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党员知识 >> 文章内容

共产社会的弊端

[日期:2017-05-08]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79次[字体: ]

 

中国制度——一个畸形的四不像

 

中国现今制度是一个奇怪的组合:统治一切的执政党名叫共产党,可是今天的中国可能只有疯子才真正相信共产主义;国名是人民共和国,实际是共产党专制天朝,人民不过是需要时竖起,不需要时丢到一边的幌子,更没有什么共和;自称是社会主义国家,但经济制度如今走的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国营经济相结合的道路,而社会主义的一个重要成分-国家为人民生活提供社会主义保障则从来没有在中国真正全民实施过,占人口大多数的农民六十年没有享受过一天社会主义保障,不论是衣食住房,还是医药教育,政府从来一概不管,政府给城里人提供的社会主义保障在改革开放后的三十年中也逐渐减少。这样的一个畸形的四不像制度被中国政府称之为中国式的社会主义道路。

让我们来看看共产主义,专制,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各有什么好处与坏处。

共产主义的好处和坏处很简单,好处是共产主义世界很完美,坏处是那纯粹是人类幻想,是乌托邦,正常人到今天应该大都已经得出共产主义是天方夜谭,不可能实现的结论。如今世界上仍然信仰共产主义的人恐怕少而又少,中国的几千万所谓共产党员在入党时宣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其实都在撒谎。共产主义和专制本来没有必然的联系,但因为世界上所有的共产主义国家都沿用共产主义国家的始祖-苏联的模式,走铁拳统治的道路,在西方人眼里共产主义就等同于专制。而中国共产党与其叫共产党,还不如叫专制党更名副其实,因为中国几千万共产党员,从底层的普通党员,到高层的政府首领,我相信没有几个真正相信共产主义的,但相信中国不适合民主只适合专制的却为数不少。

专制有没有好处?四川大地震后有人说专制救灾比民主制度快,这其实是只见芝麻看不到西瓜。民主制度要被监督要被检查,救灾时工作必须做的彻底,从救灾到善后,从吸取教训到今后如何防范,一切都是透明的,要能够对人民有交代,不能欺骗偷懒,否则下次人民就不选你了。专制制度下统治者说了算,救灾时说军队去,大批军队就去了,救灾和善后成果到底如何,除了统治者自我吹嘘,人民根本无法知道真相。事情过去,想要吸取教训,就有可能影响到统治者的地位,结果什么追究豆腐渣工程,什么讨论今后如何防范,说不让做就不能做,下一次大灾难来,还是几千几万的死人。专制制度的目的是保证统治者永远掌权,好处是统治者日子好过,不管干好干坏,只要手拿枪杆子,就稳坐皇位,坏处是人民拿统治者没辙,统治者不折腾人民算运气,统治者是魔鬼人民不仅要忍受,还要高呼万岁,大多数人民的命运完全掌握在少数几个统治者手里。在专制制度下,社会问题都是用强迫的方式压制下去,从来没有从根本上真正解决,结果是这边问题压下去,那边问题又冒出来,社会积重成疾,一天比一天腐烂。专制虽然有时有利于专项发展,比如一下决心造高铁,高铁就通车了,一下决心筑大坝,大坝就起来了,一下决心让GDP大跃进,GDP就超日赶美了,因为专制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但专制做不到的是,把人民的生活真正搞好。而且由于不惜一切代价,专项虽然进步,结果却往往是得不偿失。

再来看看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就是国家统管经济统管分配,国家既管工厂里生产什么,田里种什么,也管人民的衣食住行,医疗教育。所以社会主义主要分成两个部分:国家经营经济和国家提供社会保障。社会主义的好处是国家提供社会保障,使得人民生活不受市场经济起伏的影响,有一定的稳定性;坏处是国家经营经济,工作是铁饭碗,人们干好干坏一个样,不利于经济发展。从新中国前三十年经济发展的结果可以看到,经济上全盘国营是一条饿死人的道路。中国过去称西方国家为资本主义国家,把世界分成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这其实是很不准确的。西方与其说是资本主义国家,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民主国家,因为其本质是民主政治体制,资本主义只是其经济体制中的一部分。事实上,今天西方所有国家的经济体制中都同时含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成分,有些西方国家比如北欧国家,经济体制中社会主义保障的比重相当大。哪怕是最相信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的美国,也有不少社会主义的成分,美国邮局就是国营的,自然环境保护也是国营,政府发放失业保险社会救济养老保险则是社会主义保障。医疗保障是另一个在大多数西方国家社会主义化的领域,美国据说是没有国家全民医疗保障的唯一西方国家。一个经济体系中同时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是现代发达国家公认的合理经济体系,至于资本主义占多大成分社会主义占多大成分,哪怕同属西方阵营,各个国家也很不相同。

