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国内信息 >> 文章内容

19次提及风险 习近平为何这么担心金融业?(图)

[日期:2017-05-01]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79次[字体: ]

 

19次提及风险 习近平为何这么担心金融业?(图)


 

北京时间4月25日下午,中共政治局就维护国家金融安全进行第四十次集体学习。主持此次学习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强调,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要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习近平讲话中19次用到“风险”。

中国的金融监管机构,即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即业界通称的“一行三会”。将金融安全课题作为政治局集体学习的课题,十八大以来尚属首次。

另外,就在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同一天的上午,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中国的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该会议对中国经济定调为“稳中向好,实现良好开局”。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刚刚结束的第一季度,中国GDP增长为6.9%,优于预期。而下午的集体学习即聚焦金融风险,两相比照,冰火两重。

习近平在讲话中发出告诫,“准确判断风险隐患是保障金融安全的前提”。在中国官媒新华社配发的新闻通稿对习近平讲话的引述中,没有具体讲到中国面临哪些具体的金融风险。

中国金融存在哪些重大风险点呢?

衡量风险方面,金融业界一个常见的指标是看金融对GDP的贡献率。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日前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候,对美中两国这同一指标做出对比。金融高度发达的美国,金融占GDP的比例过去130年间在4%-6%;中国这一比例目前竟达到了9.5%。而这个指标过高就易于诱发金融风险。

债务风险

习近平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中一项工作重点就是“去杠杆”。通俗讲去杠杆就是解决债务问题,而这个债务主要是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和中国国有企业债务。

无论是大搞基础设施建设等项投资也好,还是完善公共服务,中国地方政府在上一轮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以及本轮经济刺激过程中,积累了大规模债务。根据中国国家审计局和中国财政部公布数据,2014年中国的地方政府性债务就已经达到24万亿。

中国国有企业,一方面因为负债率、坏账率高,另一方面产能过剩也大多出现在国有企业,这约束了其债务偿还能力。2016年,为着解决中国国企债务问题,中国政府提出了“债转股”计划,即债权转股权,目前这方面进展还很有限。

在习近平讲话中提到的“着力控制增量,积极处置存量”,即是暗指债务问题。债务问题解决不好,易于诱发金融风险,甚至是系统性风险。

过热的房地产

中国2016年GDP实现了6.7%的增长,很大一部分得益于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领域的投资。同时,中国房价过快上涨,引起最高领导层对房地产泡沫的深深忧虑。2017年两会前后,中国各地相继升级了房地产调控政策。

就在调控期间,3月份,中国的房地产投资仍呈上升趋势。中国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毛盛勇对此解释称,新一轮调控措施是3月17日以后陆续出台的,对房地产相关指标的影响,可能 在4月份以后陆续显现。

中国经济增长很大一部分得益于基建和房地产投资(图源:VCG)

房地产一方面联系着押进身家性命的购房民众,一方面联系着发放海量信贷的银行。房价一旦出现风吹草动,泡沫破裂,购房民众疯狂抛售,银行大面积坏账,势 将诱发金融风险,甚至是系统性风险。

如何脱实向虚

习近平在会上明确,金融要“为实体经济发展创造良好金融环境”,即是反映出中共决策层担心实体经济不振、经济脱实向虚。

今年2月,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怒斥资本大鳄为“土豪”“妖精”“害人精”,并称“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外界解读就是剑指大陆某些险资企业,通过出售万能险,集资后因为面临偿付压力,将资金投入实体企业,快进快出赚取暴利。这个过程中,一方面加大了金融风险,一方面扰乱了实体经济。

现阶段,中国经济低迷,实体企业尤其是制造业,面临盈利压力。而资本是逐利的,哪里赚钱往哪里去,中国经济脱实向虚压力、风险仍在。

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风险

习近平讲话中特别提到,“一些国家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调整形成的风险外溢效应,有可能对我国金融安全形成外部冲击”。

联系到美联储业已启动加息通道,并且预计年内还会有多轮加息;特朗普总统最近宣布要将美国的公司税从35%降到15%左右。美国的加息和减税,都对中国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产生重大影响,中国应对不当将会诱发金融风险。

中共十九大即将在今年下半年召开,中共党和中国各级政府为此正紧锣密鼓做准备。在这个关键时刻,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防风险”,并再次强调“稳中求进”,稳字当头,信号明显。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