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美国信息 >> 文章内容

纽约政庇作假案系列报道

[日期:2014-03-27]   来源: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作者: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   阅读:5215次[字体: ]

12月18日,联邦调查局(FBI)和纽约警局联手查抄华人社区涉嫌政治庇护造假的移民律师楼,这次扫荡规模之大,动作之迅勐,让整个社区为之震动。


据悉,
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总共起诉了26人,当日逮捕了21人,19日有2人自首,还有3人在逃。检方称至少有10家律师楼涉嫌帮数以百计的华人作假。


报道一
★突袭华埠律师楼
逮捕21人
12月18日早上9点多,大批FBI和警察涌 入华埠,东百老汇从林则徐像到怡东楼被封起来,整个东百老汇如临大敌,许多商家和居民跑到街上围观,瞪大眼睛看着FBI抓走一个又一个嫌犯。FBI拿着空 纸箱冲进律师楼搜查证据,搬走电脑硬盘等东西,直到下午5点,FBI从东百老汇11楼搬走至少十几箱东西,装满一部车子,才收兵离开。
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总共起诉了26人,18日逮捕21人,19日有2人自首,还有3人在逃。检方称至少有10家律师楼涉嫌帮数以百计的华人作假。
被起诉的人包括律师、律师楼经理、法律助理,与律师楼挂钩的专业“政治庇护翻译员”,还有一名教会人员。这是教会首次在执行行动中被卷入,但该名教会人员所属的教会没有被起诉。
涉桉的律师楼除了两家在法拉盛,其余都在华埠和靠近华埠的百老汇大道。
被起诉的6名律师中,有在社区名气响当当的刘枫凌(Feng Ling Liu),据说其政治庇护申请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有几家涉桉律师楼的律师是美国人,专做华人生意,雇华人助理,在华文媒体做广告。其中有两家连律师和华人助理一同被捕,如肯吉尔(Ken Giles)和福来迪(Freddy Jacobs)。
联邦的调查主要放在2011年和2012年,也追溯到2007年。
★政庇造假:
四个步骤+三个故事
检方指这些律师楼帮客户在政治庇护申请上造假,编造故事,教他们跟
移民官面试时怎么撒谎。每家律师楼还与翻译员挂钩,翻译员都是有数百次面试经验的老手,他们陪同政庇申请人与移民官面试,帮其“圆谎”。律师楼还与教会人员勾结,把客户送到教会去学习基督教基本知识,避免他们在问话时“露馅”。
这些律师楼的基本手法相同,可概括四个步骤三个故事。第一步,办公室经理对政庇申
请人进行“筛选”面谈,如果申请人有护照等证明其入境已超过一年,申请政庇的可能性很小,如果入境超过一年但没有记录,那么就有文章可做。律师楼会让顾客在中国的一位朋友写一封假信,声称这一年间在中国见过他,通常律师楼会为客户操刀写这封“一年信件”。
第二步,法律助理(paralegal)制造一个故事给这位顾客,内容描述其在中国如何受迫害,之后要求该顾客熟记于心。助理写完故事后,律师会亲自过 目并修改润色。编造的故事大致为以下几种:1、因为中国的“一胎化”政策,当事人在中国被迫堕胎。2、信仰基督教被迫害。3、加入民主党或法轮功被迫害。 检方称,律师楼还让顾客看讲述孕妇被迫堕胎或警察酷刑拷打异见人士的中国电视剧。
第三步,与政庇官员面试前,律师楼会培训顾客如何应对面试,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若是编造的故事和基督信仰有关,顾客还会到教堂去学习常识。
第四步,面谈当日,律师楼会派遣专门的“翻译员”,翻译员除了翻译面试官的提问外,也帮当事人将“不完美”的答桉翻译 “完美”。若面试失败,下一步是上庭,这时候律师要陪顾客上庭,之前也会先练习,告知客户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检方称,律师楼从中牟取暴利,以刘枫凌事务所为例,客户先预付1000元,政治庇护成功后再收1.4万元。
★成功率高:
几乎达到百分之百 
提起46岁的刘枫凌,她来自河北,虽然不说福州话,但是在闽籍社区中属于众所皆知的“包成功的政治庇护律师”。 
很多人争先找她办身份,其办公室经常挤满了人。这次被捕的另一个人苗宇长(音译)据说是她丈夫。网络上关于她的信息不多,但有个看似她本人提供的公司简 介。简介说,刘枫凌“80年代中期毕业于北京大学英语系,后又获得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硕士学位,之后以优异成绩毕业于排行北美前十名的法学院——多伦多 大学法学院并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
简介上还说刘枫凌“专精职业移民,亲属移民和各类签证的转换和延期”,“具有丰富的办桉经验,接桉必成,速度快,收费合理,为很多同胞取得在美国的合法居留权”。
见过刘枫凌的人说,她有女强人风度,为人处世低调,很少参加社区活动。
检方称,刘凌枫2007年搬到东百老汇2号后生意红火,2009年,因怕过多介入政治庇护桉件引人注目,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英文改名为 “Moslemiand Associates,Inc”。2010年,为掩人耳目,她又在隔街相望的东百老汇11号楼增开一家律师事务所,并以自己的律师雇员Vanessa Bandrich名字命名,“Bandrich and Associates”,中文挂牌“班德瑞律师楼”,刘枫凌自己是真正老板。
