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贪腐纪实 >> 文章内容

冰棒、辣椒插阴道 黑龙江众高官淫乱新模式

[日期:2014-12-15]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1123次[字体: ]
冰棒、辣椒插阴道 黑龙江众高官淫乱新模式

作者:盛賢輝


编者按:一位在黑龙江省纪委工作的常委(化名:姬伟)及黑龙江省邮政局局长刘彦臣近亲日前向博讯记者揭露了黑龙江省一众高官如何贪赃枉法、草菅人命、荒淫无度的内幕,其中,黑龍江以省委书记王宪魁为首的众高官以冰棒插阴道,辣椒塞阴道,大玩“冰火九重天”的性游戏,开创了中国官场性淫亂先河。博讯网将根据报料陆续发布内容,(文中标题及小标题为编者所加)希望引起中央的关注。

2014年11月27日,中纪委网向外界宣布:黑龙江省人大副主任隋凤富被中纪委双规,与隋凤富关糸密切的黑龙江省交通厅厅长高学文1个月前也被中纪委双规。
冰棒、辣椒插阴道 黑龙江众高官淫乱新模式


姬伟说,中央巡视组为何不满意黑龙江的反腐败状况,为何了解腐败内情的多位官员「被自杀」?
他解释道:农垦总局局长隋凤富,还有交通厅长高文学与交通厅副厅长刘彦臣(兼省邮政局局长,今年10月已调辽宁省邮政局任局长)的腐败,早在十多年前省纪委就接到过举报,可是那时候黑龙江省是中共常委尉建行说了算,尉建行和胡锦涛提拔田凤山和韩桂芝、徐发这些贪官,给黑龙江造成的恶果始终沒有肃清。当时中纪委听命尉建行、曹庆泽、何勇等纪委官员,他们在办涉及田、韩一案中保护了很多给省长田凤山、省委书记徐友芳送大礼的官员。其中黑龙江省政府副省长马国良就是黑龙江腐败帮的重要成员,马国良这支老老虎把哈尔滨的老字号秋林上市公司买给了尉建行浙江温卅亲朋,自己和情人获利8000万,但有曹庆泽、何勇保护,那马国良和小蜜就沒事了。
在黑龙江,带病提拔的处级以上干部占百分之五十以上,不会腐败的干部提拔的速度肯定比不了敢送礼、会腐败的干部。姬伟例举故事非常生动,让人想到那句流行语:如今的官员腐败,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隋凤富上百亿家产哪里来?
上世纪未本世纪初黑龙江官埸上腐败气焰十分器张,隋凤富当时为了当上农垦总局一把手,就给当时省委书记徐友芳,主管干部的韩桂芝和主管农业申立國副省长每人送500万,中纪委副书记何勇、刘丽英当时掌握这事,可是太子党王震的儿子王军、王芝收到申立国和隋凤富3000万现金礼金,何勇又接到令计划代表胡锦涛的指示,就不向中央汇报隋凤富的腐败。
2006年隋凤富接吕维风、符凤春当农垦总局党政一把手。隋凤富当上一把手后,就向农垦系统放风,王军是他干爸爸,王芝是他干叔,北京有了干爸爸王军,隋凤富在任十年,不仅不按中央政策改革农垦系统,相反还倒退到用地方法固化农垦系统落后局面,经黑龙江人大批准,农垦保留公、检、法系统,拖延多年仍未交予地方,以对抗中央改革。隋凤富既是局长,又是书记,还担任着北大荒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出事前两年又当上省人大副主任。党、政、企、立法、监督五权合一。他拥有绝对权力后,继续申立国土匪政策,利用手中公、检、法的权力,实行层层抢劫计划,凡是不送礼到农垦总局局长隋风富的处级以上干部(农埸埸长和各地区分局局长)一律调离岗位,送礼要送隋凤富局长、吕维风副省长和申立国人大副主任,每年至少一次。由于土地一年就转包,农垦糸统职工不送礼,就立即失去土地承包权。为此,黑龙江名作家蒋蘶写长篇报告文学揭露农垦的黑暗。黑龙江各地到省会哈尔滨和北京中央告状的农垦系人最多。《财新》杂志披露隋凤富每年收受不少于12亿资金去向不明,十年累计贪污资金超过百亿。隋凤富超百亿家产哪里来?就是这样搞出来的。隋风富在夏威夷,洛山矶都有豪宅,在法国有酒庄。海外存款十亿美金以上,在俄罗斯、乌克兰购买了大量土地用以洗钱。
粟战书任省长时,先后让省监察厅查过隋凤富顶着中央改革计划方案, 粟战书还沒有来得及调查清楚隋凤富,自己就被调到贵州。

