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国内信息 >> 文章内容

郭文贵向北大追讨十亿捐款 北大称校长不便答复 (图)

[日期:2017-04-05]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219次[字体: ]

 

郭文贵向北大追讨十亿捐款 北大称校长不便答复 (图)


北京大学西门

北大对美国之音有关郭文贵捐款去向的询问作出反应,称郭文贵的公开信不是正式向北大提交,因此校长不方便做出答复。


旅居海外的中国富商郭文贵

3月上旬,旅居海外的中国富商郭文贵在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上发表了一封致北大前校长王恩哥的公开信,要求北大退回郭文贵给三个北大定点项目捐赠的十亿元人民币和利息。郭文贵在信中称这些项目至今都没有落实,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捐赠法,这些钱应该退回给捐赠者。

北大正式回应

美国之音向北大校方提交要求采访相关官员的书面采访申请表一个星期之后,北大回函表示愿意作出回应。北京大学国际合作部综合办公室主任罗玲在答复美国之音有关询问捐款及定点项目的具体情况时说,郭文贵的公开信不是正式向北大提交,因此(北大)校长不方便做出答复。

任期最短的北大校长

前北大校长王恩哥于2015年2月调离北大,3月被任命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王恩哥是近100年以来任职时间最短的一位北大校长。据财新网报道,2014年5月,时任北大校长的王恩哥遇上“燕京学堂”争议。当时,校方宣布在静园建设“燕京学堂”,并招收以国际学生为主的一年制“中国学”硕士。对于选址静园、“中国学”学科及一年制硕士教学等问题,舆论争议不断。

对此,王恩哥曾向媒体回应:(选址等问题)一切都是可商量的;相关资金向社会公开募款筹集,不使用北大正常办学资金。最后,“燕京学堂”放弃静园选址,“中国学”学科方案做出一定修改。

据了解,郭文贵的十亿元人民币捐款给北大,其中就有燕京学堂项目。现在这个项目胎死腹中,人在海外的郭文贵要求北大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捐赠法的相关规定把捐款退还给他。

前北京大学经济系教授、现美国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说,郭文贵和北京大学前任校长王恩哥之间的钱财纷争的背后有北大校方领导对政治名利的贪图,也有北大校级领导作傀儡的无奈。

傀儡和白手套

夏业良说,北大的校长其实没有实质的决定权。真正的决定权在北大的党委书记手上,而这封公开信虽然是写给北大前校长王恩哥,当时的党委书记朱善璐很有可能才是“首当其冲”。

“不管是党委副书记也好,副校长也好,或者王恩哥,”夏也良说,“是不敢自己擅自做决定跟郭文贵进行任何的交易。北大校长在这个问题上经常是傀儡。就是他代表他幕后的人,去签字。”

夏业良还引用肖建华从香港秘密失踪一案类比说北京大学实际上是中共顶尖权贵集团的“白手套”。

他说,“北大如果光是校方,它没有这个胆量,向郭文贵要这么多钱,然后滥用这些钱。”

郭文贵在信中还控诉北大“动用国家专案组力量”恐吓他,让他放弃追款。夏业良说,这也是十分有可能的。

中国高校和商人、投资者之间的经济纠纷此起彼伏,和所谓的高校产业化以及中国当局对高等教育越来越深的政治渗透有不可忽略的关系。

北大已经不是民主的摇篮

前北大经济系教授夏业良说,1989年六·四民运事件之后,北京大学关于人事和财务方面的决定,都是党委书记说了算,校长有时候连第二把手都算不上。朱善璐在六·四民运期间,担任北大的团委书记,阻挠学生上街,这为他的政治职业生涯打下了坚实基础。

“'八九六四'之后他升迁比较快,从北大的团委书记一步步地升上去了,”夏业良说,“后来当了南京市委书记,江苏省委副书记,然后又回北大来当党委书记。他是非常左的,不但是非常左的,也是野心勃勃的,非常想为自己捞一把的。”

“如果有任何贪腐的话,”他说,“主要是朱善璐跟郭文贵或者跟其他人。”

据夏业良透露,十几年前,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都非常需要大量的资金来运转项目,中央政府拨给这两个学校各十个亿,两个学校也从银行贷款几十个亿,总的投资规模超过了一百亿。投资初期,任何上亿的项目,都非常引人注目。但随着关注度的降低,投资的去向也开始变得模糊。

“因为钱多了,你不知道这个钱用在哪了,”夏业良说,“完全有可能虚妄一枪,这个钱并没有用,流到私人的小金库里面。或者私人的钱包里。”

更多爆料

郭文贵在公开信中还说,如果北京大学校方和前任校长王恩哥不退回款项,并为郭所指控的恐吓负责,他将在海外中文媒体明镜新闻进行专访,公布更多细节。

在和北大国际合作部主任罗玲通话中,美国之音记者询问,郭文贵在发此封公开信之前,也许已经尝试和北大校方取得联系,没能达到目的,才采取在社交媒体上写公开信的方式。罗玲说,她只是负责协调工作,具体细节不清楚。记者随后将郭文贵公开信的图片转发给罗玲,希望她能转交给校方,并作出答复。

据报道,朱善璐在2011年至2016年间担任北京大学党委书记,郝平为现任党委书记。北京大学校长一职由林建华于2015年从王恩哥接手上任。

惊动上层

夏业良说,北大当局是否接受外媒对于郭文贵一案的采访和询问,已经不是北大本身所能够决定的,需要上级批准和授权,甚至要到王岐山的级别。

“他们怎么来回复、答应郭文贵的条件,已经不是北大能够做出的决定了。肯定是常委一级的人,才有资格来做这样的决定,而且现在的常委,单个的常委,是不敢单独回应的。”夏业良说,“无论是张德江也好,张高丽也好,刘云山也好,都不敢单独地就这个事情做出直接的表态。涉及到利益集团的内幕和丑闻的时候,他们更不敢直接面对。”

郭文贵最近在海外中文媒体明镜电视的直播节目中爆料中国官员的腐败以及中共对海外媒体的操纵和影响,使郭文贵成为新闻焦点人物。郭文贵本人素有“神秘商人”之称,他的爆料有没有高层授意的背景?十九大前夕中共党内派系斗争加剧,郭文贵是否还有新的爆料,对十九大的权力分配有什么影响?这些问题正在引发舆论的持续关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