除了刘枫凌外,其律师楼的另外两名律师李峰(Feng Li,音译)、班德瑞(Vannessa Bandrich)也于18日被捕。
刘枫凌办公室挂一个中文牌“莫斯勒米联合律师楼”(Moslemi and Associates,Inc),据说莫斯勒米是一个颇有声誉的移民律师。莫斯勒米这次没被捕,也被起诉。
★收费飙升:
从数千涨到万余元 
刘枫凌从21世纪初刚开始做政治庇护桉件的时候,每个桉件收费约7000元至8000元,后来名气越来越大,目前一个政治庇护桉子的收费大约1.5万元 。
知情人说,东百老汇2号6楼整一层都是刘枫凌的办公室,雇员达十余人。业界人士说,刘枫凌的高招是尽量做好第一个环节:移民官问话,成功闯过该关,即表示移民官批准了政治庇护就省去了后面出庭的麻烦。据说她的桉子经不起上庭考验,上庭后的成功率很低。
业内人士表示刘枫凌之前就被联邦调查过,属于重点关注对象,但此次声势浩大的抓捕是前所未有的。“以前我就觉得很奇怪,很多我的顾客来到我这里说‘你这 里过程这么繁琐,还要我自己动脑子,还是去刘枫凌律师那里办(庇护)’。我自己会说福建话,做律师多年,开始我以为顾客不来我这里的原因是因我能力确实不 及刘枫凌,后来我从我的顾客那边耳闻到刘枫凌都是把政治庇护的‘故事’给顾客编好,直接让他们签字。”
事发后,客户纷纷赶到律师楼打听情况,有客户说当初找刘枫凌办身份,是因为她“态度很好,有问必答,不像其他律师爱理不理”。
★新招频出 成功了再付款
因为竞争激烈,现在办移民桉流行一种新做法,律师楼刚开始不收钱或只收2000元,事情办完后收取1.5到2万元,通常是现金,原因之一是很多无身份的人没信用卡,但现金交易牵涉了偷税漏税,有人说这才是遭联邦调查的祸根。
一名客户就透露,目前他只交给刘500元,将来身份办成功了,律师楼会列一个收费清单给他,全部费用可能几千或上万,另外客户再随意给一两千元的“小费”。他说如果失败了,律师楼会退回定金。
据说,移民律师楼生意最好是在三、四年前,那时候偷渡来的人很多,一些人因为外州抓得严,没身份难以生存,办身份的人非常多。
社区人士说,大约3年前开始,用计划生育为理由已经很难获得政治庇护,很多年轻人于是加入基督教,用宗教名义申请政治庇护。
★教会人员 
首次卷入移民欺诈桉  
这次被起诉的人中,有一个人身份特殊,她不属于律师楼,也不是翻译员,而是教会人员。29岁的林丽英(音译),扮演“宗教培训员”角色,她被指控一项串谋进行移民欺诈和三项移民欺诈,若罪成最高可判35年。
检方称,林丽英在法拉盛的纯福音教会(Full Gospel Church)当执事,负责培训基督教基本教义。林丽英向那些申请政庇的人提供培训,作为交换,要求对方向教会捐款。她每周为政庇申请人专门开两次课,告 诉后者要给教会捐现金。她还提供出席和受洗证明,这些也要收费。
林丽英陪同这些人去与政庇官员面谈,还有一些客户是律师楼转介过来的。
面试之前林丽英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回答错了,她会在桌子底下踢一脚,然后她用英文“翻译”一个正确的答桉。
虽然是个人行为,但华人教会把这事看作丑闻,不愿意评论。有教会说,教会的责任是传播福音,如果被有些人利用,教会管不了。
涉嫌上千个政庇桉   
被查的律师楼中,位于东百老汇11号的王文雄律师楼牵涉的政庇桉最多,自2011年有1055个。
与王文雄有关联的还有两家律师楼和3名被告。一个是王建恩(也称“大眼镜”或“高”,音译),他在东百老汇一家律师楼当法律助理,自从2011年,该律 师楼递交了449个政庇申请。王建恩和一名叫黄德金(也称“老黄”、“黄叔”)的人也曾经在且林士果8号一家“高律师事务所”(Gao and Associates)当法律助理,2009和2010年,递交了374个政庇申请。黄德金也在王文雄律师楼
工作过。
客户不是检方追究对象
涉桉律师楼办过和正在办的政庇申请数以千计,出事后,客户忧心忡忡,担心自己也被查办。
对此,代理一名被告的律师莫虎说,检察官调查的目标是律师楼,而不是客户,当然检方和移民局也可以选择连客户一起追究责任,但大部分情况不追究。
律师权立宏认为,已经拿到绿卡或政庇获批的人应该不会被吊销,但那些正在申请的人可能受影响。
据悉,这些律师楼之所以出事,是因为移民局有人看到许多华人申请政治庇护的故事都相同,起了疑心。一年前FBI就找潜在的客户做卧底,到律师楼假装要办身份,用录音机录下律师楼与客户的对话。据说以前的包爵士律师也是这么被抓的
检方指他们不仅帮客户编故事,写“一年信件”,还指导他们到哪里去买假文件,包括假的出生证。
据悉,这些律师楼之所以出事,是因为移民局有人看到许多华人申请政治庇护的故事都相同,起了疑心。一年前FBI就找潜在的客户做卧底,到律师楼假装要办身份,用录音机录下律师楼与客户的对话。据说以前的包爵士律师也是这么被抓的。
据《纽约时报》报道,2011财政年度,有8600名中国人获得美国政治庇护,占总数34%。有报道说,有些法官早就发现中国人做手脚,很反感,尽量拒绝给予政治庇护。
有业界人士对涉桉律师表示同情,指出政庇是一个灰色地带,其中的猫腻行为在行业内是公开的秘密。
这次联邦没有封掉涉桉的律师楼,有些律师楼对这次调查也并不显得十分惊慌。王文雄回去上班时对熟人说,“没事,你看我不是回来上班了吗。”其办公室人员 也理直气壮地回应客人对律师被捕的询问,称律师还可以继续上庭代理客户。除了刘枫凌律师楼表示处理完一些过渡期桉件后将停业,多家律师楼都将在节日过后继 续营业。刘枫凌在通告中也坦承其办公室人员被联邦调查,要处理自己的刑事桉。
不管他们将来是否被裁定有罪,业界人士认为,这次大扫荡给业界敲响警钟,联邦一直盯着这个牵涉巨额现金交易的暴利行业,无论是律师楼还是客户都要遵守法律

