魔術》一文,剖析了安邦2015年一年海外投資1000億的謎團。作者從引入巨額增資這一步關鍵之棋開始,到剖析安邦“股東結構迷陣”背後的“吳小暉家族控制”,再到條分縷析安邦相關股權安排、增資安排的手法,指出這種“幼蛇吞巨像式的控股”方式,是“左手倒右手”的虛增資本式“自我循環注資”。

安邦公司這種用短期借債來從事長期投資的經營手法,極有可能因一個環節的資金短缺而崩盤,讓購買安邦理財產品的民眾血本無歸,可算是中國金融業危機隱伏的一個典型。中國的金融亂象遍布在房地產、債務、保險、股市、銀行等領域,牽一發而動全局,一旦在某個環節上發生金融風波,就可能危及所有家庭的金融資產和房產價值。現階段,中國政府被迫將維持金融安全當作頭等大事,局做得特別大的安邦不可能不在整頓名單之上。

相比其他公司受到的處罰,安邦的處罰算是輕的。但吳小暉心中卻非常清楚,如果不是有那道鄧府外孫女婿的免死金牌護身,難保周全。因此,他在與財新網的多年恩怨中,重點抓出一條關於其婚姻的不實報導來說事,這顯然是得了毛澤東抓綱治國真傳:路線(身份)是個綱,綱舉目張,只要有趙家人身份在,不怕天塌下來。

鄧府婚姻是吳小暉最重要的政治資源

鄧小平外孫女婿這一身份,對吳小暉來說相當重要。《人民的名義》一劇放映後,有人直觀地揭示了中國人進入名利場的三種方式:趙公子憑藉父親權勢“橫著進去”;農民子弟祁同偉只能“跪著進去”,先是被逼在學校操場跪下向省政法書記的千金梁璐求婚,岳父死後則向現任省委書記趙立春的祖墳下跪;漁家女出身的高小琴則只是“光著進去”,以肉體鋪路。吳小暉如果不能藉聯姻之力,變“跪著進去”為“橫著進去”,就沒有今天這格局。

《安邦大冒險》如此介紹:“吳小暉另一個更廣為人知的背景,則是其與前領導人家庭聯姻。據熟知情況的人士透露,吳小暉善於將這一關係用於商業拓展和聲譽背書,讓一些不甚知情的政、商界人士為安邦提供便利。”其實鄧府外孫女婿身份的作用絕不止得到便利這一點,2012年開始的大反腐,紅色家族是道平安符,諸多紅色家族成員,除了薄熙來與“謀逆”有關,罪在不赦,其餘還真沒見有誰倒台了。就連《人民的名義》中那位趙公子的父親也不是紅色家族成員,只是一介資深封疆大吏,到了退休年齡,賜一全國政協副主席這一副國級職別榮養。從這方面來說,那部電視劇還算寫實,拿出來示眾的貪官,基本上是農民或者平民的兒子。

因此,那些揭露安邦“資本大冒險”的報導再多,吳小暉也不太在意。但若說他與鄧卓苒婚姻“中止”,吳小暉就特別不高興,因為這等於說他不再是“趙家人”了,身份之事與財富甚至生命安全攸關,所以一定得掰扯明白。這就是吳小暉在2015年中國幾家媒體集中披露安邦內幕之時,選擇最弱勢的《南方周末》開刀,逼迫《南方周末》2月1日登了篇道歉聲明:“本報1月29日關於安邦保險的相關報導,信息核實有不實之處,就此對安邦保險集團及主要負責人致歉”。但財新登載的吳鄧“夫妻關係已確認中止”,卻讓吳小暉的“趙家人”身份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影,揮之難去。

2014 年:太子黨退出商界,吳小暉海外擴張

十八大前後,新老太子黨紛紛退出商界。溫家寶兒子溫雲松於2009年退出他創立的私募投資基金新天域資本(New Horizo​​n Capital);習近平接掌中共總書記之位後,讓其姐姐齊橋橋及姐夫鄧家貴出售資產,退出商界(《紐約時報》兩篇《被六四改變命運的商人肖建華》(06/04/2014),《習近平親屬退出多項商業投資》(06/18/2014)),2014年最後一天,新加坡《聯合早報》網刊登了陳杰人的《習近平反腐肅清親屬企業》,稱習近平開家族會議,讓其母出面令其姐姐習安安及姐夫吳龍解散其公司新郵通訊。識相的太子黨也在那一年紛紛離開商界:2014年10月,朱鎔基之子朱雲來從中金公司辭職。陳小魯則宣布自己在一些公司的股份都是代持,非本人所有。

但安邦公司卻尋求海外擴張,2014年以後,開始了海外“買買買”的過程。今年4月26日,吳小暉在北京接受《新京報》採訪稱,截至2016年底,安邦人壽總資產達到1.45萬億元。其中,海外保險資產達9000多億元,佔總資產比例超60%,成為中國首個國際化的保險企業,是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中國保險公司。吳小暉這樣強調,可能是想以國際化這塊牌子彰顯實力,卻忘記了權貴們的“超級白手套”肖建華被抓,實緣於中國政府為打贏外匯保衛戰必須遏制資本外逃。一個起家於國內,不斷發行保險理財新品種圈錢到海外投資的駙馬產業,小小地撈一把,習近平可能也就忍了,但把局玩得這麼大,就另當別論了。據網易新融街消息,5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再次召開會議,專門落實國家金融安全工作,命保監會、銀監會、證監會及各大交易所要做出明確部署,在全國范圍開展第二輪金融整頓。第二天,本文開頭所引述的那道保監會文件就下達了。

安邦在國內募集的資金那麼多,如果垮了,會引發國內金融動盪。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中國政府對付吳小暉的目的不在於抓人,而在於逼安邦海外資金回流。安邦的龐氏騙局需要新業務延攬新資金,一旦新業務被停,新的資金源被斷,安邦高息攬錢以新還舊的把戲就玩不轉,因此不得不被迫從海外調撥資金回國,以維持公司運轉。至於以後這筆帳如何算,一是看吳小暉的表現,二是看鄧府是否承認其駙馬身份。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