开创中国官场性游戏先河
隋凤富为了捞钱,同时也为了对付省纪检和农业部及上两届中纪委的检查,隋凤富在农垦局的牡丹江分局,北安分局,佳木斯局,哈尔滨总部让自己死党搞农垦系统宾馆饭店。上届省纪检书记李秀芝、现任纪检黄建盛,现任省委副书记陈润儿、原省委书记钱运禄、吉炳轩、现任王宪魁、老省长张佐己等,哪个没去过隋凤富设在五大连池、兴凯湖、镜泊湖的淫窝?这些是农垦局所属宾馆,平日有俄罗斯小姐和帅哥猛男,每3个月到半年换一次。俄罗斯的小伙会玩,教中国官员用冰棍插入一位俄罗斯小姐阴道数十秒,然后再让另外一位俄罗斯小姐口含热水吮吸领导们生殖器一分钟左右,领导从俄罗斯小姐嘴里拔出生殖器后快速插入已拔出冰棍的另一位俄罗斯小姐的阴道。这帮平时道貌岸然、正人君子、高调反腐的高官, 参与这类中俄“冰火九重天”派对后,无不高叫“刺激,再来几回”!黑龙江官场管这叫现代版的“冰火九重天“。

周永康是“冰火九重天”的常客
周永康前几年总来农垦视察,他的兴趣就在这现代版“冰火九重天”上。周永康有时带着1个警卫,乘私人飞机私下直飞牡丹江。隋凤富,高学文,刘彦臣哥几个就去候着,人家周常委给你摆平事,交通厅厅长就得去专门从哈尔滨买最好的牛奶蛋黄冰棍送过来、、、、、、。为了使领导下边坚挺,隋凤富每年都给省委书记打黑熊,送熊掌、送野鹿鞭,甚至东北虎鞭也不在话下。前年底就有人举报隋凤富和杜宇新(现任政协主席,原哈尔滨市书记,省政法委书记、常委)在大兴安岭给老虎下套,多支东北虎被活捉扒皮,他们将虎鞭、虎骨送给周永康、中纪委书记贺国強受用,以保证领导高兴而不查自己。王宪魁书记家就有隋风富送的虎皮1张。
有男领导检查工作,隋凤富就送俄罗斯小姐给男领导。省纪委书记李延芝等女领导来就送普京式猛男。俄罗斯猛男生殖器远比中國的大一倍,把李延芝干上两小时,李延芝就每周都去找隋凤富要俄罗斯猛男。自从李延芝狂喜俄罗斯猛男后,无论有多少人告隋凤富,李延芝都把举报人告诉隋凤富,隋凤富就让自己下属抓举报者。这娘们当纪检一把手,她带头收钱,收房子,黑龙江的干部不贪才怪。黑龙江省在海南三亚盖房子单位不少,哈尔滨市原法院院长王克伦就送过一套300米豪宅给李延芝,就在大东海鹿回头最好位置。

李延芝靠拉皮条当上省纪委书记
李延芝是2003年1月在伊春、绥化交界处和田风山一起给曾培炎制造车祸的实施者。如果不是她在伊春硬拉曾培炎多半小时假惺惺汇报工作,就不会发生曾的座驾撞上拉猪农夫车,曾培炎也就不会闹个面瘫。事后周永康派调查组到黑龙江调查,周永康明知道是令计划一手策划故意制造的交通事故,但是周永康为了确保自己当上下届政法委书记入常委,不得罪胡锦涛团派人马,私下与令计划做交易,将一埸政治谋杀,变成了意外交通事故!事后,此车祸 被港媒揭露事件真相,中央撤销了徐友芳省委书记职务,田凤山在16大后也被以贪腐拿下。那时,李延芝吓得要死,赶紧给周永康按排黑龙江电视台主持张冬梅、和政协美女刘迎霞这对专门上省委领导床的姐妹花,给周永康作临时一夜情人,沒想到刘迎霞从官场、商场的两栖权贵情人,最后变成了周永康的专职情人。于是,李延芝不仅没被处份,反而被提拔成省纪委书记。李延芝当纪委书记时期,黑龙江腐败大发展,超过韩桂芝、田风山时代,直到李延芝前年退休,省纪委沒抓过一个大案。黄建盛书记是李规黄随谁也不抓,要不是王岐山当中纪委书记,黑龙江就会亡党亡省,早晚被普京用俄罗斯美女猛男给分裂出中国。据了解, 隋凤富,高学文,刘彦臣给王宪魁,黄建盛,李延芒、陈润儿在海口、三亚、北京等地每人送了至少每套两千万的房产。
現省人大党组书记盖如银,走周永康路子从辽宁来的黑龙江,当上哈尔滨市书记就专搞折建,2012年9月刚建成环路大桥就发生车压跨桥的事件,明明是设计、施工都有问题,明明是盖从福建施工队要了巨额贿赂,工程费用被克扣不够用,可是,盖如银本事大,他向隋凤富借两个俄罗斯猛男住到友谊宫连续侍候李延芝小半年,盖和李延芝他们还是辽宁老乡。给3000万搞掂王宪魁,给5000搞掂周永康。为搞掂国务院派出的安监调查组来的专家,那个手里不拿上几百万?调查组连施工单位没查清就做出结论:超载、、、、、、。国际国内都问:车辆超载,车胎沒压爆,桥却压跨了?那时国家来的调查组成员哪个没爽过盖如银安排的 “冰火九重天”,哪个回北京时侯,不是多一提箱现金人民币?