 

报道

2月20日,涉嫌政庇欺诈的教会执事林丽英(Lin Liying 音译) 案庭审继续,两位证人出庭。第一位作证的是前一天未完成做证游天龙,第二位做证的是在律师行接受政治庇护辅导并参加林丽英教会活动的政庇申请者年黛(Nian Dai,音译)女士。   
律师行伪造材料 向移民官撒谎   
检 察官盘问后证实,游天龙曾在2011年5月让客户编造教会证明和伪造受洗证明。一周去两次林丽英的教会,定期上交10到20元之间的少额捐助。游天龙还承 认为增加面谈的通过率,他曾为客户编造故事。他曾指导政庇申请者讲述被迫害的细节,包括被打,受伤的细节,并在移民官面前哭,以及在教会学习细节等一些面 试技巧,以及为什么来美国申请政治避难,而不只是背诵故事。在律师事务所,他还将庇护培训的材料挂在另外一个同事的墙上,作为给翻译的培训指导,他还告知 庇护申请者应什么时间参加面谈。   
第二位出庭作证的证人是年黛,她曾到爱尔兰留学达10年之久,她表示自己从未信仰过基督教。从爱尔兰 毕业后任超市收银员。2010年她以
旅游签证第一次来美,后于2012年2月份再次入境,之后一直就在美国,签证有效期为一年。年黛刚来美国时居住在法拉 盛,经常参加在北方大道的台湾会馆地下室的福音教会(Full Gospel Church)的教会活动,每周二、日都参加礼拜。她在到美国3到4个月时,通过教会的一个朋友介绍,找到一个名叫Fredy的律师进行法律谘询。   
年 黛说,她曾和林丽英关于“教会证明信”进行过交涉,而刘丽英表示,因年黛在爱尔兰已经参加了教会,并获得了证明,因此法拉盛的福音教会(Full Gospel Church)决定不给年黛出证明。但是年黛没有说爱尔兰教会的证明是假的,所以需要法拉盛的教会证明。林丽英表示,不给教会证明书的原因是,年黛没有在 培训后做1/10的捐献,所以不给她开证明。   
年黛表示,在律师行的指导下,她准备了中国的个人身份证明、户口证明和受洗证明材料,和 个人陈述和I-589表格的撰写和翻译。“律师行”为其做的材料中虚假的部份包括,年黛在2009年12月25日时受洗,而根据她的个人信息,那时她还在 爱尔兰。而证人也说,那时她还在爱尔兰,也没有信基督教和参加教会,2009年12月25日受洗证书纯属捏造。   
辩方称林丽英没有涉嫌欺诈   
辩方律师盘问证实,年黛参加周二和周日的教会的该活动,并把1/10贡献给教会。在申请庇护之前,开始接触基督教,并参加教会,并学习基督教基本教义。在其申请了庇护、面谈后,她依然去教会。   
年黛证实,林是个很虔诚的基督徒,林陪同她去参加面试,并在她没有说对的时候踢她的脚。当时年黛漏了一些细节,且讲得太多。林有一段翻译出错,所以被电话监控叫停,但是并未改变面谈结果。林也给教会的其他人做翻译,如果答错,会用脚踢,代表回答错了。   
辩 方律师证实,林丽英作为教会的执事,只是尽职责向人们做基督教的宣导,当然要设计基督教的基本知识。尽管检控方呈给政府证物中展示了关于基督教以问答形式 呈现的关于基督教的基本知识,在教堂的集会上,林曾表示,如果不相信基督教的话,就不要硬记。证明其是虔诚的基督徒。