资本主义又有什么好处与坏处呢?资本主义的好处是以自由市场调节经济,以物质利益为动力来调动人们的积极性,优胜劣汰,可以说是赚钱,发展经济的最好模式。但资本主义无情冷酷,一切以能否赚钱来衡量,所以需要有法律制度来制约,以防止资本主义为赚钱而不惜伤害人和社会或环境;社会上则需要建立一套社会保障系统(社会主义)来维持在资本主义竞争中暂时出局的人们(失业者)有最低生活水平,给无法在资本主义竞争中生存的人(老弱病残)以体面的基本生活,用国营方式来解救在资本主义竞争中不能取胜但又是社会必需的机构(邮局,医院,自然环境保护区等等)。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式制度:共产主义口号喊了六十年,专制统治六十年,前三十年全盘国营经济,后三十年资本主义经济与国营经济混合,占人口大多数的中国农民六十年从来没有享受过政府提供的社会主义保障,改革开放前充其量也只能算一小部分人社会主义,大部分人是受国家剥削的农奴,而且还是世袭的,中国的城市居民前三十年曾经有过社会主义保障,后三十年逐渐失去社会主义保障,不管是中国的农民还是城市居民后三十年物质生活都有大幅度提高。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这一共产党统治六十年来中国的唯一亮点,来自向西方学来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国改革后三十年经济上的成功是资本主义的成功。中国政府总是用这个经济成功来标榜自己,其实这个成功是政府对人民放手造成的。中国人民是最能忍耐最肯干活的民族,向来对政府不敢有任何要求,只要不压制他们挣钱的权利,他们可以为挣一份生计,付出十倍百倍的血汗,中国这样一个畸形的模式放到任何其他文化中都不会取得这么大的经济成功。中国目前经济制度中的社会主义成分是以国营经济为主,以专制占有不平等资源为主,而不是像西方国家那样以提供社会保障为主。专制政府手里拿着枪杆子,霸占着土地,电力,石油等等国家所有主要资源,通过国营,使少数人占有更大的国家资源,其余大多数人得不到公平的一份。而在中国这个自称社会主义的国家里,大多数普通老百姓生活中的社会主义保障成分比被中国称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还要少得多。中国的所谓社会主义保留了太多的社会主义的坏处(国营),而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充分享受过的社会主义的好处(社会保障)却越来越少。这样不公平的制度在中国能够得以生存,甚至近年来还越来越壮大,是因为有专制制度的保驾。

另一方面,虽然资本主义给中国带来了经济上的成功,但也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环境代价和社会代价,可以说资本主义的甜头和苦头中国人民都尝到了。中国引进了资本主义,却没有引进相应的法律制约体系,人们为赚钱损害人损害社会,却不会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毒牛奶毒食品,环境被污染破坏,社会道德普遍低下等等都是资本主义不受制约的后果。对广大在资本主义经济下竞争的人民,中国政府也几乎没有提供社会保障体系,可以说这种向西方断章取义的学习使得中国人民为资本主义付出的代价比西方人民要大得多,使得中国人民在物质进步后不仅享受不到社会的进步,反而面对社会的日益腐败。

中国政府天天强调要走中国式的道路,说到底就是什么都可以西化,唯独共产党专制这一点不能改。中国的这个共产党专制制度一半是向苏联学来的,另一半是从中国皇帝那里继承下来的。苏联没有成功,苏联(俄国)自己都已经摒弃了苏联式道路,中国皇帝的统治方式更是老朽的笑话,连中国政府都不敢承认学习皇帝而需要躲藏在共产主义的面具后面。问题是,只要坚持共产党专制,中国社会今天的所有问题就没有办法解决,可以说一切都卡在专制这个瓶颈上:只要是专制统治,就不可能有真正独立的司法体系,因为司法独立就有可能动摇共产党的绝对控制,而没有法治就没有办法制约资本主义的缺陷;同时,一个人民完全没有说话权的专制制度可以明目张胆地助长社会主义缺陷,为少数人不公平地占有资源做保驾,可以大言不惭地自称社会主义,却又几乎不给大多数人民提供社会主义保障。要解决中国今天堆积如山的社会问题,只有政治民主化,使政权对下负责,对人民负责,而不是对上负责,对长官负责。一个对下负责的政权才有可能真正允许司法独立,才有可能在选择资本主义成分和社会主义成分时以大多数人民利益为重。政治民主化的另一个优点是给人民权利,也就给了人民责任,使社会进步变成了大多数人民的义务。中国经济改革的成功是因为走了资本主义道路,解放了人民的积极性,经济发展不再是由中央少数几个人来计划;中国要有一个好的进步合理的社会管理体系,就必须让人民参与进来,而不是由中央少数几个人来强制。就像用资本主义来发展经济比中央计划经济有效一样,用民主政治来发展社会也比中央集权统治起作用。不管中国的统治者是否要把民主的道路称为西方式道路,这才是中国人民需要走的一条正确的中国道路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