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党员知识 >> 文章内容

2015年,中国经济的大麻烦正在暴露无遗(图)

[日期:2014-12-18]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1182次[字体: ]

2015年,中国经济的大麻烦正在暴露无遗(图)

  中国的全民投机,太清醒,往往赚不到钱,但当醒来的时候,已被搁在山岗上!几个月前,分析人士预测对了中国股市这次行情,但还是想不到领涨的金融类股票会如此疯狂。中国股市能起这波行情,不是民间资金的单打独斗,某种意义讲,是改革预期。

 

 

  2015年中国经济增速可能放缓至7%

  据BWCHINESE中文网文章称,中国金融机构遇到大麻烦,反成促发金融股发威理由,而国家要在2015年解决金融问题,也成了金融股暴涨的契机,这在逻辑上表面虽不可思议,但吻合中国股市政策操纵思路。技术上讲,A股市场中的金融股经长期调整,表像价格够低,可囤积资金够大,拉升股市点数够集中,彰显进入牛市色彩够浓烈。

  一鼓作气冲击3,000点,金融券商板块拉动人气功不可没,但3,000点左右盘整后,如还是金融券商板块单打独斗,它就不是一场经济内在活力即将全面焕发的标识,倒像是一场人为精心设计的屠宰游戏。社会参与成本,只有在潮水退去,才能评判得失,而中国投资者的羊群效应,必然会有很多人为此牺牲。

  当然,从赚钱策略来讲,手疾眼快的,目前当是择机参与这场游戏,与泡沫共舞。

  “大而不能倒”正成为过去时

  新一届中国领导人在2014年有效的控制了局面,并不意味着之前积聚的经济危机已有效的缓解,巨大的挑战是十分明显的。2015年,中国经济最大挑战是如何处置好金融问题,而不是纠结于GDP的速度。2015年任何GDP增速高估都是徒劳的,过去经济发展模式底盘松垮了。

  鉴于政府强大的行政驱动力量,或许,市场对金融改革后金融机构资产良性化产生的乐观情绪可理解,但过分热烈的追捧金融资产,很可能是一种通过自我强化,来有意识的放大这种乐观情绪,而忽视了金融存在问题严重性。

  没有经历对过去粗放经济的一次市场化的全面纠偏,出现大量企业破产倒闭后的产业大并购、大重组,经济活力很难转折性的焕发,因为,权贵经济和无效经济运行,占用了大量资源,优胜劣汰无法完成,金融机构也要为过去的操控失误不停的买单。

  之前的是大部分过剩产能经历痛苦收缩和整合,最能挺的房地产也开始下坡了,房价下跌对金融机构来说,是非常沉重的一击。

  在百业凋零情况下,金融业仍攫取超额利润,上市公司利润的一半被金融机构摘取,而其经营一直受政策庇护粗放无度,这显然是十分反常的。

  地方债务、民间债务、房价下跌、企业破产倒闭会在2015年进入集中爆发阶段,很可能会把中国金融机构拖垮,同时,金融业改革会促使竞争加速,其本身利润空间会被大幅度挤出,其不良资产大量级增加的困扰也会日益明朗化。明年光是地方债,就有大约2.8万亿(1人民币约合0.1616美元)到期,而明年地方财政收入测算可能会减少1万多亿。

  在政府财政入不敷出下,国家力量已无力维持金融机构危机无底线堆积,也正在切割划清责任,大而不倒正成过去,至少中小金融机构要倒一批了,破产清算或接受购并。

  中国债务与GDP之比接近或超过250%,似乎比之欧美基数不高,结构内涵上却差之千里,因为,可以不负责任的占用了大部分,正在耍无赖不还了,这是金融机构的定时炸弹。

  或许,这是一个严峻的判断,2009年到2013年高达63万亿货币供应,可能已蒸发掉了很大部分。

  中国经济危机后半部接力棒也正在递接到金融机构手中。这当然不简单的是金融机构本身的错,而是特定时期大跃进复合产物,但最终买单的还是全社会。

  之前的天量货币供应,大部分流向了打造城市的房地产、国企垄断的基本建设项目、开发资源的重化产业上了,真正流入新型科技产业和农业、教育等领域较少。其中互联网等新兴产业等,大多是依附海外投资和民间投资做大做强的。

  与之呼应的是,此期间是中国历史上贪腐最严重时期,相关官员财富跳跃式大幅增加,也是中国向海外投资和私人资金外流最集中的时期。

  货币超发却钱荒的背后

  虽然广义货币M2年增速从2009年的27.7%逐步降低到目前的12.6%,即便如此,在之前多年如此天量货币供应背景下,2014年社会竟出现了几次钱荒,民间高利贷之普遍和成本之高超出想象,至少说明了如下几个问题:

  一是超额货币投放吹大的经济泡沫,以及半拉子工程项目,对后续货币供应要求强烈,巨量货币供应又导致包括房地产等大宗产品价格飙升,以及人工成本的突然大幅增加,货币供应托底总量相应变大;二是超额货币供应,已导致了经济和社会严重的内生性紊乱,引发的通货膨胀、产业结构失衡、民众消费能力稀释,以及不良贷款导致的金融机构资产质量快速下降,经济体外表看似强大,但内在系统很脆弱,中央政府任何一种紧缩货币举动,都会在社会上引发蝴蝶效应.