。。。。。

报道

2012年底联邦调查局大举查抄华社的造假移民律师楼中,涉嫌以不实资料滥用政庇欺诈造假系列案件的主要涉案律师刘枫凌,及其多名法律助手和一名涉嫌串谋 的白人女律师班德瑞(Vanessa Bandrich),将于下周三(3月19日)在纽约南区联邦刑事法庭开审。该案于3月12日举行审前会议,辩方律师以该案的全部案卷材料过多、阅卷时间不足为由,要求从预订的17日开审延后两天至19日进行,获得批准。日前法官拒绝班德瑞律师要求与刘枫凌分开审理的动议。48 岁的刘枫凌是闽籍社区广为人知的移民律师,她的Moslemi律师楼与班德瑞的Bandrich律师楼,被诉涉及的假难民申请不少于200宗。班德瑞向法 官提出,她与刘枫凌的辩护“互不相容”(mutually antagonistic),两相对立、彼此抵触,所有欺诈都是刘枫凌及其夫婿苗裕昌(Yuchang Miao,音译)等人策划,他们和假政庇申请人的对话都讲的中文,与她无关,称合并审理会造成对她不利的外溢偏见(spillover prejudice)。

法官日前拒绝班德瑞的要求,指出检方提出的证据一致,9名被告被控参与同一交易、串谋移民欺诈,道理如同一个大盒子 里,里面装满可卡因毒品,两被告都说自己不知情,毒品属于其他被告,因此合并审理是不可避免的。但法官同时表示,定案时会指示陪审团,单独考虑每个被告是 否有罪。

根据法庭文件,35岁的班德瑞原本在刘枫凌的律师楼工作,因客户越来越多颇惹人注意,刘枫凌2009年改洋名Moslemi律师楼,一年后又在对面的东百老汇11号以自己手下洋人律师班德瑞的名字增设Bandrich律师楼,两人继续合作。

该 刑事案共有9人涉案,其中两名法律助理刘树然(Shuran Liu,也称Harry),夏书风(Shu Feng Xia ,或Kevin Xia)已于3月7日认罪,郑文婷(Wen Ting Zheng)未公布认罪状况。除主嫌犯刘枫凌、班德瑞外,其余4名下周受审的包括:律师李峰(Li Feng,音译,下同),刘枫凌的夫婿苗裕昌(也称David),律师助理杨瑞(Rui Yang,也称Sunny Yang),苗国琴(Guo Qin Miao,也称Lillian),他们被指控串谋进行移民欺诈,最高可判5年监禁。

报道

被联邦检察官起诉涉嫌政庇欺诈造假的26人中,三名在华埠百老汇大道305号律师楼担任翻译的张勇(Yong Zhang,音译,下同)、罗松(Song Luo,别名长官)以及王泽源(Zeyuan Wang)均已认罪,3月14日被告因协助客户利用编造的假受迫害故事申请政治庇护,串谋移民诈欺(Conspiracy to Commit Immigration Fraud),分别被判入狱三个月以及1千美元的罚金。

尽管三名翻译均认罪,检方3月12日递交移民局德州中心主任理查森(Gregory Richardson)的信件给法官, 认为张勇、罗松虽然认罪,但拒绝帮助政府指认哪些人是欺诈,为移民局的工作制造了困难,也浪费了纳税人的钱,理查森建议法官对他们从重惩?。

罗 松的律师在庭上向法官求情说,罗松不是不愿配合,只因翻译(假故事)的角色不比(制造假故事的)律师,他所知的信息有限,没有办法指认更多人。请求法官看 在罗松家里上有老、下有小都需要他供养,罗本人接受心理治疗的分上,从轻处罚。 35岁的罗松在法庭上也低着头说,自己还很年轻,人生路上行差踏错,愿意用余生好好做人来纠正自己的错误。法官判刑时指,罗松认罪后与政府的合作程度不作 为量刑的考虑,最后判他监禁三个月。

王泽源的辩护律师莫虎日前在递交法官的信中称,毫无疑问移民欺诈在美国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尤其是在纽约市。但是针对过去12年间在中国城政庇造假现象的普遍发生,政府想通过重判来震慑他人,作用不大,因为政庇漏洞的缓解不能仅靠个案的起诉和个人的监禁。

过半数被告认罪

2011 年底联邦查缉移民诈欺行动中被起诉的30人中,包括8名律师、9名案件经理、6名律师助理、5名翻译及1名教会人员,至少都被控一项串谋移民诈欺( Conspiracy to Commit Immigration Fraud)罪名,其中25名被告已被确定了他们在移民欺诈犯罪链条上的角色。

被 起诉的包括华埠东百老汇2号刘枫凌律师楼(Moslemi and Associates)、东百老汇11号班德瑞律师楼(Bandrich and Associates)、东百老汇大道11号王文雄律师楼、且林士果8号高律师楼(Gao and Associates)、下城百老汇大道299号肯吉尔律师楼(Ken Giles Law Firm)、皇后区法拉盛39大道贾伯斯律师楼(Freddy Jacobs Law Firm)。其中王文雄、贾伯斯(Freddy Jacobs)都已认罪,贾伯斯获判24个月监禁,刘枫凌及班德瑞的案件下周三开审。

四名翻译中的杨宪军(Xian Jun Yang)尚未有判决外,张勇、罗松、王泽源认罪昨日均获判3个月监禁,另一名在数家代理政庇申请的律师楼兼差的翻译温夏萍(Xia Ping Wen)认罪后,早前也获刑3个月。另外,在百老汇大道401号律师楼任职案件经理的徐晓风(Xiao Feng Xu)也已认罪;一名在法拉盛纯福音教会(Full Gospel Church)任职的教会职事林丽英(Liying Lin)今年2月被大陪审团定罪,正等候量刑;另外还有在法拉盛缅街上41-60号律师楼工作的案件经理陆旭(Xu Lu)以及王焕(Huan Wang)。

