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全球动态 >> 文章内容

逆势力挺人民币 中国解困经济奇招惊美欧

[日期:2015-05-15]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1024次[字体: ]

 随着人民币下行压力的增大,中国政府加大了维持人民币强势的力度。这与一系列低迷的经济数据、资本流出加剧的迹象以及为提振低迷的经济而推出的大范围刺激措施显得格格不入。

综合媒体5月15日报道,中国央行5月14日将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设定为6.1093,为2014年2月以来最高。5月15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再次上调,报6.1085。4月经济和货币数据远逊预期,连基建投资都罕见放缓。在2015年基础设施投资不断发力的背景下,1-4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仅增12%,低于一季度的13.5%。而据海通证券测算,4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滑至9.4%,创04年12月以来新低,三大类投资增速全面滑坡。央行5月1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新增贷款、M2和社会融资总规模均大幅不及预期。经济如此差,央行究竟出于什么原因逆势引导人民币升值?

美国《华尔街》日报认为,强制人民币升值是对政策以及金融市场常规理念的挑战。在其他国家,如果推出像中国这种刺激计划的大力度货币宽松措施,通常会导致本币大幅下跌,就像日本、欧洲和美国发生的情况一样。但中国正努力推广人民币在海外贸易中的使用,并力图使人民币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储备货币地位。如果人民币严重贬值或显露出不稳定性,将加大中国实现这些目标的难度。

中国政府的经济目标也在发生变化。中国正寻求向以消费为支柱的经济转型,也就是减少对廉价商品出口和投资的依赖。这将为中国保持人民币的强劲和稳定提供更多空间。一些经济分析师认为,现在的目的已略有不同,中国正在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这是更为重要的计划。但很多人士对中国政府能否实现所有目标表示质疑。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货币和利率策略全球主管David Woo提到了一个经常被提及的经济学原理: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同时实现固定汇率、货币政策独立和资本项目开放,也就是所谓的“三元悖论”,即使中国也无法违背经济逻辑。


 

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根据5月13日公布的国际收支初步数据估算,2015年第一季度流出中国市场的资金规模达到创纪录的8,400亿美元,凸显了资金外流规模不断扩大的状况。由于美国正在为加息做准备(一些人预计美国最早将在9月份加息),而中国从2014年11月份以来已经三次降息,两国之间货币政策的分化令人民币进一步承压,因为投资者纷纷买入美元资产。美国和中国货币政策的分化将暴露出中国内部政策组合的矛盾之处。中国政府坚持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的立场,也正值中国采取措施以提高全球影响力之际,这些措施包括中国试图根据全球通行会计准则来发布经济数据。

不过,为什么中国施行量化宽松是不可避免的。中规中矩的解释是:中国若要通过贬值与美元挂钩的人民币来刺激其外向型经济是有风险的,主要因为在过去四个季度资本外流达3,000亿美元,此外中国也不想在申请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前,有操纵货币之嫌。中国地方政府将要进行万亿元债务置换,以此来减轻巨额债务。

如果中国央行要帮助地方政府重组债务,现在央行采取的地方债置换计划规模应该与地方债务存量规模相当。考虑到未来几年预算支出也需要一些帮助以吸引需求,所以最终在地方债置换项目上,中国投入20万亿人民币也不足为奇。中国央行现在应该启动地方债券市场,而不是控制这个市场。因此,中国央行不会像欧洲央行和美联储那样致力于规定的规模和速度。至多,中国央行会每年宣布最大额度,2015年地方债置换额度可能达2万亿人民币,比预期的地方债务发行量1.5万亿人民币要多。

万亿地方债置换计划的影响不容小觑。除了最初地方债置换的1万亿人民币和资助财政赤字的6,000亿人民币,2015年地方债券发行量将比2014年翻两番,这就意味着中国央行不得不介入以创造需求。目前,该计划正式进入官方规划,意味着长期再融资操作(这也可以理解成是量化宽松的试行)将在中国变成现实。

如果中国要达到25年来的最低增速目标7%,在面对经济增速急剧放缓形势下,其政策制定者们要使用更加激进的方法促进经济增长。实施激进的措施使得中国央行与美联储,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和其他国家央行一样已经正式进入“非传统”货币政策工具领域。这些国家央行都希望使得本国货币和无限的资产负债能够对低于预期水平的经济增长起到作用。可以预见,正如欧洲在进行量化宽松前进行的长期再融资操作,中国也会走上这条老路。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