  三是超额货币供应沉淀的情况严重。经济运行严重的非市场行为,导致无效项目占用大量资金,相当部分本金已无法收回。最近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自2009年中国刺激计划推出以来,中国“无效投资”达6.8万亿美元;四是融资成本高企,利息支出不堪重负。2014年中国债务利息支出,就占到了新增社会融资的50%多,基本是拆东墙补西墙的状况,金融融资成本高企下,企业赚的钱大多被利息给干掉了,还有相当部分企业不赚钱,但为了存活,只能是靠增加贷款度日.

  五是相当部分货币供应成腐败支付来源,实际已经被贪没了,一些官员和不法商人贪腐侵吞掉的资产,相当部分并不是社会财富正常增加所得,是通过货币增加进行的一种转移性支付;六是政府财政收入和各种税外行政性收费快速增加,有很大提前通过增加货币供应来预支的特征,并不匹配对应社会财富的增加速度;

  七是大量所谓产业项目和基建项目,都有明显的绑架金融机构并套取贷款的特征,起初压根就不准备还的案例比比皆是。

  金融机构在民众观念里,视同国家信誉,所以,金融问题的处置现在就显得非常棘手,它危及政权稳固,对此,最高层是清楚的,而就应对金融泡沫的局部可控性破灭,中国政府其实已着手大量准备工作,还在布局一盘大棋。

  2014年以来,国际油价和大宗商品跌幅加大,美元开始逐步走强,国际资本在外流,人民币贬值压力凸显。同时,中国工业品出厂价格(PPI)已连续陷入通缩状态,居民消费价格(CPI)增幅也在一再缩小,甚至跌落到近5年的最低值。产能过剩,东西卖不出去,卖出去也要低价竞销,成本高企下,无法借新债还旧债,违约风险必大批来临。

  从金融机构中银行类资产来看,今年三季度末,加权平均资本充足率达12.93%,有近2.5%左右拨备覆盖率,但银行体系不良资产上升趋势同样明显,无法获得准确的数据,实际情况只有局内人知道,一定会很糟糕。根据银监会公布的数据,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已连续上涨。

  “非银行”的影子银行体系,这些年为套利,大量销售高收益理财产品,存在难以承兑危机,已有所发生,但被强压,正在透支国家信用。

  一些信托、保险机构并不靠谱,保险里边套信托,信托里边套保险,并与银行机构息息相关,唇亡齿寒,又不断融资,里边的黑洞深不可测;民间借贷基本上已经历一轮雪崩式违约,跑路事件频发,后边的一轮很快就到。

  11月份,中国央行实施了2012年以来首次降息,之后还可能续降息及降准。与此同时,酝酿20年之久的存款保险制度破冰而出,绝不是偶然行为。

  政府财政和国家担保除应对特别危机事件和护住大的金融机构外,不准备再给金融机构直接大量输血了,拯救金融机构的主线路又一次转向资本市场,拉动股市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一石二鸟”是,一方面要让金融类股票价格提升,在将来的混合所有中做个好价,也拖住金融的底盘;另一方面,焕发人气,为下一步金融机构市场融资创造条件,用不了多久,金融机构融资潮就会密集出现。

  今年已发布上市公司优先股发行预案,拟筹集资金总额达3779亿,其中银行板块占比高达60%,而今年商业银行次级债券发行规模也处在历史同期最高位附近,四大银行开始了密集“补血”,计划以发债和优先股补充资本金的规模未来五年有望扩大至逾3000亿美元。

  今年证券类上市公司定增同样频发且体量巨大,相信在最近火爆行情煽动下,更多的证券类上市公司不会错过好时机的,一定会高价融资,并提出一系列让你眼花缭乱的发展计划,当然,这样大的成交量,券商股是得理不让人,股价翻几番的言论到处可见,够挥霍一段了。

  保险类的中国平安,圈钱行为不断,今年通过H股融资368.31亿港元充实资本金,其在A股融资计划屡次与市场大跌吻合,被屡次口诛笔伐。而其旗下上市公司平安银行,刚在去年底启动148亿定向融资方案,另将准备实施优先股计划。

  金融反哺须体现优胜劣汰

  金融机构已张开虎口开始吸金,市场可否承受?会不会再成借助改革之名的又一次假蓝筹更烂筹的社会救助?

  这一切答案,并不取决于经济改革,更要看政治改革的成色如何,不能颠覆性突破金融机构管理模式,信心比黄金重要是有时限的,追涨金融股票投资者,也没多少人是在进行价值投资,与金融资产捆绑紧密的房地产股票,同样可能是一种急促操纵性炒作。

  分析人士曾指出:“2014会是中国股市的转运年,从国家层面讲,正是通过股权大整合进行国民经济大整合的良机,要成世界真正经济强国,没一个对应健康的资本市场,就是白白浪费功夫”。

  房地产挤出的社会资金充裕,靠赚钱效应可以短期引导入股市,但更关键的是,要观察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突破后的经济市场化大重组、大并购、大升级的程度,政府要敢于拿出勇气来,在收缴贪腐资金充实社保和相关法制完善匹配下,适度放任企业破产倒闭,进行社会资源重组。

  金融盘活固然重要,但金融反哺必须体现优胜劣汰逻辑,否则,金融就是继续在不稳定根基上吹大泡沫,金融股所谓低估值经不起考量,但在市场狂热情况下,这往往被嗤之以鼻。

  期待中国股市慢慢的、久久的走好,推动它的,是人民创造的强烈欲望和深层改革带来的经济重构,同时,资本市场制度监管脱胎换骨,并让大批量坏企业不断退市,逐步生出一批国际性具市场竞争力的产业公司和知名品牌,也让中小企业实现诚实的价值创业梦,否则,击鼓传花的金融投机狂欢,如无本之木,牛市必会早早夭折。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