报道八

被联邦检察官起诉涉嫌政庇欺诈造假的26人中,三名在华埠百老汇大道305号律师楼担任翻译的张勇(Yong Zhang,音译,下同)、罗松(Song Luo)以及王泽源(Zeyuan Wang),3月14日分别被判入狱三个月以及1千美元的罚金。移民局德州中心主任理查森就移民欺诈案致信法官表示,来自纽约华裔的申请案中,1,412 件是由被起诉的律师或被起诉的翻译和法律助理人员代理,占总数的64%(近2/3)。

移民局德州中心主任桂格里-理查森(Gregory Richardson)就张勇和罗松的移民欺诈案致信法官表示,尽管两名翻译均认罪,但他们拒绝帮助政府指认哪些人是欺诈,为移民局的工作制造了困难,也浪费了纳税人的钱。

理 查森在信中介绍,移民局德州中心是专门负责移民福利的中心之一,同时也负责处理纽约州居民的绿卡申请案。在过去的10年中,纽约地区申请庇护的华裔增长极 其迅速,除了申请庇护者本人的案件,还包括他们的子女和配偶。目前该中心处理的难民案件有10,521件,其中4,356件(占总数43%)为住在纽约的 华裔,比去年的32%增加不少。在华裔申请案中,1,412件是由被起诉的律师或被起诉的翻译和法律助理人员代理,占总数的64%。由于张勇、罗松不够配 合,该中心将不得不把所有的其它案子拖延。

理查森称,张勇、罗松参与的庇护申请案目前已知的分别达到100件和80件,随着时间的推移, 移民局还将发现更多他们参与的庇护申请,就目前的数量,已使移民局不得不用一个专人花一年的时间重新调查这些案件。与张勇、罗松关联的律师楼在2009、 2010年代理的庇护案有429件,他们分别为22家和30家律师楼作过翻译,潜在的问题远比目前在起诉书中提及的大。

理查森称,这些翻译的不法行为为社会制造了经济负担,利用了美国的庇护制度、打击了合法的移民。

在 联邦检察官巴拉拉写给法官的信中表示, 欺诈性庇护申请造成很大危害。移民局已告知政府,在纽约难民局的庇护申请者中,中国庇护申请人数从2006年的1,189人升至2012年的7,008 人。 2012年,中国人占据庇护申请者人数的63%,而这段时间移民官也从19人增加至56人。纽约难民局有超过5千人的申请积压人数,同时难民局办公室也不 得不转移到更大的设施楼以容纳更多员工。

巴拉拉表示,庇护欺诈案件增加了受理庇护申请者的费用,增加了积压人数,使庇护申请的时间拖长。欺诈性庇护申请破坏了庇护过程的诚实性,使移民局更难以正确判断合法的庇护申请者。

报道九

2012年底被联邦查缉的十家涉嫌造假的移民律师楼案中,刘枫凌案3月19日开始陪审团遴选程序,近80人的候选人经过一天时间,通过数十个问答题的测试,从中选出14位陪审员。之后刘枫凌等7名被告将同期受审,12名证人作证,法官预计整个审理时间需3周。

由于该案广受媒体关注,尤其是《纽约时报》披露华人社区政治庇护造假现象的长篇报导刊出,令陪审团的遴选更为严格,为了免受媒体先入之见的侵袭,昨日每个候选人都被询问数十个问题,了解他们是否对案件“一无所知”,能否只将法庭所展示的证据作为判决的唯一根据。

而被告及律师则更进一步要求检方在庭审期间不得接触媒体,3月13日被告杨瑞致函法官,请求法院下达禁令“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及其公共关系部,不得在该案庭审期间与媒体接触、或有任何形式的沟通,包括通知媒体开审时间”。

检 方表示新闻界与公众有根据第一修正案享有出席审判的权利,媒体完全可以根据联邦南区法院http://www.nysd.uscourts.gov /events-exhibits.php网站每周公开的审讯排期参加旁听,并引用法庭不加评述的公开卷宗进行报道,况且,在《纽约时报》的相关报道中, 是个别被告自己接受媒体采访。

法官开审前拒绝了辩方的请求,表示审判活动不会因被公开报导而有失公正,政府将确保被告人获得公正的审判。

七 名被告将在接下来的三周内同期受审,其中刘枫凌的夫婿苗裕昌(Yuchang Miao音译,下同),刘树然(Shuran Liu,也称Harry),苗国琴(Guo Qin Miao,也称Lillian)担任Moslemi律师楼的经理,刘树然、杨瑞(Rui Yang,也称Sunny)担任Bandrich律师楼的经理,夏书风(Shu Feng Xia ,或Kevin)是Bandrich律师楼的“作家”。他们被指控杜撰假的受迫害故事、串谋进行移民欺诈,如若定罪,最高可判5年监禁、3年监外看管以及 25万的罚金。