陈润儿辣椒籽塞阴道,5000万卖官
原政法委书记黄建盛:
冰棒、辣椒插阴道 黑龙江众高官淫乱新模式


新来黑龙江任省委副书记的陈润儿是湖南人,平时爱吃辣椒,原政法委书记黄建盛是江西人,也是借曾庆红、周永康、令计划势力来黑龙江的领导。他俩爱吃辣椒体内热,最喜欢隋凤富按排“冰火九重天”,他们爱到变态的程度,还经常要俄罗斯猛男现埸表演性交技术给他们在宾馆看。陈润儿最变态,有时与俄罗斯美女干完了,拿一两个辣椒籽,放到俄罗斯美女的阴道里,当他看到俄罗斯美女被辣椒辣得怪叫时,又会第二次享受“冰火”快感。俄罗斯美女都称陈润儿叫“变态小辣椒”。
冰棒、辣椒插阴道 黑龙江众高官淫乱新模式


黄建盛书记和陈润儿都分别收过高学文和隋凤富巨款三千万和五千万。据前省交通厅副厅长、前省邮政局长刘彦臣讲给亲属说,自己士途艰辛,周永康沒下台的时候是常委中分管黑龙江的领导,有人举报省交通厅长高学文和黑龙江省交通厅副厅长、省邮政局长刘彦臣都是几十亿的富翁。高学文是在任省公路局局长时候专门控制招标高检公路建设,刘彦臣是在省邮政银行成立时自家亲朋入股邮政银行,在电信和邮政不分家时候,我刘彦臣让自己家兄弟姐妹发包省内电信工程。电信邮政糸统告我刘彦臣状的人很多,北京邮电部、信息产业部、国家邮政总局多次来人调查过我。我是农民孩子花钱从县局长一路买到市局长,省局长,我搞十个亿,我送几个亿,自己还是剩的多,纪检干部那个不认钱?哪个不好色?黄书记,李延芝都查过我家人,也查过高学文厅长,前年有人举报高学文厅长给自家亲属招投标到王书记处。 陈润儿书记刚刚来黑龙江管干部,也有人举报到陈书记处,陈书记打个电话找我们两分别谈话,高厅长二话不说就分別给王宪魁、陈润儿送过去五千万,我也得这么干。然后高厅长再把省内的新建活给二位书记家的亲属分上几个标段,隋风富20亿搞七星机埸,花52亿搞的三江高速,扎龙公路扩建,高厅长小舅子搞的鸡虎高速,沈阳至肇州,联兴至昌五,哈四环呼兰段13公里,这些路沒有王宪魁同意,陈润儿点大头,谁也拿不走。你不送行吗?省内干部都知道王宪魁在江西、甘肃就是苏容的好帮手,在甘肃、江西谁不听苏容的话,谁不给苏容老娑工程,谁就是王宪魁的敌人。 大家都知道王宪魁和陈润儿是花钱找曾庆红、周永康、贺國強一路买到黑龙江来的!他们是一个腐败体系高官,彼此明白暗规潜则。有事要相互支持,大家一条船利益共享,苦乐同当。 陈润儿收钱5000万够义气,他收了钱就办事,让黄建盛不查我,还出主意叫我找国家邮政总局调走我,于是我给国家邮政总局马局长送上两千万,就调到辽宁更高位置、、、、、、(未完,待续)
冰棒、辣椒插阴道 黑龙江众高官淫乱新模式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