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党员知识 >> 文章内容

中国A股泡沫:压垮企业家精神最后一根稻草

[日期:2015-06-10]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3969次[字体: ]

 

中国A股泡沫:压垮企业家精神最后一根稻草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曾经号称“日不落帝国”的英国走向衰落,曾引发无数人的研究和争议,究其原因,在于企业家群体创新职能的丧失,反观中国,目前在股市的“逆势狂欢”下,很多企业家纷纷放弃生产,满怀豪赌的心情参与到股市投机当中来。如果中国股市泡沫不能得到抑制,实体经济环境无法得到转变,很可能将会使中国经济丧失掉最后一次“蜕变”的机会,在“盛世狂欢”下走向沉沦。


  “展翅高歌”的中国股市遭到海外浇来的一盆冷水。6月9日,MCSI婉拒将中国A股纳入其全球基准指数的申请。给出的理由是中国A股目前还存在一些障碍,国际投资者期待A股市场能够进一步开放,特别是关于额度配置、资本流动限制和股票的实际权益拥有权等问题。


  据悉,MSCI称将与中国证监会协作,将这些主要问题解决后就会立即宣布纳入A股。但是具体怎样做才算解决,暂时没有明确的界定。

  MSCI指数也称摩根士丹利资本指数,是全球影响力最大的股票指数。资料显示,在MSCI指数中,母指数为各子指数的合集,使得MSCI指数模块化。例如,MSCI ACWI包括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两部分,所有发达市场中涵盖的国家构成MSCI发达市场指数,所有新兴市场中的国家构成MSCI新兴市场指数。而国家地区又可以组合成不同的区域性指数,如亚太指数,同时每一个地区和国家的指数又可以进一步根据行业、风格和规模等来进一步划分至更详细的指数。


  正因如此,目前绝大多数全球性基金都将其作为跟踪标准,特别是被动型指数基金。根据MSCI估计,在北美及亚洲,超过90%的机构性国际股本资产是以MSCI指数为标的。

  目前MSCI指数体系中,与中国相关的主要有有MSCI中国指数、中国A股、金龙以及海外指数等。其中MSCI中国A股只是一个单独的境内指数,并未纳入新兴市场指数的范畴,其余三类指数皆不包括A股。也就是说,在国际投资者可投资的范围内并不包括A股。简言之,只有将中国A股纳入MSCI中国指数进而纳入MSCI新兴市场,才能使A股真正吸引到国际主流资金。


  的确,资本流动管限制、监管机制缺失、额度配置等都是未被纳入MCSL的客观因素。但是,中国A股的波动性和风险性太高,才是海外投资者和评估机构关注的主因。一位美国基金投资经理表示,很难想象自己的养老金会跟踪A股走势,虽然A股的涨幅不容忽视,但风险却和涨幅一样高,在纳入A股之前,投资人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教育。


  如果说欧美等国家股市在为企业提供融资的同时,又兼顾广大投资者利益的话,那么作为中国股市,自建立以来从某种意义上,就成为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圈钱的场所,缺乏分红让利这一基本职能。


  中国经济趋势研究专家时寒冰曾指出,美国股市扩容800只股票,整整用了100年的时间,平均每年8只。香港股市扩容到800只股票也用了33年,平均每年24只,而中国仅仅用20年的时间就发行了2000多只股票。无限制的融资所产生的抽血效应,使投资者很难获得与出资额相对稳定的回报,只能参与短期炒作投机,更有甚者,与庄共舞在风口浪尖上夺食,无时不刻承受巨亏的风险。

  长期以来,中国民众赚钱的速度跑不赢“印钞票”的速度,尤其加入WTO后,中国基础货币(和M2)呈现几何级别扩张,正是由于银行储蓄不断缩水,货币购买力不断下降,人们才出于保值增值的理念参与各种投机行为。长期以来,举国狂欢的房地产投资(投机)浪潮,就是在人民币购买力不断缩水的背景下逐步形成的。而如今,中国房地产“日落西山”,资本市场起到替代作用成为另一个容纳投机的场所,通过财富效应让股民参与进来,继续上演全民狂欢。


  榜样的作用是无限的,其实这句话已经过时,应该换成虚拟财富的吸引效应是无限的。在“印股票超过印钞票”的背景下,除了亿万股民满怀欣喜地参与进来之外,很多企业家也纷纷放弃生产,抱着豪赌一把的心态争相入市,与“过山车”的中国A股共同沉浮。为此,很多权威专家不由感叹道,在泡沫盛宴下,人们均处于亢奋状态,又有谁会想到去创新呢?也许等到泡沫破灭以后,才会谈及。


  企业家是一国社会经济的“脊梁”,自工业革命以来,正是无数企业家、发明家和科技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一点一滴的积累,才使得社会生产和生活模式得到翻天覆地的改善。可以说,企业家的本质是发现与创新,通过自己特定的知识和技术,弥补市场经济体系当中的空缺环节,在积累财富的同时,为社会提供丰裕的物质基础。而企业家创新职能和制度环境息息相关。


  试想,法治环境的缺失、无处不在的垄断、市场交易成本的高昂,(外加内需严重不振)已经让很多企业家生存艰难,如果再通过股市泡沫,将社会浮躁和短视心理加以扩散,那么将对企业家群体的生产创造职能起到深远不利影响。而当这一群体共同走向沉沦时刻,无疑将对社会发展形成灾难性冲击。

  英国曾经是首屈一指的工业强国,英国工业产值在巅峰时占世界工业总产值的四分之一,同时,也是世界最大的贸易强国,而到19世纪后半叶,英国逐渐走向下坡路,被美国、德国等后起之秀赶超。究其原因,在于企业家群体的衰落。


  维多利亚时代后期,英国企业家群体逐渐丧失了先辈们创业经营的勇气和活力,一味陶醉在悠闲典雅的绅士生活中。寻求安逸自然导致竞争力的滑坡,曾经让英国工业引以为傲的纺织业,由于长期未能引进更为先进的机器,使生产力每况愈下。反观当时美国、德国等后进国家,在铁路、电力等工业和科技浪潮推动下,正在悄然兴起,其中,例如西门子、福特、美孚等以大批企业,借着快速工业化的春风屹立于世界之巅,至今仍被世人交口称赞。


  以史为鉴,目前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正处于关键时期,也处于前所未有的“阵痛”阶段,中国经济转型成功的关键,取决于开放自由的市场经济环境,和富有创新意识的企业家群体,如果当前举国狂欢的股市泡沫不能得到抑制,实体经济环境无法得到转变,很可能将会使中国经济丧失掉最后一次“蜕变”的机会,在“盛世狂欢”下走向沉沦。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