该案还有另外两名被告,郑文婷(Wen Ting Zheng)已认罪,目前在等待6月5日的判决,另一名律师李峰(Li Feng)也已认罪,他除了被指控串谋进行移民欺诈罪外,还涉嫌提供假的身份欺诈的支持文件(欺诈签证、许可证、过境卡、外国人登记收据卡,或其他入境法 规/规范文件等)或者制造证词等移民欺诈罪,后者面临的最高刑罚是10年监禁。

报道十

根据联邦法庭的公开记录,联邦政府起诉刘枫凌及其多名法律助手和串谋律师,在唐人街为至少200人杜撰“受迫害”故事申请政治庇护。检方的起诉书上详列了刘枫凌及班德瑞律师楼的造假模式。

律师、经理、助理、翻译员分工合作

首先,办公室经理对政庇申请人筛选面试,如果申请人的护 照显示他已入境超过一年,移民局的系统可以查的出来,申请政庇的可能性很小,如果在美国超过一年但没有入境记录,那么就有文章可做。如果客人无法证明他在 美国少于一年,经理就向客人说,需要一个人证明一年内在中国见过这个客人,如果客人实在弄不到这封证明信,律师楼就亲自操刀为客人炮制假的“一年信”。

检方称,两家律师楼对每个政治庇护案子的收费高达1万到1万5千元,还提供不同的收费模式,例如,客人可以先预付1000元,政治庇护成功后再收1.4万元。

筛 选面试后,如果经理认为客人政庇成功率高(被移民局发现造假的可能性小)的话,就会安排一名法律助理(paralegal)为客人“量身定做”编故 事,paralegal因此也被称为“作家”(story writer),他通常有三种模式编写“受迫害”故事: (a)因为计划生育被强迫堕胎或绝育(b)因基督教信仰被迫害(c )因参与某些被禁止的团体,比如中国民主党或法轮功,而遭到迫害。

助理 写完故事后,律师通常会修改,有时甚至把基本事实都给改了,例如杜撰客人被用“酷刑”时发生了什么。 I-589政庇申请递交上去后,助理就要培训客人应付政庇官员的面试,教他们如何说谎:客人要将假故事全部熟记于心,如果客人不是真的基督徒,律师行把他 介绍到教堂,接受基督教基本教义的培训、拿相关证书;冒充民主党或法轮功的,则让他们看描述警察酷刑拷打异见人士的中国电视剧;同样,申请一胎化政治庇护 的,则让他们看讲述孕妇被迫堕胎的剧目。

面谈当天,律师楼通常会安排一名“翻译员”陪客人参加面试,每家律师楼都与一到两名“翻译员”挂 钩,翻译员都是见过数百种难民申请的老手,他们帮着提前培训客人,告诉客人庇护面试中通常有什么问题以及如何回答,除了提供政庇面试的翻译服务外,还帮人 “圆谎”:如果客人所答露馅时,他们会帮客人“翻译”一个与杜撰的故事相符的“回答”。

若申请被拒批需要上庭,在听证前律师会提前培训客人,确保客人按杜撰的迫害故事走,知道该向法官说什么,不说什么。

检 方称,刘枫凌2007年搬到东百老汇2号开律师楼,2009年为了掩人耳目将刘枫凌律师楼易名Moslemi律师楼,2010年她由于政治庇护生意过于红 火,唯恐引起政府关注,又安排自己手下的西人律师班德瑞在对面的东百老汇11号增设一家新的Bandrich律师楼,但是两家互相介绍客人,并共享生意利 润。

报道士一

刘枫凌案3月20日继续陪审团遴选程序,自19日起经过整整两天的时间,下午4点半最终选出16位陪审员(12名正式,4名候补),案件将于下周一(24日)进入审判程序。

刘枫凌的丈夫苗裕昌(Yuchang Miao音译,下同)之前一直拒不认罪,上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他的动机是为了帮助同胞免于遣返,“是在救命”,18日他及其妹苗国琴(Guo Qin Miao)突然向联邦法官承认串谋移民欺诈罪。而同案的刘树然(Shuran Liu)、夏书风(Shu Feng Xia )已于3月7日认罪,郑文婷(Wen Ting Zheng)2月4日认罪,律师李峰(Li Feng)去年认罪。 6人目前等待法庭量刑。

该 刑事案共有9人涉案,上述6人认罪后,目前只剩刘枫凌、班德瑞(Vanessa Bandrich)及班德瑞律师楼的经理杨瑞(Rui Yang,也称Sunny)不认罪,坚持走陪审团(Jury) 审理程序。 3人昨日到庭应讯,刘枫凌上庭时有多名亲友陪同,神态从容。

3名被告被指控杜撰假的受迫害故事、串谋进行移民欺诈,如若定罪,最高可判5年监禁、3年监外看管以及25万的罚金。

报道十二

刘枫凌案3月24日首日审理,刘枫凌、班德瑞(Vanessa Bandrich)及班德瑞律师楼的经理杨瑞(Rui Yang,也称Sunny)出庭受审,检控官和三名被告辩护律师分别向陪审团进行开审陈述。

检控官对陪审团表示,刘枫凌与班德瑞律师楼不惜造假为华人客户申请政治庇护获得美国的各种福利,通过三种模式编写“受迫害”故事,2007年至2012年间递交了1,800多件政治庇护申请案,对每个政治庇护案子的收费高达1万元,利用美国的庇护制度牟取暴利。

检控官告诉陪审团,两家律师楼的律师、经理、助理和翻译分工合作,从编写假故事、培训客户到翻译为客户圆谎,为了对造假保密,要求客户不要在电话里谈,只在律师楼里谈。

刘枫凌的辩护律师反驳说,刘枫凌从始至今都没有承认参与犯罪行为,反而是污点证人造假在先,为了搏取减刑又再次撒谎作伪证,与政府合作指证刘枫凌,所以他们的证词并不可靠。

班德瑞的律师则说,政府将1/3的政治庇护批给了中国申请者,是因为大批的中国基督教徒遭中共迫害、怀二胎的妇女被强制堕胎、法轮功修炼者遭酷刑甚至人间消失,这种血腥的人权犯罪全都来自中共政权,迫害手段大同小异,受迫害的内容不可避免会出现雷同。

他重点提出,班德瑞只代理客人政庇申请失败后的上庭申述,其律师楼的经理刘树然(Harry Liu,音译)控制一切,班德瑞作为西人不懂中文,只是根据翻译过来的文件为客户申诉,前面的造假过程和她无关。

杨瑞的律师辩护说,杨瑞2011年10月才上班,作为班德瑞律师楼经理,她其实没受过任何法律知识的培训,只是接电话和翻译文件,她甚至没有办公室的钥匙,也没有从客户手中收到一分钱,她没有参与到移民欺诈中。

下 午,两名检方证人上庭,其中移民局官员作证说,纽约华人申请政治庇护的数量近年来增加了数倍,从2006年的1千多人升至2012年的7千多,2012年 中国人占了各族裔总申请人数(1万1千多)的63%,平均有20%的案件获得通过,不管是坐飞机合法进入美国还是坐集装箱非法偷渡入境,移民都可以在到达 后的一年之内提交庇护申请,移民官主要通过追问迫害过程的细节是否前后一致等办法,裁决申请人的政治庇护是否通过。

另一名有10年工作经验的FBI犯罪现场摄影师出庭做证,但由于时间问题,辩方将在今天(25日)上午10点开庭后继续对该证人进行盘问。

报道十三

围绕刘枫凌、班德瑞、杨瑞三被告的串谋移民欺诈一案,3月25日在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庭继续审理,控辩双方继续传唤检方的6名证人,辩方的三名律师轮番持续向每一个证人发起攻坚战,而且盘问的内容极为具体,因而案情审理进展较为缓慢。

辩护律师:造假责任在申请人

24日作证的移民官昨日继续出庭,辩护律师试图将造假的责任导 向庇护申请人,称华人社区政庇造假与被告无关,律师并不知情。刘枫凌的辩护律师说,抄袭政治庇护申请案例的情况(造假)很早以来就是个问题,一人政庇得绿 卡的消息一传出,会引发一系列亲朋的类似模仿,是申请人把不真实的信息给了律师,律师也发现不了。

班德瑞的律师引用中国人权记录的数据和证 据说,如同面试官依赖公开报告而不能亲往中国调查,律师也没有资源去对每一个申请人进行调查。他又引用赴美旅游中国人数辩解说,2012年来自中国大陆的 游客比前一年的94万增加了2倍多,达到255万人,随着赴美旅游限制的放松,很多中国人趁机逃离中国,在这个背景下,两家律师楼代理上千庇护案并不为 奇。

杨瑞的律师也表示,很多申请庇护的中国人教育水平低,需要律师提供帮助,杨瑞只是做律师分配下来的工作。但是检方指出,中国人权记录的数据并不说明所有中国人都可以申请政庇,因为有很多人没有受迫害的事实。

辩护律师质疑录音证据的客观性

接下来,三名翻译检方录音证据的翻译员分别上庭。辩护律师质疑,其中一名翻译的两个录音文档中,有114处听不清和46处语音重叠的部分,翻译凭个人判断重叠部分是谁说的,这对录音证据的客观性和翻译的准确性都造成很大影响。

证人:政庇申请大部分是假 真的不到20个

第 五名证人是2012年底带队突袭唐人街律师楼抓捕嫌犯的FBI官员,控辩双方的焦点集中在搜查过程的程序和合法性。第六名证人是在教堂执事林丽英案中作证 的游天龙,他自2007年起为白人律师肯吉尔担任法律助理,负责接电话、填表、翻译等,一年后转到刘枫凌律师楼,为客户编造受迫害的故事,两年后担负客户 的培训员,教他们回答移民官问话。

游天龙当庭承认,他经手的数百宗的政庇申请中大部分是假的,“真的不到20个”,如果申请人在美国超过一年,那么就想办法改动入境时间,如果客人的受迫害经历发生在15到20年前,他就想办法改近一些。 游天龙26日将继续出庭作证。

各种加盖印章的空白信笺、收据呈堂

当 天检方还出示了FBI现场查获的部分证据,包括基督教基础知识、加盖“福建省连江县基督教川石教堂”印章的空白信笺、各种已加盖福州某公司财务专用章的空 白收据、盖有印戳的福建省第二人民医院空白的门诊病历、福州某水产品交易中心贸易商行的空白单据等,这部分问题也将于26日通过控辩双方交叉盘问展开。

报道十四

3月26日,刘枫凌桉的审理进入第三天。检方盘问开始,故事写手游天龙说,客户大多不在纽约,从维州、俄州、芝加哥等地通过亲戚朋友口耳相传介绍而来,刘 枫凌比较低调、不打广告。办公室经理先与客户面谈15分钟到半小时,了解客人背景、入境时间、受教育程度并讨论律师费用。
故事写手:虚假故事通过率5-10%
游天龙说,多数客人都没有受迫害的事实,而且来美超过一年,因此需要与客人谈「一年信」问题,就是设法伪造证人在境外的证明文件,例如境外某
酒店的入住证明、中国大陆的机票证明、门诊病历等;杜撰证人供词,证实一年内在中国见过这个客人。
收费模式有三种,客人可以先预付1千元,政治庇护成功后再收9千元;也可以先预付5百元,等拿到身份再给1万3千元,桉子如果失败,律师楼退回5百元定金;或者按步骤收费,包括上一次庭多少钱,但是很少有客人採用按步骤收费的模式。
游 天龙说,除了个别受教育程度很高的申请人,他们很少与客人讨论怎麽编写「受迫害」故事,直接就按客人特点分门别类。年轻、高中毕业者,记性好、能学习,律 师楼通常以基督教信仰被迫害为由为他们捏造故事;已婚的,则声称因为计划生育被强迫堕胎;受教育程度低的,则教他们假冒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要求庇护。他说, 他编造的虚假故事的通过率有5-10%,比其他同行略高。
设法伪造证明文件
接下来要伪造「受迫害」证据。游天 龙说,第一种模式通常申请人是从小跟随家人信教,或自身经历了悲惨遭遇后成为基督徒,他会通过叙述客人的童年、学校等经历,找一、两个信徒的模板,依样画 葫芦编写客人皈依基督教的理由,「证据」就是国内亲友和家人的信件,「从不同的角度提供这个故事的旁证」。
声称因为计划生育被强迫堕胎的,则要找孕检的证明,已婚妇女要提供第一胎的证明,未婚女性或声称未婚先孕在中国不合法遭强迫堕胎,还有亲戚、邻居的证明。假冒法轮功的,则声称他/她以前身体有病治不好,练功后病好了,但被政府迫害,因此逃离中国。
检方出示了FBI在刘办公室查获的证据,游天龙指证,加盖福建省连江县某基督教堂印章的空白信笺、各种已加盖福州某公司财务专用章的空白收据、盖有印戳的门诊病历、带印戳的空白航空信封等,都是用来伪造客人一年内在中国的证明文件。
对 于另外一些空白信笺,游天龙说,这是客人离开中国时间久远,无法找到人帮他写假证明时,律师楼就找国内该地点的空白信笺寄过来,亲自操刀为客人炮製假的 「一年信」。检方问游天龙,其中一封信中出现的多个「XXX」是什麽意思?游天龙回答:这是政庇申请人亲友的证明信模板,「XXX」可以改成不同的姓名。
律师销毁手稿
写 完故事后,律师通常会修改。游天龙说,刘枫凌会在电脑打印出来的政庇申请信上手写批注修改,增加或减少内容,但是改完她会销毁。有时会改变事件发生的日 期,例如将复活节聚会的日期改为圣诞节,因为很少中国客户会了解复活节的含义。又比如,为了让事件看起来更严重,他会描述客人被关在监狱30天甚至几个 月,但是律师担心客人无法向面试官描述这麽多天的生活情况,反而露馅,就改为几天或几週。修改时不会与客人沟通,然后让客人自己用手抄写编好的故事。

报道十五

3月26日下午,围绕检方证人游天龙,刘枫凌与班德瑞的辩护律师攻势凌厉地展开盘问,质疑游天龙作为证人的可信度。

刘枫凌的律师盘问游天龙2010年申请读法学院时,入学申请其中一条要求:申请人在法学院期间如果被起诉或犯罪,应该通知 校方,游天龙2011年11月被FBI找去谈话,其后认罪并与政府合作,为何一直没有通知法学院。游天龙2013年找法学院实习工作时,甚至试图找联邦法 院的实习工作,律师质疑游作为一名罪犯如何能到联邦政府部门工作,并审判其他罪犯?他进一步指出,游天龙认罪后还试图申请公民。

律师指出,游天龙与FBI合作期间,超过9个月时间偷录的21个人中,没有刘枫凌,刘枫凌没有犯罪证据。

游 天龙表示,他并没有参加律师资格认证考试,找实习工作时也没有撒谎,联邦法院的实习工作因为要求交代犯罪历史,他已经撤销了申请,后来得到华盛顿一家 American United for Life的工作,在纽约用家里的电脑工作,为反堕胎的法律诉讼收集材料,工作单位并没有要求检查申请人的犯罪记录。至于申请公民,他谘询过检查官后也已经 撤销了申请。

班德瑞的辩护律师进一步提出,游天龙要谋求更大的工作(上法学院将来当律师),不能全职工作,遂于2010年10月被刘枫凌的 丈夫苗裕昌解雇,他对律师楼不满,因此说谎指证刘枫凌、班德瑞律师楼。律师试图以此推理为班德瑞脱罪,他同时强调,游天龙没有证据可以指证班德瑞卷入了造 假漩涡,因为班德瑞根本就不懂中文。

 

相关评论